舒听澜卓禹安小说全文阅读 - 龙渊小说网

追更人数:1366人

小说介绍:卓禹安想,舒听澜这姑娘是不是瞎?他若不爱她,何必事事体贴、照顾周到,担心她吃不饱、睡不暖,把她的感受放在第一位?舒听澜看他一眼,淡然回应:“嗯,是我不爱你。”


舒听澜卓禹安小说全文阅读 - 龙渊小说网http://www.fenxia.com/gof/1fv


ia_100002077.jpg三声震响和三声帶着惊惧的痛呼声,简直是与那七名魔修的尸身從半空中落下一同髮生,也是到了这时,剩余的世人才总算看清,本来從苏望身上急闪而出的黑光,是一把黑 的長剑,也便是星晷玄剑。
 
     瞬间间,十名 控阵旗的魔修,七死三伤,剩余 控阵法玉盘的奚泰,也是被一道剑光震退击落站在地上上,看向苏望的目光,登时多了几分惊惧。
 
     预先安置好的阵法无法启動,奚泰嘴巴一张,就想要说些什么。
 
     就在此时,两股强壮的气味瞬间横扫整个房间,一同一声暴喝传来:“苏望,受死吧!”
 
     


===第七百九十八章 喻秋翠===


    乌黑的魔气,瞬间充满了整个房间。
 
     “叮叮叮!”一阵刀剑急速磕碰的洪亮动静。
 
     一片柔软的星光,忽地大亮,霎那间就将房间内的悉数魔气悉数冲散一空,这时世人才看清了,房间内像是随便般多出了两人。
 
     其间的一人,面圆耳大,唇阔口方,乃是一名中年男人魔修,魔丹初期巅峰的修为,名叫索巢,而另一人,则是一名中年女子魔修,容颜一般却是身形窈窕豐盈,魔丹初期的修为,名唤喻秋翠。
 
     见到索巢和喻秋翠总算来到,刚刚还面 惊惧的奚泰,脸 突变大喜,当即开口说道:“喻大人,您总算来了!这位想必便是幅莽门的妖帅大人了,后辈奚泰,见過这位大人!二位大人,他便是苏望!”
 
     提到最终,奚泰抬手一指,指向了苏望。
 
     中年女子魔修,即喻秋翠这时却是怒哼了一声,随即开口说道:“一群废物!连阵法就启動不了,留你们何用!”
 
     喻秋翠话音未落,即见到了有一缕乌黑魔气,看似轻柔,实则好像锋锐的利刃一般,瞬间就從下跌在地的那三名魔修身上卷過,三名魔修本是面露喜 ,这时却是齐声惨叫,鲜血狂喷而起。
 
     站在喻秋翠身旁的中年男人魔修,即索巢冷声一笑,随后说道:“喻道友说得没错,这些废物藏着无用,还不如趁早死去,喻道友,不如在这之后,你就帶着仆勾城的众道友,参加我幅莽门怎样?”
 
     索巢在说话的一同,那缕锋锐的乌黑魔气却是没有中止,在瞬间绞 了那三名魔修之后,当即就飞扑卷向小义,而苏望仅仅灵识一動,当即就從星晷玄剑上飞出了一道星光,星光后髮先至,瞬间就击中了魔气。
 
     无声无息!
 
     星光和魔气在碰击的瞬间,没有髮出任何的动静,却是星光和魔光忽地一盛后,二者一同散失不见了。
 
     而小义这时也知景象有变,不必苏望叮咛,当即就身形一闪,回到了苏望的身旁,刚好与蔡役一同,一左一右站在了苏望的两邊。
 
     索巢看着苏望,冷冷一笑说道:“苏望,你开脱了我幅莽门,还想……”
 
     蓝光闪過,气温骤降!
 
     索巢的话还没说完,整个房间的四周,没有升起阵法的光幕,此时却是凝聚了一层厚厚的蓝 寒冰,好像冰墙一般,将整个房间围在其内,霎那间,好像置身冰窖。
 
     发挥胎光寒冰的一同,苏望已是身形闪動,在世人的眼中,苏望的身形突然含糊,瞬间间就消失不见了,不過一股惊人的 机忽地呈现,笼罩了整个房间。
 
     “喝!”、“哼!”、“砰砰!”
 
     喻秋翠和索巢一同呼喝作声,双手急速飘动,身上魔气狂喷而出,二人的身影既像是被魔气笼罩包裹了,又好像突然消失了一般,而简直一同响起的,是两动静亮的震响声。
 
     一股无形的音浪,激荡生风,整个房间在霎时刻,竟是激烈震動摇晃了数下,随后才是三个身影翻飞急闪,半空中,苏望、索巢和喻秋翠的身影一同闪现而出,三人的身上都是光辉闪耀。
 
     刚刚瞬间的斗法交手,像是平起平坐,不過看苏望一脸严寒,而索巢和喻秋翠二人嘴角翘起冷笑,好像是索巢和喻秋翠二人略占上风。
 
     剑光还在急斩,而散落在地的那些血肉,包含奚泰和蔡役,还有葛角和之前那十名魔修的尸身,却是悉数瞬间凝聚成了蓝 冰块,随即被四周的剑气一震,化作了很多的冰屑。
 
     乍眼看去,整个房间,只需蓝 寒冰,没有半点的血肉,也没有细碎的冰屑,此外便是光辉乱闪、劲风激荡和震响连连了。
 
     “轰轰!”两声巨大的震响。
 
     半空中,有三个身影突然闪现,而且在闪现的瞬间,即飞身散开,成三角對立之状,正是苏望、索巢和喻秋翠三人。
 
     苏望手持星晷玄剑,剑身之上星光流通,双目严寒如常,而索巢和喻秋翠二人,身前别离悬浮着一把魔光闪耀的長刀和细剑,二人的身上虽不见伤势,但都是目露惊奇地看着苏望。
 
     风闻,苏望怒斩濛壬和血洗四濛宗,之后又是大闹敦薨城和從血臼老魔的手中逃脱,直至在和苏望斗法之前,索巢和喻秋翠仍是不信和讪笑的居多。
 
     畢竟有许多的风闻,也多有夸张虚妄之处,其他且不说,以金丹初期巅峰的修为,居然能從凶名赫赫、魔婴后期巅峰的血臼老魔手中逃脱,單是这一点,就足以令许多的人难以置信,自以为风闻不实。
 
     但此时,才智到苏望的奇怪且迅疾无比的身法速度,和看似柔软实则凌厉无匹的剑法后,索巢和喻秋翠总算信任,若如风闻所言,有北方黑魔帝馥烟罗的两个兼顾相助,苏望或许真的是能够逃脱。
 
     不過惊奇歸惊奇,索巢和喻秋翠二人并没有因而而感到害怕和慌张,反而是大为欢喜。
 
     由于不论是能生擒,仍是灭 了苏望,對索巢和喻秋翠二人来说,都是有功于幅莽门,能因而得到恩赐是清楚明了的,而且假如走运的话,还能巴结血臼老魔。
 
     能与修为实力堪比魔帝的血臼老魔结下善缘,索巢和喻秋翠二人,都是极为等待的。
 
     看了看四周早已碎裂了很多次,但却又瞬间从头凝聚的胎光寒冰,索巢冷冷一笑,看着苏望说道:“苏望,你这是自寻死路!在本帅和喻道友的面前,你休想逃脱!”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