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星河穿越小说免费阅读

追更人数:7056人

小说介绍:名满京都的纨绔世子李星河,万万没想到,自己绑架的绝美少女竟是..


李星河穿越小说免费阅读http://www.fenxia.com/gof/1h2


ia_100000928.jpg

    或许有少量收“忠义”思维影响的人难以了解,为什么?不是该毫不犹疑大义灭亲吗?大义面前,什么亲情面,什么父子情,理所应當要为“大义”让路!

    由于这是在维护人 ,维护人 中最软弱的東西,后世的法制是公民约法,是为维护每一个公民而建立的。

    孔子的儒学便是從人 出髮的,所以他才会说父为子隐,子为父隐,人 中最柔软,最根底的联系应该得到维护,人 比国家规则愈加重要!

    正由于这种人本思维,宋朝之前的许多儒家王朝,共同时也好,缤纷时也好,對人的捆绑和 抑远远没那么严峻。

    中华文明在这些时期也呈现出雄壮,外放,艳丽的姿势。

    到宋儒理学之后,一些人 生生将從人 出髮的儒学,变成禁闭人 ,反人 的儒教。

    说着反人 的话,还以孔子的“克己复礼”来说事,要是先秦儒家大师知道,只怕都会气得從棺材里爬出来。

    理学,作为一种糅合道、佛、儒的特别学派,的确有真知灼见之辈,但也有许多毕竟成了犬儒,提出帝王用于捆绑人们的“忠义”思维。

    存天理,灭人 ,天理至善,人 至恶,没有中心地帶!亦是难通,这种乱像若是持续几年,宁江府只怕不在是京北榜首大府了。”

    李星洲点允许,安慰他道:“渐渐来,总会有方法。”

    谢临江允许。

    李星洲了解他所说的这种状况,现在江州这种状况,前史上许多城 都呈现過,但能成功管理的简直没有,品德底线一旦被大规划打破,便是灾祸,难以补偿。

    旁邊谢临江持续说他们衙门采纳過的一些扼制行动,李星洲却想到,江州这么乱,会不会影响王府的生意,畢竟在他规划中,江州但是一个重要的点。

    正在他想的时分,忽闻身邊的谢临江道:“见過知府大人!”

    李星洲一抬头,竟然是他的岳父岳母,宁江府知府王通和他的妻子。

    没想在这咏月阁遇见,李星洲站起来,也行礼道:“见過岳父大人,岳母大人。”

    岳母很快乐的允许,王通却仅仅淡淡回了一句:“见過王爷。”

    旁邊的谢临江一愣,好像发觉出他们之间联系的奇妙,急速道:“知府大人,夫人,刚刚鄙人正和王爷聊及江州之事呢,咱们不妨坐下来一起说说。”

    “哦?”王通一听江州之事,登时来了爱好:“已然如此,下 便听听王爷主意了。”

    说着他也走进小亭,显着有刁难的意味在其间,原本想平缓气氛的谢临江愣住,气氛愈加严峻了。

    李星洲悄然蹙眉,这王通什么意思?

    虽是自己老丈人,可也不必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不给体面吧

    他刚有些愤慨,岳母却坐在他身邊的石凳上,温文道:“这些时日阿娇有劳王爷的照料了。”

    见岳母心境这么好,李星洲也欠好说什么 气的话,只得笑着回应:“岳母严峻了,是阿娇照料我,今后都是一家人,仍是叫我星吧。”

    温婉的岳母一笑:“好,星洲。”

    李星洲允许容许,岳母就比岳父好共处多了,让人如沐春风。

    “刚刚谢令郎不是提到江州之事吗?传闻王爷有主意,可否教教下 ,开开视野,别不提啊。”王通拱手,他一开口,便有盛气凌人的意思,瞬间才平缓的气氛化为乌有。

    李星洲收起笑,他这岳父是不是吃火药了,就不能学学岳母吗?自己究竟哪里招他惹他了

    李星洲從来不厌烦与人對立,竞赛使人行进,但對于王通这种不可思议,毫无由头的歹意,他非常不爽。要不是为阿娇考虑,不想让她尴尬,他早就破口大骂。

    也好,李星洲心里想到,横竖江州之事早处理早好,他还要和江州人经商呢。

    “王大人谦让,开眼不敢當。”李星洲拱拱手,他也禁绝備谦让了,嘴角上翘:“不過若我协助江州,有何优点?”

    “哈哈哈,本 早听闻王爷虽是天家贵胄,却长于商事,看来传言不假。”王通不屑道:“商人重利,全国大约都相同吧。”

    李星洲也笑起来:“哈哈哈哈,王大人说得對,全国熙熙,皆为利来;全国攘攘,皆为利往;若重利便是小人,我与王大人,不過是真小人与伪正人的差异罷了。”

    王通脸 一下黑了,谢临江急速动身想到劝慰,李星洲却伸手拦住他:“谢令郎,费事你去找些酒水来。”

    谢临江张张嘴,终是拱拱手,去拿酒水了,他毕竟仍是挑选信赖平南王。

    李星洲接着笑道:“本王开宗明义的说,所谓王大人茶不思饭不想,焦头烂额,百思无解的天大事,在本王看来不過小事一桩,盱眙可解!

    不過全国没有免费的午饭,若事成,江州全部渡头有必要向王府敞开,免费试运用,王府在江州经商,衙门不得阻遏,不得无故盘查,王大人觉得怎样?”

    王通听后脸 愈加丑陋,随后笑起来:“哈哈哈,小事一桩,盱眙可解?王爷真会说笑”

 三百四十五、羽承安之邀

    王通心里不屑,差点笑出来。

    自己正想不到什么方法好好治治他,他反倒撞上来了!

    李星洲身为皇帝皇孙,平南王世子,仍是皇上亲封的王爷,他便是再怎样愤慨,也不敢拿他怎样,几句气话。

    便是明着骂也不当,皇上待他们王家不薄,不看僧面看佛面,触怒天家于他们王家晦气,何况这还关乎天家脸面呢。

    自己顶多不過借题发挥讥讽几句,也没想怎样,可万万不曾想,他反倒把脸凑上来了!

    黄口小儿,自认为是!

    他王通治守一方二十余年,從知 到知州、知府,一步步上来,什么世面没见過,什么大风大浪没阅历過。

    十年前与辽国开战,大军北上,转远之职都有他担任的部分,半点没出过失。

    而现在连他加上府衙世人,在野大学,歸田元老苦思冥想都无法的作业,他一个十六岁的孩提,却敢信誓旦旦,还说什么盱眙可解,不過小事而!

    简直可笑,岂不是全然不将他们这些人放在眼中?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