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为赢笔趣阁全文免费阅读

追更人数:1632人

小说介绍:踏实、一心为民,这是张清扬为官的初衷。可往往现实总是事与愿违,金钱、女人、权力无时无刻的在誘惑、腐蚀着他。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向着仕途的最高峰走去,这一路必定是千难万险,可他还是义无反顾。


步步为赢笔趣阁全文免费阅读http://i.readaa.com/g/b1


ia_100001063.jpg且對国家髮改 東北司近期出台的一些 策进行了剖析解读。其间就有关还没出台的《東北区域旅行业髮展规划》的介绍,看得出来,文章作者了解得许多。

    文章条理清晰,主题清晰,文字精约明晰,让人看了很舒畅。张清扬看完之后忍不住寻觅着作者的署名。找到往后不由笑了,原本这篇文章正是老朋友艾言所写的。

    张清扬一时间有些失神,他没想到艾言一向都在注重着自己的動向,如同和自己有关的作业、项目、条款,她都非常的注重。张清扬想不通她这是为了帮忙自己,仍是以她记者的嗅觉感到这些内容很有新闻点。两人尽管常有通话,但很少聊作业,仅仅偶爾聊聊作业上的作业,當然说不了几句也就挂了。

    艾言现已成婚,张清扬天然要留意这点,避免无形中损伤人家夫妻之间的爱情。不過從话里话外能够感遭到,艾言的婚姻很美好。她的老公很介意她,有次艾言在家里给张清扬打电话,就听艾言说水热。张清扬忙问什么水热,艾言很欠好意思地说老公在给他洗脚,张清扬那时正在喝水,一口水全喷了出去。

    想到这些,张清扬的嘴角就笑了,心想等小雅回来了,自己也给她洗一次脚,表達一下老公的愛意。他拿出电话打给艾言,想和她聊聊。

    “张大令郎?”艾言有些不太确认地问道。一般状况,没有什么作业,张清扬是不会给她打电话的,要打也是艾言打给他。

    “嗯,我在看你的文章呢!”张清扬的口气中有些振奋。

    “哟,我可真被宠若惊啊!”艾言笑道:“怎样样,写得很差吧?”

    “谁说的,写得非常好!”张清扬由衷地说:“真没想到你對咱们的作业了解得这么多!”

    艾言真话实说道:“和你张大少有关的作业,我敢不了解嘛!”随后又一阵轻笑道:“當然了,我也不單是专为你服务的!我是觉得关于東北未来的 髮展很有新闻点……”

    “艾大记者是越来越有水平了!”张清扬调笑道。

    艾言言歸正转道:“张司長,说正事吧,你们那个关于東北旅行髮展的规划什么时分正式出台下髮?”

    张清扬踌躇道:“这个不太好说,还在参议中……”

    艾言悄悄一笑:“迟迟不出台,恐怕别有原因吧?”

    一听这话,张清扬就了解,旅行 与髮改 互相扯皮的作业,隐约中现已传出去了。他便笑道:“这个恕我不能照实相告啊……”

    “切,和我摆 架子!”艾言不屑地说:“你不告知我,我也知道。大少,

    刘武说:“那就去荣华夜宴吧,京城哪也比不了那里!”
  “是你小子?你姓苏?哪个苏啊?”他方才听到有人说是苏令郎点了小蛇,就把张清扬當成了苏伟。

    苏伟在京城的令郎圈里,名头原本是很响的,或许方才荣花夜宴里的服务人员没有解说清楚,他不知道苏令郎指的是苏伟。當然他也仅仅传闻過苏伟,并没有见過。

    包厢里的人中止了手中的活動,目光很不屑地盯着门口的年青人。刘文转向红姐,问道:“红姐,你们这儿的门槛儿有些低啊,什么样的疯狗也放进来?”

    红姐一脸尴尬,刚想这话要是被门口的那位听了去,那可……主意一冒头,就见门口年青人指着刘文说:“我草,你小子骂谁?”

    红姐心想坏了,怕什么来什么……

    苏伟悄悄一笑:“我大哥骂疯狗,管你小子什么事?”

    “哈哈……”刘文两兄弟大笑。

    “你们他们的找死!”门口的年青人知道被耍了,一脸的怒火,向后说道:“你们過来,把那小子给我揪出来!”

    死后应一声,真有两个不怯懦的小痞子上前冲。

    红姐一看大事欠好,这要是闹起来,传出去但是有损荣华夜宴的威名。她走上去拉住年青人的手臂,温香软语道:“刘少,您消消气,消消气,看我面上,我来处理,我来……”

    “你他妈算老几!”年青人不满地推开她 笑道:“下次本令郎点你的钟!”

    红姐的脸可欠美观了,她也悄悄有了几分怒意,暗骂一声你小子不识抬举!其实對于门里门外这两拨人的内幕,红姐都略有耳闻,在他看来门口的这位刘令郎但是没苏伟有实力,因而就想把他拉走,然后自己再回来给苏伟道个歉,苏伟等人应该好说话,这事也就過去了,却没想到姓刘的这位醉得不轻,眼里谁也不怕了。

    此时,苏伟脸上也不高兴了,今日是他请世人消遣,却出了这样的事,有人指名道谢不把他放在眼里,这要是传出去,但是有些丢人啊。他端着红酒站起来,走過去悄悄一笑道:“就你小子也配称令郎,我让你镇定一下!”话音刚落,满满一杯红酒悉数倒在刘令郎的脸上。

    刘令郎被呛得咳嗽两声,上前便是一推,正好推在苏伟的膀子。苏伟没有他势大力沉,身子一歪,要不是扶着茶几,人就倒下了。刘令郎一见對方弱不由风,一脸的笑脸,大手一挥,對死后道:“都给我上来,把这屋里的人给我砸了!敢泼我酒,我看他不想活了,给我往死里打,出事我兜着!”

    红姐一看作业到了这种境地,立刻出去打电话。张清扬也是推了一下小蛇,轻声道:“你先出去躲躲……”

    小蛇感谢地看了张清扬一眼,箭步跑出去。随后,门外冲进来六七个年青小伙,一看便是常在街面上混的,刘令郎髮话了,他们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张清扬看了一眼刘文哥俩,心里正想着怎样处理眼前的争端呢,却没想到刘武動作快,手放在怀里掏出一把精美的小手 ,翻开稳妥,重重地往茶几上一拍,“啪”的一声,刘武毫不介意地说:“我看谁他妈敢動手!”

    刚刚冲进来的小青年们傻眼了,全都僵在那里没動。这些人常混在京城,一看刘武很随意的就把 扔出来了,心里就了解對方可欠好惹了。他敢把 掏出来,那就阐明敢开 ,这仅仅 告罢了。

    刘令郎也是一呆,见到那把精美的小手 ,心里也吓了一跳,酒立刻醒了一半。他了解今日怕是碰到了對头。其实他本身家里布景不深,仅仅靠着大伯以及大伯家的堂哥,才有幸进入了京城令郎圈,其实根柢无法入流的。堂哥从前劝過他许屡次不要总是那么盛气凌人,避免碰到真实的强者吃亏,今日如同有点玄啊……

    刘令郎心里是这么想的,但为了体面,依然伪装毫不介意地说:“不必怕,弟兄们,给我打,他们不敢开 ,那他妈的是真 么,我看是小孩儿玩具吧!哈哈……”

    还真有不怕死的,听到刘令郎这么说,有位十七八岁耳朵上戴着银耳环的小黄毛就来了胆子,冲上去说:“刘哥说得對,我到要看看那 是什么玩艺儿做的!”小黄毛刚说完就冲了過去,伸手想拿茶几上的 。

    刘武動作敏捷地把 举起来,细微描准后扣動板机,“噗……”很细微的声响,却伴跟着小黄毛的痛叫,他捂着鲜血淋淋的耳朵在地上打滚。

    一屋子人的腿全在打转,这一刻他们真实见到了什么才是强者……

    刘武不屑地吹了吹 管,笑道:“没想到啊,榜首次用这把 ,是给你小子扩展耳眼。妈的,真是大材小用!这把 但是上一年我到俄罗斯參观演习,那位少将送给我的……”

    张清扬点允许,原本看到刘武开 ,他以为这小子太冲動了,但是听到这翻话,他就知道刘武早就策画好了。先是开 告,随后这翻话讲出来,他的身份方位很显着的暴露来,對方胆子再大也不敢胡来了。张清扬心想现在的刘武老练多了,而他也仅仅打穿了小黄毛的耳眼,并没有重伤他,这伤也好治。

    望着脚下不远处的弹壳,刘令郎了解今日真的碰到了强者……

    苏伟见刘武動手了,他也就不说话了,作业交给他处理足矣。刘武慢腾腾地站起来,拿着 走到髮傻的刘令郎面前,把 交到左手,右手变成手 的姿势顶在刘令郎的太阳穴,轻声问道:“酒醒了没?”

    “嗯……”刘令郎髮觉全身都在哆嗦,如同身体的各个部位现已不论用了。

    “你他妈的也配姓刘!”刘武反手便是一把掌,随后把真 顶在他的脑门,悄悄一笑:“你说我敢不敢开 ,嗯?”

    “敢……”刘令郎感觉裤裆里又凉又湿,手捂在左边的脸颊上,被刘武一把掌抽得肿了。

    刘武看见他的腿下在滴水,却没有说什么。對于这种令郎他太了解了,那是把体面当作比命还重要的。一但把他们逼急了,没准什么事干不出来。自己是不怕他,但是老婆孩子假如被人盯上,那就不值了。

    “你说……今日这事怎样处理?”刘武缓了口气才问道。

    “我……不知道……”刘令郎的脑中一片空白,哪还知道怎样办。

    “你叫什么名?”刘武想摸對方的内幕。

    “刘志强……”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