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门女婿叶辰萧初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滴滴专车 | 分类:小说推荐 | 浏览:136

加盟滴滴请猛戳这里(有车无车均可加盟)>>

小说介绍:五年前,家族覆灭,叶辰落寞!但是五年后,他带着一身逆天术法强势回归!更可怕的是,他背后还站着一百位曾屹立于世界之巅的上古大能!


尚门女婿叶辰萧初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http://i.readaa.com/g/4u

尚门女婿叶辰萧初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推荐


       眼看马岚拄着拐走进了院子,还背着一个硕大的單肩包,里邊鼓鼓囊囊的。

        叶辰便觉得,自己这个丈母娘必定又没干什么积德行善。

        萧初然看着她惊讶的问:“妈,妳一大早又跑哪儿去了?一贯没看到妳。”

        马岚哈哈一笑,说:“我去了一趟批髮city场,买了一点儿東西!”

        萧初然责怪道:“妈,妳的腿还没好拄着拐,乱跑什么呀。”        萧老太太有些不明所以,她不明白为什么儿子睡醒了之后,第一件作业就是要去找马岚算账。

        所以她匆促跟上来问道:“常乾,妳去找马岚做什么?”

        萧常乾气恼的说:“马岚这个不要脸的恶妻,在她别墅的露台上,挂了好几十顶各式各样的绿帽子,这不就是摆清楚讨厌我吗?”

        萧老太太表情一惊,脱口问道:“还有这种事儿?”

        萧常乾咬牙道:“妳跟我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所以母子二人一同出了门。

        这邊刚出门,萧老太太便看到了,马岚露台上迎风招展的那20顶绿帽子。

        这一眼看過去,她的鼻子差点被气歪了。

        老太太怒形于color的说道:“这个该死的马岚!她一定是看了咱们的医院的视频,这是故意讨厌咱们的!”

        萧常乾点点头,咬牙道:“是啊妈,说什么我都不能愿意她!妈的,欺人太甚!”

        母子二人气势汹汹的来到了叶辰家的别墅门口,随后,老太太便一个劲的砸门,怒骂道:“马岚,妳这个王八蛋,急忙给我开门!”

        一嗓子喊下去,马岚便直接站在三楼的露台骂道:“哟,死老太婆,妳不在家伺候妳怀孕的大儿媳妇跑到我家门口嚷嚷什么来了?”

        母子二人也没想到,马岚竟然一开口就立刻拿钱红艳怀孕的作业说事儿。

        这让他们两人的表情顿时变得十分丑恶。

        畢竟说家丑不可外扬,谁也不希望别人一开口就提到自家的凭证。

        这其中最郁闷的就是萧常乾。

        他一风闻马岚提到钱红艳怀孕的作业,便脱口怒骂:“姓马的,妳这贱女nature,再他妈跟我瞎胡说,信不信我把妳的舌头割了!”

        马岚撇嘴道:“哎哟,大哥,我是真没想到,妳竟然有这么大的身手,都要割我的舌头了?”

        说着,她故意耻笑道:“已然妳有这个本事,那为什么不去把那个给妳戴绿帽子,让妳老婆怀孕的男人给割了呢?跟我一个老娘们在这里叫嚣斗狠有什么意思呢?”

        “妳......”萧常乾的脸color顿时就变得极点之丑恶。

        他虽然也不是什么好東西,但是就骂街这件作业来说,他比马岚要差了十万八千里。

        以马岚的战斗力,一个人骂他十个都不是问题。

        所以眼看萧常乾被自己气得说不出话来,马岚乘胜追击,笑嘻嘻的说:“哎哟,大哥,我真是怜惜妳,一个男人最惨的作业就是被别人帶绿帽子,没想到妳就被人帶了这么多,更没想到大嫂给妳帶绿帽子,还帶怀孕了,这不是让妳喜當爹吗?我要是妳啊,我早就跟她离婚了!”尚门女婿叶辰萧初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这一下更说中了萧常乾心里的凭证!

        做梦都想把钱红艳赶出家门,一辈子不要再见这个该死的贱女nature。

        但是钱红艳反面有吴東海给他支撑,自己说什么也不敢招惹吴東海,更不敢忤逆吴東海的意思,所以自己即就是被钱红艳戴了绿帽子,也不能跟她离婚。

        一个男人被戴了这种绿帽子,还不能跟自己的老婆离婚,这得是多痛苦的作业,简直就是人世惨剧,没想到,竟然被他自己碰上了。

        现在被马岚一席话,直接扒开了皮,萧常乾这脸上疼得简直好像被人抽了1万个耳光相同。

        萧老太太天然也很愤慨,她傲慢了一辈子,不愿见到的就是萧家的名誉,遭到冲击。

        當初萧薇薇陪了萧益谦,虽然也惹来不少斥责,但那个时分,老太太也是各样无法,再说,社会上年青女孩跟有钱男人也并不是什么稀有的作业,虽然咱们笑话,但其实笑话两句也就過去了。

        但是这一次,钱红艳惹出的费事可不相同,钱红艳真的是把萧家的脸完全的丢尽了。

        更可恨的是,还被人拍了视频髮到网上,这下更是完蛋,整个萧家现已沦为金陵笑柄。

        但是无论如何,老太太都不能接受马岚这种臭不要脸的贱女nature,也敢讪笑自己!

        所以老太太愤怒的指着马岚,骂道:“姓马的,妳急忙把那些绿帽子全都给我扯下来,否则的话别怪老娘對妳不客气!”

        “哟!”马岚撇撇嘴:“这些绿帽子都是我花钱买来的,在我的家里,我想挂在哪儿就挂在哪儿,妳凭什么指手画脚?妳还真以为妳是从前的萧老太太?我奉告妳,在我家,妳休想對我指手画脚!”

        说罷,马岚又匆促改口道:“妳根柢就不或许也没有资格进我家!妳假设继续在我家门口骂街,那我就打电话报j,让j察再把妳抓进去!”

        萧老太太一风闻,马岚要报j抓自己,更是气得浑身髮抖!

        但是两人虽然愤慨,但是又完全各样无法。

        人家不给自己开门,自己也不能冲进去打她吧?

        冲进去就犯法了,打电话报j的话,自己必定会被抓进去,因小失大啊。

        就在母子二人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分,马岚從露台的一邊拿過一顶硕大的绿帽子戴在了自己头上,笑眯眯的说:“哎呀大哥,妳看这绿帽子绿油油的,多喜庆啊!妳看这绿color绿的,是不是比妳前两天吃的韭菜还绿?”

        马岚一邊说着话,一邊戴着帽子,夸张的在露台上扭了几下。

        虽然她的腿还没好,但是做几个廣场舞的姿势,倒也不算什么难题。

        她这一扭,更是把萧常乾气的怒气冲冲!

        此时此时的萧常乾现已快要到了溃散的邊缘,他恨不得立刻就拿了一枚火箭炮,直接把三楼露台的马岚炸个稀巴烂。

        “马岚,妳他妈的死恶妻,跟我玩这一手是不是?知不知道惹急了我的下场是什么?”

        马岚笑嘻嘻的说:“妳老婆被人睡怀孕了,睡妳老婆的人不也好好的吗?他有什么下场了,我就是说两句话,就更不会有什么下场啦!哈哈哈哈!”

        萧常乾气急败坏:“马岚!老子他妈早晚s了妳!”

        就在萧常乾气的青筋暴起的时分,马岚直接将那绿帽子用力一甩,绿帽子便飘飘洋洋的直接飞到了萧常乾的头顶,萧常乾撤离一步,那绿帽子才落在了地上。

        马岚快乐的一个劲拍手,哈哈大笑道:“哎呀,大哥妳快看这个绿帽子它知道妳,直接就往妳头上飞,妳刚才要是别躲,它自己就能戴到妳头上!”


        “没事没事。”马岚摆摆手,毫不介意的说道:“妳别看我拄着拐不太便当,但是我现在现已十分习惯了,而且我的腿也不疼,拄着拐就是累点,没事儿的。”

        萧初然又问:“妈,妳这买了一大包什么東西呀?累不累啊?我帮妳拿着吧!”

        马岚笑道:“不累不累,里邊全部都是帽子,没多重。”

        “帽子?”萧初然更是一脸不解:“妈,妳买这么多帽子干嘛啊?这鼓鼓囊囊一大包不得十几顶啊?”

        马岚一脸坏笑的,将背包的拉链摆开。

        萧初然和叶辰都探头看去,却髮现这背包里,竟然满是一片碧绿碧绿的颜color。

        马岚此时伸手從里邊拿出几顶各式各样的帽子,这些帽子无一例外全部都是正宗的绿color。

        萧初然呆若木鸡的问:“妈......妳买这么多绿帽子干嘛啊......这种帽子谁会戴啊......”

        马岚哈哈笑道:“我买了各式各样20顶绿帽子,不是为了戴的,是为了挂在阳台上的!”

        “妳奶奶她们一家在医院的视频妳又不是没看,那个该死的萧常乾竟然被钱红艳戴了绿帽子,这么搞笑的作业,我怎么能放過他呢?”

        “正好他们家能看到我的卧室露台,待会儿我就把这些帽子全都挂在露台對着他们家的那一侧,我让他萧常乾每天都看着这二十顶绿帽子,爽死他!”

        萧初然哭笑不得的说:“妈,您干嘛要这么跟大伯過不去呢?他本来就够糟心的了。”

        “够个屁!”马岚气恼的说:“妳不知道他从前有多傲,對咱们一家人有多差,现在总算抓住他的凭证,那我还不往死里讪笑他!”

        叶辰无法摇头。

        其他不说,马岚折磨人的本事,确实是人世稀有。

        萧常乾本来就够糟心的了,假设他每天都能看到隔壁家露台上,挂着20顶绿帽子,想必他那个心境,一定是十分痛苦的。

        这种折磨人的办法,估计也就马岚可以想得出来了。

        萧初然觉得这样不太适合,还想劝马岚,效果马岚却根柢不听她说,直接就拄着拐进了别墅。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之后,马来干的第1件事就是走上露台,将20顶各式各样的绿帽子,一个挨着一个,全部挂在了朝向萧家别墅的那一侧。

        20顶绿帽子迎风招展,这画面真的是不相同的酸爽。

        ......

        自打從医院里出来之后,萧常乾就跟钱红艳分居了。

        分居的原因,當然是他心里對钱红艳现已没有了任何愛情。

        而且也打心里觉着钱红艳这个女nature太脏。

        若不是吴東海要求的,他早就跟钱红艳离婚了,就算不办离婚手续,也会一脚把她踹出家门。

        不過现在已然吴東海现已为钱红艳出头,萧常乾天然也不敢忤逆他的意思。

        但是不能离婚,分居总是可以的吧?

        所以他便把钱红艳,赶去了一楼的一间卧室。

        钱红艳對此却是无所谓,虽然心里對萧常乾的绝情有些愤慨,但心里深处,也仍是有些愧疚的。

        畢竟,自己给他戴了一顶这么大的绿帽子,现在肚子里怀的孩子还没去医院做手术打掉,他必定看到自己会十分心烦。

        此时此时,萧常乾才刚刚睁开眼睛。

        自打從医院出来,他身体一贯有些后遗症,首要的体现就是虚弱嗜睡。

        本来到现在都还没有实在睡够,但睡梦中总是感觉自己的裤裆里一阵急剧的瘙痒,所以他一邊抓痒一邊就醒了過来。

        那种痒的感觉十分共同,一开始是比较痒,然后控制不住,抓一下就变得特别痒,假设再用力抓两下,就变的极点痒。

        所以他便把自己抓的现已痒到了极致。

        他心里不由疑问,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一贯都挺注重个人卫生的,按理说不应该有什么病灶才對啊!

        他正胡思乱想着,人便现已從床上跳了起来。

        感觉一阵头昏眼花,他便一邊抓着痒一邊走上了露台,想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住别墅就是这点好,隐私nature可以得到很好的保护,周围邻居离的都比较远,而且也没有高层,即便自己只穿戴一条内裤走上露台也不担忧会被别人看见。

        他来到露台上,伸了一个懒腰,随后便感觉那股奇痒难忍的感觉更甚了几分。

        他用力抓了几下也不见什么好转,不由得一阵心慌意乱,正计划去卫生间,仔细看看终究咋回事儿,一扭身,余光便感觉在對面叶辰家的露台邊上,看到了一堆迎风飘展的绿color事物。

        所以他匆促定睛看去,这一看差点没气个半死。

        虽然离得有点儿远,但仍是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叶辰家露台上面挂的那20来个迎风招展的東西,是不同款式不同姿势的绿帽子!

        20顶绿帽子,这他妈是什么意思?!

        而且正對着自家这个方向,这他妈不就摆清楚是给自己看的吗?

        这不就是摆清楚在讪笑自己被钱红艳戴着绿帽子吗?

        他妈的,真是岂有此理!

        萧常乾气的上气不接下气,整个人的拳头现已紧握起来,指甲甚至都快嵌进了肉里。

        他不用想都知道,能干出这种魔鬼作业的人一定是马岚,绝无第二个人。

        这一瞬间他真想抓住马岚头髮,對着马岚那张丑脸噼里啪啦先扇她几十个来回!

        想到这,他便立刻回身回屋,套上裤子和外套,便冲出了楼。

        萧老太太此时正坐在院子里的太师椅上晒太阳。

        一邊晒太阳,一邊慨叹着这住在汤臣一品里的土豪日子。

        除了旁邊住的那家人比较让人糟心之外,其他的一切都完美到了极致。

        这让老太太的心里感觉十分舒爽。

        眼看快到烧饭的时间,老太太甚至还想再去叶辰家的菜园子里偷点菜。

        不過仔细一想,叶辰那一家人都坏透了,仍是别去吃他们家的菜为妙,否则不知道他们又在里邊使了什么方法,甚至有或许打了农药。

        前次用洋水仙假充韭菜,坑了一家人进了医院,那种一家五口在屋里蹿稀拉裤、终究被救助車拉走的滋味,可真是永生难忘。

        正惬意着,她看到大儿子萧常乾气冲冲的要往外走,匆促问他:“常乾妳干嘛去?”

        萧常乾黑着脸说:“我去找马岚那个狗日的恶妻!”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搜索
文章归档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