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毒妃不好惹免费阅读,云若月楚玄辰免费阅读

作者:滴滴专车 | 分类:小说推荐 | 浏览:286

加盟滴滴请猛戳这里(有车无车均可加盟)>>

小说介绍:看丑女云若月如何变身为貌美的天才神医,惊艳天下!


神医毒妃不好惹免费阅读,云若月楚玄辰免费阅读http://i.readaa.com/g/56



神医毒妃不好惹免费阅读,云若月楚玄辰免费阅读 小说推荐楚玄辰冷哼一声,手一甩,就把那麻醉针给扔到了地上,“今后妳要是再敢狙击本王,本王绝對不会放過妳。”

  要挟一免除,云若月的胆子又大了起来,她冷声道:“谁叫妳不经過我的赞同,就要和我睡觉的?妳要是立马走,我绝對不会做这种工作。”

  说来说去,她是被逼的,她有苦衷。

  楚玄辰冷笑,“其他女性,都恨不得她们的老公歇在她那里,妳倒好,多次将本王推给他人,本王真置疑妳脑子有问题。”

  “脑子有问题的是妳,我早和妳说過,我这人有洁癖,我嫌脏,我绝對不会与他人共侍一夫。我的丈夫,只能娶我一个,妳已然都娶了南宫柔,还那么愛她,与我就没有半点或许!我是死都不会和妳同房的,妳趁早死了这条心,妳走吧。”云若月冷冷的作声,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楚玄辰一怔,“自古以来,男人三妻四妾不移至理,妳这是什么歪理?”

  “这是我自己的做人原则,妳要是不赞同,大可休了我。妳休了我,大可以娶他十个八个夫人,都与我无关。”云若月挑眉道。

  “妳!”楚玄辰狠狠咬了咬牙,“本王是娶了她又怎么?本王至今都没有与她圆房,本王这辈子碰過的女性,只要妳一个。”

  “那妳去呀,她恨不得呢,我就不阻挠妳们的功德了。”云若月轻描淡写的说。

  这家伙,都告知她好几次了,他这辈子,只具有過她一个女性。刚要吻下去,只听云若月忽然尖叫起来,“等一下,我肚子好痛啊。”

  楚玄辰一愣,疑问的看着她,“真的仍是假的?”

  这女性,肯定是装的,哪有痛得那么偶然的。

  “是真的,我的肚子和大腿都好痛,这是来葵水的先兆,我曾经要来葵水的时分,都会痛。”云若月惨白着脸,一脸难过的道。

  说完,她的身子居然难过的轻抖起来。

  因为之前她有扯谎的记载,楚玄辰底子不相信她来葵水了。

  忽然,他猛地伸手,一把点中云若月x前的穴位,云若月立马就不動了。

  她登时瞪大眼睛,愤恨的扫向楚玄辰,“妳干什么?我都来葵水了妳还不放過我?妳这个混蛋。”

  “鉴于妳之前有扯谎的前科,本王不信,得亲身查看過后才定心。”

  楚玄辰冷冷的说完,开端動手查看。

  “妳!妳个混蛋,痴人!”云若月咬牙切齒的怒骂起来,一起一张脸又羞又急。

  偏偏她不能動,她要是能動,一定会拿剑砍了楚玄辰。

  很快,楚玄辰就脸color凝重的抬起头,他伸手悄悄一点,道:“这一次,妳公然没骗本王。”

  被他一点,云若月髮现,她能動了。神医毒妃不好惹免费阅读,云若月楚玄辰免费阅读

  她气得咬牙的跃动身,一个骨碌滚到地上,捡起地上的麻醉针,就朝楚玄辰扎了下去,“混蛋,妳信不信我s了妳!”

  她的手刚伸過来,就被楚玄辰一把扣住,楚玄辰反手一夺,就把她的针夺了過来。

  云若月不会武功,在这方面底子不是楚玄辰的對手,一起她感觉肚子很痛,像翻江倒海一般的痛,她也没心境报复他,赶忙捂着肚子,一脸难过的跑进了里屋。

  她跑了进去之后,砰的一声把门关上,然后便窸窸窣窣的整理起衣裳来。

  “妳干什么?”楚玄辰一愣,她跑进里屋关上门在干什么?

  “关妳什么事?”很快,云若月红着脸走了出来。

  她提了提裙子,她总不能告知楚玄辰,她方才进去是在放月事帶。

  这种女性的事怎么能和他说。

  楚玄辰抬眼一看,髮现云若月走路的姿态都虚晃虚晃的,如同很难过相同。

  她的脸color非常苍白,额头上还沁起了细密的汗,他登时忧虑的望着她,“妳很难过?需要请大夫吗?”

  “不用了,我自己便是大夫,我找颗止痛药吃了就会没事。”云若月说完,躺到了床上,一起,她伸手往床头的布包里摸。

  她表面上是在那布包里翻找,其实神识现已进入医疗系统,开端找止痛药。

  成果她找了半响,却没有找到止痛药在哪里,真是急死她了。

  是不是她上回放的时分,没留意拾掇,所以放哪里记不清了。

  她老是有乱放東西的缺点,所以,她的神识仍在空间里胡乱的翻找着。

  忽然,她感觉有人在用力的摇晃她,紧急着,她的脸上一阵吃痛,很明显被人狠狠的掐了一把,疼得她立马清醒了過来。

  “妳怎么了?妳不是魔怔了?”接着,面前传来楚玄辰着急的声响。


  他想阐明他是纯清好男人吗?

  “妳真是不可理喻!”楚玄辰冷冷的拂了拂袖子,就动身,下了床。

  他被云若月气得够呛,决议脱离。

  云若月看到楚玄辰被气走,心里登时乐滋滋的,她赶忙道:“那我就不留王爷了,王爷慢走。”

  提到最终,她的声响居然轻快了起来,阐明她的心境很好。

  “妳就那么盼着本王走?妳好像很快乐?”楚玄辰刚抬起的腿,忽然收了回来,“妳越是想本王走,本王还偏就不走!”

  以免又灰溜溜的出去,被陌离他们讪笑。

  云若月的笑脸登时僵在嘴角,“妳又不走了?”

  “對,本王还偏不走了,本王想過了,本王不能被妳激走,这样,岂不是正如妳的意?”楚玄辰说完,单独坐到椅子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云若月的两排小牙齒,瞬间就磨了起来,“妳不走,也不能碰我,今晚我睡床,妳打地铺。”

  横竖她是死,也不会让楚玄辰达到目的的。

  这家伙一旦达到目的,估计会拿到陌离他们面前夸耀,她才不愿意成为人家的笑柄。

  说完,她一骨碌爬上床,赶忙拿被子裹住自己,一双眼睛j惕的盯着楚玄辰。

  楚玄辰喝完茶后,淡淡的站动身,就朝床邊走了過来。

  一走過来,他就坐到床上,然后,手臂一伸,就伏到了云若月身上。

  他的眼睛满含柔情,声响消沉沙哑,还赋有磁nature,“妳认为妳不让本王碰妳,本王就没办法了吗?”

  说完,他闭上眼睛,朝云若月的唇吻了下去。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搜索
文章归档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