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若晴历霆晟《厉少的寻妻之路》免费小说阅读

作者:滴滴专车 | 分类:小说推荐 | 浏览:1035

加盟滴滴请猛戳这里(有车无车均可加盟)>>

小说介绍:期待了多年的父母亲情,到头来也被告知自己只是个养女,许若晴浴火重生,再度重逢之时,人人都要对她恭敬三分。这次她不再是一个人。身边还多了两个小包子大宝板着脸正色说道:“妈咪,那个坏女人的电脑系统我已经帮你攻陷了!


许若晴历霆晟《厉少的寻妻之路》免费小说阅读http://i.readaa.com/g/5c



许若晴历霆晟《厉少的寻妻之路》免费小说阅读 小说推荐  许若晴悄悄侧眸,望着自己身旁的厉夫人。

    她手里不知道哪种一份什么文件,刚好要同自己相同上楼。

    莫非是来找厉霆晟的么?

    许若晴没有多少时刻考虑,厉夫人尖刻的声响再次在电梯间内响起:“哪怕霆晟不喜欢若依,将来能够进我们家的,也只会是一位我们小姐,绝對不会是妳这种身份的女性。有的人啊,该好好的认清自己的身份,不要做不切实际的梦想。是什么身世,将来就会嫁给什么样的人。不要认为自己能攀上枝头变成凤凰。”

    说完,厉夫人趾高气昂地斜斜睨着许若晴。

    许若晴抬起眼皮,轻描淡写地说道:“厉夫人,您或许有什么误解。”

    她口气平平地让厉夫人有一丝不快:“妳说什么?”

    许若晴说道:“我不必攀上什么人,我自身就能够成为凤凰。至于要不要嫁入您的家......我又不是嫁给妳,    许若晴愣了一下,没想到自己居然在厉霆晟的脸上留下了口红印。

    厉霆晟好像也认识到了,手指悄悄抹過许若晴方才嘴唇触碰過的当地,手指上登时呈现一抹妖媚的红color。

    男人悄悄挑眉,许若晴唇角一抿:“厉总,请您稍等。”

    她從包里取出湿巾,递给厉霆晟,随后问道:“厉总,妳帶我来的这是哪里?据我所知,这恐怕不是什么临川闻名的金融机构吧?”

    依照方才車行进過的旅程,早已脱离了临川最昌盛的金融街区。

    看車库也不像是金融机构的車库,许若晴有些古怪,厉霆晟究竟帶自己来的是什么当地。

    厉霆晟擦掉自己脸上的口红后,伸手将许若晴困在一个狭小的范围内,眸光紧紧地锁在她的瓜子脸上。

    许若晴乃至能够感受到厉霆晟火热的呼吸,悄悄地喷洒在自己的脸颊上。她下认识地想要逃避,听到厉霆晟沉笑一声:“躲什么?现在还害臊?昨天晚上的时分那么主動,现在知道要躲了?”

    不提昨天晚上还好,一提昨天晚上,许若晴的脸就更红了。许若晴历霆晟《厉少的寻妻之路》免费小说阅读

    许若晴:“妳已然帶我出来应付,告诉我什么场合,我也好有个心思准備,如果是正式场合,或许我应该补个妆......”

    “不必。”厉霆晟的声响中,帶着几分笑意:“现在就很美观。”

    许若晴缄默沉静了几秒后幽幽地说:“妳该不会是想把我卖了吧?”

    厉霆晟听到这话,沉声笑了起来:“我要卖妳,妳看有人敢买么?”

    ......

    许若晴跟从厉霆晟进入建筑物,来到现场之后,她环视一周,装饰颇有品尝,显示主人的喜爱。

    来的人都是社会名流,明星简直都见不到。

    在真实的豪门圈子中,演艺圈的人并不入流。

    这是一个真实的豪门圈子交际的现场,不知道是哪个富豪的私家拍卖会。

    许若晴抿着唇,缄默沉静了几秒后,她淡淡地说道:“厉总,我觉得妳是真的想将我卖了吧......”

    私家拍卖会,居然帶着一个女助理就来了。

    再看看其他人,帶的都是什么穿戴豪华礼裙的美人。

    厉霆晟嘲笑一声,随意地问道:“谁敢买妳?”
妳在忧虑惊慌什么?”

    叮——  许若晴:“那我先将合同文件交给李安,还需求盖一份公章。”

    说着,许若晴转過身准備脱离办公室,却被厉霆晟叫住:“等等。”

    许若晴疑问地转過身。

    厉霆晟拿起放在一旁的西装,慢条斯理地穿上之后,從衣架上取下一条领帶,递给许若晴:“今日早上出来的匆忙,忘掉打领帶了,需求费事我的助理帮我收拾一下。”

    许若晴:“......”

    厉霆晟哪里是出来的匆忙?

    他便是成心不打领帶,顶着吻痕大模大样地在公司里走来走去。

    让公司里的所有人都知道,他昨天晚上与一个女性翻云覆雨。

    當然,翻云覆雨铁定是没有的,不然她现在的腰早就斷了。

    许若晴手指捻起厉霆晟手中的领帶,走到厉霆晟面前,抬手将领帶绕在他的脖颈上。

    两人离得很近,能够感受到彼此之间的呼吸。

    许若晴手指悄悄用力,帮厉霆晟系好领帶之后,感觉方位不太對,又强迫症帮他调整好领帶的方位。

    略微退后几步,看方位没有任何问题之后,许若晴悄悄地说:“好了。”

    ......

    脱离公司的时分,两人正巧看到從公司脱离的厉夫人。

    厉霆晟深深地瞥了一眼自己的母亲:“妳方才说她去了十七楼?”

    许若晴悄悄地“嗯”了一声:“對。”

    厉霆晟眼底的乌黑,比方才深了几分,随后他唇角扯了一下,没有再多说什么。

    路上。

    窗外的光景,飞速后退。

    黑color的加長林肯在路上飞速行进,许若晴望了一眼車窗外的景色,侧過眸悄悄地问自己身旁的男人:“厉总,您要帶我去哪里。”

    来临川现已一段时刻,临川闻名的金融机构,许若晴作为厉霆晟的助理,早已一目了然。


    电梯到了十七楼。

    电梯停下,厉夫人愣了一下,听到许若晴的话她差点气笑。

    厉夫人捏紧手中的文件,j告许若晴说:“好,好。我却是要看看,妳还能嚣张到什么时分!”

    厉夫人j告完之后,踩着高跟鞋,脱离电梯间。

    十七楼,她不是来找厉霆晟的么?

    许若晴悄悄皱起眉,想起方才厉夫人手中捏得那份文件,细長的柳叶眉悄悄蹙起,纠结了几秒。

    电梯最终在顶层停下。

    许若晴踩着高跟鞋,脱离电梯间。她手里的复印件是刚刚拿到的一份合同,需求厉霆晟签名,之后再找李安盖公章。

    推开办公室的门,许若晴走到桌前,将合同放到桌上:“厉总,这里是与putao牙公司进行商务协作的公司,需求您进行签名。”

    许若晴说着,眸子悄悄垂下,目光所及之处,正巧便是厉霆晟的锁骨处。

    锁骨与脖子上的红痕,的确非常显着,难怪会引得他人的八卦与遥想。

    许若晴抿着唇,分明厉霆晟素日都会将领帶系到最高,偏偏今日将不打领帶,还成心将衬衣解开纽扣。

    不是成心的才怪,许若晴扁扁嘴。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搜索
文章归档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