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神帝飞天鱼最新章节 - 八一中文网

追更人数:25904人

小说介绍:八百年前,明帝之子张若尘,被他的未婚妻池瑶公主杀死,一代天骄,就此陨落。八百年后,张若尘重新活了过来,却发现曾经杀死他的未婚妻, 已经统一昆仑界,开辟出第一中央帝国,号称“池瑶女皇”。


万古神帝飞天鱼最新章节 - 八一中文网开始阅读>>


10070.jpg
    “霹雷。”

    张若尘的左手,一掌打出去。

    一条巨大的龙影冲出,将两尊六劫鬼王撞得倒飞出去,鬼体爆碎,受了愈加严峻的伤势。

    “你们再敢猖狂,我现在就拧斷她的脖子。”

    张若尘将大曦王举在半空,脚尖离地,長髮披散而下,犹如一只美艳备至的女鬼。

    大曦王双手不断挣扎,挥出水晶圣杖,侵犯张若尘。

    “嘭。”

    张若尘手臂髮力,将大曦王轰然砸在地上,地上被砸得裂开许多缝隙。

    大曦王的嘴里,髮出苦楚的低吟,娇躯变得软绵绵的,全身圣气和精神力被震散,再也无法反击。

    四尊受了重伤的六劫鬼王,围在四周,目光凝重的盯着张若尘。

    张若尘取出易皇骨杖,扔了出去,道“它们就交给你了!”

    易皇骨杖中,响起一道邪异备至的笑声,化为一尊黑 骷髅,无比振奋的向四尊六劫鬼王冲了過去。

    现在,邪灵的实力,足以和规则大六合的九步圣王叫板,對付四尊受了重伤的六劫鬼王,天然是捉襟见肘。

    张若尘挽住大曦王的纤腰,夹在手臂间,冲入进薪火塔。

    “嘭。”

    运用缚圣锁将她缠住,扔了出去,丢在地上,摔落到天井的下方。

    张若尘一只手抓着缚圣锁,另一只手拎着沉渊古剑,指在大曦王的眉心,道“想死,仍是想活?”

    大曦王嘴角挂着绯红的血液,美到极点的脸蛋上沾满尘土,目光却很冷酷,衰弱的道“死……快些 了我……你不会是不敢吧?”

    张若尘知道,大曦王是在成心求死。

    畢竟,像她这样美若天仙的女子,落入敌人手中,绝對不或许再像从前那样风景无限的活着。

    死,才是脱节。

    “已然你想死,我就偏要你活着。可是怎样活,却得我说了算。比方,将你送进昆仑界最下贱的青楼,或许脱光你身上的富丽衣衫,将你帶到商子烆的面前,用最羞耻的手法役使你……你惧怕了吗?”张若尘道。

    對于敌人,张若尘没有一丝怜惜。

    大曦王的眸中暴露寒光,既是愤恨,而又有一丝惊骇。

    张若尘又道“當然,你若是乐意歸顺于我,或许为我做一件事。我却是可以让你风风景光的活着,或许风风景光的死去。”

    “做什么事?”大曦王问道。

    。

 第1844章 薪火塔亮

    天井坐落薪火塔的中心,也不知是运用什么原料炼制而成,呈碧绿 ,布满陈旧的纹印。纹印的形状,有奇兽、刀兵、灵药……等等。

    在薪火塔的第三百三十三层,天井被一颗神珠封住。

    神珠并不规则,犹如一颗直径丈许的顽石,有金 的金属镶嵌在里边,构成一道道弯曲的纹理,给人一种玄奇莫测之感。

    来到神珠下方,空间变得较为凝结,有些步履维艰。

    大曦王站在张若尘的身后,秀目中,闪现出一抹惊 “神核珠!这座塔中,竟然存放有如此至宝。”

    陈琉璃站在一旁,问道“什么是神核珠?”

    大曦王闭口不言。

    畢竟是名動天庭万界的无影仙子,即使沦为阶下囚,心气仍旧很高,怎样或许答复一个圣者提出的问题?

    张若尘可以让她屈从,那是由于张若尘具有打败她的实力。

    张若尘道“神核珠是從地底挖出,内蕴稠密的神力,珠中诞生有许多奥妙的规则,堪称是六合至宝。”

    “有大才智者猜想,神核珠是远古真神身后,尸身埋在地底亿万年,经過大地不斷的挤 ,地火長时刻淬炼,再加上六合灵气、日月星光的蕴养,构成的类石质至宝,坚 程度堪比至尊圣器。”

    “當然,也有一说,神核珠是大地孕育出来的生命,毕竟有一天,会有先天崇高破珠而出,称霸全国。”

    “这颗神核珠,应该便是薪火塔……或许说,整个東域圣城的上古铭纹的中枢。”

    张若尘在神核珠上,找到一个与薪火令概括如出一辙的凹坑,随即取出薪火令,将其放置进去。

    彻底符合。

    天井中,薪火逐渐变得活泼。

    张若尘向撤退了三步,盯向身旁的大曦王,道“接下来,你依照我的叮咛去做,若是敢耍花招,我必定会让你懊悔。”

    大曦王相當聪明,天然知道张若尘要她做什么。

    她却不得不從,由于接受不起,违逆张若尘指令的价值。

    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當然大曦王也在考虑,反败为胜的方法和抽身的战略。她可不认为,协助张若尘催動了薪火塔之后,张若尘真的会放過她。

    张若尘早已让陈琉璃,将大曦王身上的各种物品都搜走,并且运用秘法,封住了大曦王的圣脉和经脉。

    只動用精神力,大曦王想要從张若尘手中逃走,明显是不或许的事。

    张若尘解开對大曦王的精神力封印,道“你将精神力打入神核珠,催動薪火塔催動,操控上古铭纹。”

    大曦王的圣心又变得透明透彻,可以明晰感知,周围的物质结构和六合规则。

    她悄悄活動纤長的玉指,道“张若尘,你太自傲了吧?真的认为,我凭仗精神力,在你面前就毫无还手之力?”

    “你可以试试。”张若尘道。

    畢竟和大曦王交手了不止一次,张若尘對她的实力,仍是较为了解。

    唯一只需,她八步圣王地步的武道修为,有些出乎张若尘的预料。

    只凭武道,大曦王恐怕是可以与规则大六合的九步圣王时刻短交手,张若尘若不是在空间之道上面又大打破,运用了空间捉拿的手法,未必可以一击得手,将她拿下。

    再说精神力。

    大曦王的精神力,尽管相當健壮,但首要手法是侵犯圣魂,超控鬼魂。只需张若尘将她身邊的鬼王悉数击 ,再加上张若尘本身健壮的圣魂,天然也就不再惧她。

    就像精神力相同健壮的古松子,首要擅長的是炼丹,随意一个一步圣王,都能将他追 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大曦王若不是遇到了张若尘,即使對上道域境的强者,也有一战之力。

    精神力修士,终极是有缺点。

    这也是为何,當初张若尘主修武道,而不主修精神力的原因。

    大曦王犹疑了好久,毕竟仍是没有出手,依照张若尘的指令,右手五指向神核珠隔空一按,健壮的精神力涌出去。

    “哧哧。”

    神核珠内部的金 金属,散髮出刺意图金芒。

    紧接着,许多秘纹闪现出来,犹如蝌蚪文一般,在神核珠的外表沉浮和流動。

    天井中的薪火,变得愈加活泼,不斷上涌。

    薪火塔的榜首层,被薪火点亮。

    紧接着,第二层,也被点亮。

    當第三层薪火塔也闪现出亮光,顿时天井的井壁上,呈现许多上古铭纹。

    “哗——”

    以薪火塔为中心,上古铭纹不斷被激活,向远处延伸,很快便是包裹住整个東域圣城。

    東域圣城的修士,昂首向上瞭望。

    只见,云层上方,呈现了一张光网。

    一只只神兽的虚影,在云中凝集出来,散髮出健壮的气味,有翼龙,有苍狼,有金蚺……,整个東域圣城的修士,如同是回到上古年代。

    顷刻后,薪火塔的第四层,第五层,第六层,也点亮。

    上古铭纹被激活得更多,那些神兽虚影散髮出的威势,变得愈加惊骇。

    海面上,神崖先生、慕容叶枫、姜云冲,皆是中止战役,退到三个不同的方位。

    不得不说,阵法地师确实是强得反常,即使慕容叶枫借来了九凤鼎,也要与姜云冲联手,才干与他平起平坐。

    “上古铭纹总算仍是被催動,看来大曦王现已得手,哈哈,太好了,東域圣城已在咱们的掌控之中,你们二人还不赶忙逃命?”神崖先生手捋長须,抑郁的心境一网打尽。

    面對慕容叶枫和姜云冲的张狂侵犯,神崖先生手法全出,也仅仅牵强挡住。

    持续战下去,成果难料。

    可是现在,大 已定,神崖先生的心中开端考虑,该怎样除去慕容叶枫和姜云冲,让昆仑界坠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慕容叶枫道“你就那么必定,是你们的人,掌控了上古铭纹?”

    神崖先生暴露一道较为得意的笑脸“東域圣城的上古铭纹,至少也要五十九阶的精神力强度,才干催動。”

    “现在的東域圣城,除了老夫和大曦王以外,哪里还有第三个精神力五十九阶的修士?就算有,也未必知道,该去哪里催動上古铭纹。”

    “这下糟了!”慕容叶枫和姜云冲的心,都是悄悄一沉。

    ……

    …………

    東域圣王府的主城,驻守有二十万精锐府兵,更有陈家先祖留下的九品阵法看护,可谓是固若金汤,为整个東域防护最严密的当地之一。

    但,大圣都难以攻破的府城,现在却是残垣斷壁,尸骸遍地,尸横遍野。

    一座座富丽的殿宇,燃烧了起来,冒出火焰和黑烟。

    有的陈家子弟,被 得跪伏在地,浑身不能動弹。有的被刺死在墙面上面,鲜血如同朱砂泼墨。有的结成合击阵法,正在苦苦支撑,抵御前来侵犯的圣境强者。

    神崖先生等人策划已久,在陈家得知音讯之前,就差遣了强者潜入进東域圣王府。正是运用里应外合的手法,才将看护府城的九品阵法,破开了一道缺口。

    戮声、惨叫声、乞求声,交错成一片,谱写出一曲血与泪的哀歌。?进攻東域圣王府主城的道域境强者,多達三位,各个都如神魔一般。他们躲藏在暗处,没有暴露真身。

    很明显,他们的身份非同一般,不想被人认出来。

    但,他们随意隔空打出一掌,都如同翻天大印,可以拍死一大片修士。

    東域圣城有许多实力赶来拯救,却被躲藏在暗处的道域境强者,打得溃不成军,死伤许多,尸身堆积了厚厚一层。

    除了三位道域境强者,还有交游人、去行者……等等九步圣王之中的高手。

    其实,在许多修士看来,没有周天大阵和九品阵法的看护之后,任何一位九步圣王,都有横扫陈家的实力。

    可是,神崖先生干事慎重,差遣出了十多位九步圣王。更有三位道域境奥秘高手保驾护航,务必要灭了東域圣王府。

    间隔東域圣王府主城大约两百的方位,有一座灵山。

    此时,天初仙子、屠夫、白痴,站在灵山顶部,瞭望远处的战场。

    白痴摇头叹道“真是惨,就没有人出来掌管公正吗?巡天使者呢?”

    天初仙子的目光深邃,看不出什么波動,淡淡的道“神崖先生在天宫的布景很大,已然要動手拿下東域圣城,必定是现已给巡天使者打了招待。而巡天使者,八成也能分到一份优点。”

    屠夫道“弱界还谈什么公正?力气便是公正。说究竟,仍是由于昆仑界太弱,没有一个可以震撼各方的强者。”

    “试想一下,若是阎无神是昆仑界的修士。这些家伙,恐怕是底子不敢踏入昆仑界,还敢像现在这么肆无忌惮?”

    白痴急速捂着 口,道“别提阎无神,我的心脏受不了!若不是,天宫的四大天王,现已赶去對付他,我也不敢来昆仑界。”

    天初仙子的嘴唇,悄悄動了動,道“惋惜,昆仑界积德行善战来得太早了一些,若是能再等几年,或许他能……”

    说了一半,天初仙子察觉到六合圣气在哆嗦,当即停下来,抬起螓首,看向上空。

    。

 第1845章 张狂碾 

    東域王陈胤,單手拎着血淋淋的战戟,身形筆直的站在一座崩塌的灵山顶部,身上伤痕累累,战得很是惨烈。

    他的目光,环顾四周。

    眼前是尸山血海,凄凉无比。

    東域圣王府还活着的半圣和圣者,绝大多数都受了重伤。其间有几位半圣,圣体现已在崩碎的邊缘。

    以交游人、去行者为首的圣境修士,悉数都穿戴黑袍,身上浓罩着黑雾,可以遮挡身形和容貌。

    很明显,他们不敢暴露身份,担忧留下依据,被人告到天宫和积德行善神殿。

    一道道黑袍身影,站在灵山下方,并没有持续侵犯。

    反而,他们的眼中,帶有一抹忌惮之 。

    由于从前陈胤运用出一张符箓,凝成一道 戮之光,斩掉了一位九步圣王。

    戮之光相當可怕,即使是交游人和去行者这种等级的强者,也没有十足把握抵御住。

    那是中古时期的陈家先祖,留下的符箓,为陈家的见识之一。

    这种见识,用一件少一件。

    花藏影悄悄摇動白骨扇,风姿潇洒的站在半空,声响动听“陈胤,你持续顽于反抗,只会害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