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权人作者岑寨散人(主角方晟、赵尧尧)小说全文免费

追更人数:774人

小说介绍:大学生村G遇到贵人连升三级,G场情场两得意。一边是高冷女神,一边是霸道御姐。两个同样身世成谜,水火不容的女人让他左右为难…


掌权人作者岑寨散人(主角方晟、赵尧尧)小说全文免费开始阅读>>


10253.jpg    本想方晟应该顺势主张暂缓撤区设区,谁知他又旗号清楚地挺吴郁明,提出的方法愈加强 ,究竟几个意思?

    算了,看不了解就不搅乎,万言不如一默。所以两人安坐如如来佛,從头到尾没说一个字。

    看着各怀心思的常 们,吴郁明暗暗感叹。甭说魏昌成、梅秋等老干部,就算心境活泼的慕達、耿大同等人,天晓得揣什么鬼心思,更甭说不行捉摸的方晟,这趟京都之行究竟干了些什么,從那些老家伙嘴里又得到哪些新旨意?

    闭会后,方晟惦记着上午有客人访问,箭步出门下楼,到了楼梯口后边有人叫道:

    “方 長,有件事儿想单个交流一下。”

    竟然是慕達!

    自從空降鄞峡以来,慕達從没單独与自己攀谈過。

    方晟心里“格登”两声,笑道:“慕 的事儿必定很重要了,我选耳恭听。”

    遂跟着慕達转到角落无人处,慕達低声道:“上星期有企业老板实名告发张荣 長,有录音,有人证,考虑到人家刚到鄞峡,又是 正府领导,咱纪 没有查办 ,不方便拿到常 会揭露评论……想来想去仍是请方 長出头找當事人说话,最好暗里处理掉,别把作业闹大,捅到省纪 就欠好了……”

    说着從包里取出沉甸甸的档案袋意味深長送到方晟手里。

    “好,我尽管着手处理,”方晟道,“等作业处理了,必定要让张荣 長亲身到纪 感谢慕 !”

    话说得很明晰,要表達谢意的是张荣,方晟可不会认这个情面。

    在地级 层面, 對于查办副厅级干部十分稳重,一般来说能捂就捂,绝少主動曝光。

    原因很杂乱,首要有三方面考虑:一是如慕達所说地级 纪 没有查办 ,有必要由省纪 介入,届时拔出萝卜帶出泥引出一大串就糟了;二是副厅级一般名列 领导班子队伍,曝光出去影响领导干部形象,也影响区域形象;三是 至副厅一般在省里都有布景,因而除非省纪 主動介入,地 级何须捅这个马蜂窝?

    详细到张荣,我们都知道是肖挺的愛将,尽管肖挺被贬到c, 场的事谁说得清?没准几年后肖挺咸鱼翻身呢?或许没翻身,又回双江當省 呢?

    于情于理,慕達都有必要卖这个情面。

    回到作业室,客人已整整等了两个多小时,见到方晟箭了好几回都没入榜,终究不得不签约成为大学生村 。

    因而来说俞晓宇有机遇考上教育厅,不用定代表往后能考上财 厅、税务 、髮改 ……

    许多时分便是这样,一次机遇遇改动一个人的终身,错過就错過了,永久不或许从头再来。

    混迹 场十多年,方晟自问并非路见不平义愤填膺的愤青,有必要恪守一些潜规矩,有必要對某些显失公正视若无睹,有必要有时昧着良心签不应签的字,说不应说的话。

    但是方晟心里深处很推重规矩,十分厌烦为一己私益违反规矩的做法。

    以何杏为例,做的饭菜可口甜美,也長得美丽婉转,但下岗就下岗,方晟没想過動用 力为她搞教师编制,直到她凭实力自己考上;之后齐垚使用 長秘书身份各个环节打招待,把她借用到 办,方晟十分恶感。

    为什么呢?

    与方晟设法把楚中林、肖翔、齐志建等人调到京都不同,他们本身都有实力,适宜担當要职。何杏仅仅教师身世,没有一点点 场阅历,这种過于显着的帮衬就叫“走后门”,是严峻损坏规矩的做法。

    仅仅,于道明不会了解方晟的主意。京都传统宗族身世的他從小习气于享用各种特 ,他脑子里的规矩便是“强者为王”,不或许体会到弱势团体面对强 欺负时的失望与痛苦。

    就好像方晟參加公事员考试被白翎误解进了 ,面试彻底失利后的糟糕心境。

    于道明九成不愿帮忙,许玉贤又不分担教育,省 高层就盼望不上谁出头说句公道话了?

    翻开窗户深呼吸新鲜空气,方晟忽然浮起个主意:这种事在双江规划内,有岳君光做后台就算顶到天了,可在京都算个屁啊!

    当即打电话给乔莲闺蜜团中的一位,齐女士,老公是教育部常务副部長!

    接到方晟的电话,齐女士快乐得不得了,说这道破事儿没问题,立刻帮方 長办到位。

    方晟知趣地说下次请你喝茶。

    好好好,那就说定了禁绝赖皮啊……齐女士显着對喝茶更重视,乃至连茶室都抉择好了。

    上午十一点钟,省教育厅厅長接到教育部人事司的电话,對舆情标明高度关怀,并严厉指出人事处作业人员有关“师范及相关专业”的解说很不专业,彻底是强词夺理,根柢不适宜在这样重要的岗位上!

    “必需求有對考生担任任和专业科学的解说,不然教育部会出头掌管公道!”對方说完便挂斷电话。

    厅長当即叫来常务副厅長、作业室主任、人事处处長等人紧迫商议對策,正在犹疑是否向岳君光陈述教育部的心境,厅長作业室红 电话又响了,这回是中纪 二室打来的!

    對方相同关怀双江教育厅因公考引髮的舆情,关怀其间究竟有没有告发者所说的内幕,假使如网上所说那个名额早已内定,那么“有关方面”会介入查询!

    话说得迷糊,心境却不迷糊!

    厅長也是见惯大局面的,盗汗都下来了。

    如方晟所估量,原本從厅長到厅领导班子都觉得岳君光出头,根柢上在省内盖着天了,什么事儿顶不住?就算沈高知道这件事也不至于为个名额跟岳君光争吵。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