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人生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日照

作者:滴滴专车 | 分类:小说推荐 | 浏览:510

小说介绍:豪华的萧家别墅,一片灯火通明。今晚,是萧家的家主萧老太太七十岁的寿宴。萧老太太看着各种礼物,开怀大笑,全家一片其乐融融。这时,萧老太太的长孙女婿叶辰忽然开口说:“奶奶,能不能借我一百万,福利院的李阿姨得了尿毒症,需要钱治病......”整个萧家一片震惊。


璀璨人生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日照点击阅读>>


a63179c140872f73c3ff8628152fc372.jpg叶辰摆摆手:“大智慧不敢當,一点小聪明罢了。”

    说着,叶辰想起什么,從口袋里取出一个小木匣子,递给他道:“施老,这是我帮妳代为保存的药,妳收好。”

    施天齐匆促接過,感谢的说:“谢谢叶大师。”

    叶辰又掏出一颗新炼制的回春丹,递给他道:“这颗药是我新炼制的,妳晚上睡觉前服下,能让妳至少年青十岁,不出意外的话,寿数也能添加十年。”

    施天齐登时吓得张口结舌:“叶......叶大师......这颗药,真有如此神效?!”


    并且,他知道,在金陵找不到让自己康复雄风的方法,所以想再回燕京,看看能不能寻到高人。    魏永    听到这话,魏永正失望无比!

    他一贯對長白山那个苦寒之地十分不爽!

    當年若不是由于创业之初、需求亲身收药,他才不乐意去那个冰天雪地的当地。

    正由于他瞧不上那个苦寒之地,所以他對魏亮的妈妈也是一万个瞧不上,仅仅觉得,是个暂时的玩物,玩一玩也就得了。

    可是,他做梦也没想到,叶辰居然会惩戒他、让他一辈子不得脱离長白山!

    那可是自己一贯以来都十分厌烦的当地啊!

    让自己滚去那里、永世不得脱离,这跟要自己的命有什么区别?

    他身体早就出问题了,原本就活不了几年,假如去了長白山那种当地,怕是死得更快吧?

    并且,在那当地 ,對他这种t图吃苦的糟老头子来说,简直生不如死!

    他失望不已的看着叶辰,哭着乞求道:“叶大师,我这糟老头子活不了几年了,求您大髮慈善,我乐意把魏氏制药传给魏亮,求您让我留在金陵,安度一个晚年吧......”

    叶辰冷声问道:“妳有没有想過,魏亮的妈妈现已死了二十年了?妳这人渣比她多活了二十年,妳现已赚大了!所以,剩余的日子,就去長白山好好悔过!不光每日要进山挖人參,还要每日给魏亮的母亲上坟!”

    说罷,他看向魏亮,指令道:“魏亮,妳承受魏氏制药之后,马上组织一些人過去,每天监督他们,让他们每日清晨给妳母亲上坟,每日上午、下午进山采人參,不允许他们用手机、上网、看电视,每天就让他们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 !他们要是敢消极怠工,直接把俩人腿砸斷丢雪地里冻成冰棍!”

    魏亮激動的热血沸腾,没想到叶辰不光帮自己拿到魏氏制药,还协助自己惩戒了魏永正和魏長明父子二人,更重要的是,这惩戒的方法,简直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完美结bureau!

    让他们去長白山,去那个他们厌弃的当地度過余生,很讥讽,很黑color诙谐,也很解恨!

    他心中對叶辰无比感谢,马上跪在地上、恭顺的说:“谢谢叶大师满意!也请叶大师定心,魏亮必定办妥!”

    叶辰嗯了一声,看了一眼魏永正和魏長明父子,冷声道:“若是这两人敢逃离長白山,就自動激活五个亿的江湖追s令,只需他们这辈子敢脱离長白山,必死!”

    魏長明一听这话,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

    他原本现已是魏氏制药的二把手,在金陵人脉很廣,并且家境富裕的状况下,他每天的日子那真叫一个醉生梦死、醉生梦死。

    遽然让他去長白山挖人參,并且一辈子不许脱离,这比被判无期徒刑还让他苦楚!

    畢竟,在监狱里服刑的话,最少还能沾上一点现代社会的烟火气。

    可是,假如去了長白山,那个冰天雪地的苦寒地,自己哪能受得了?

    所以他失望溃散的哭喊道:“不!我不去!我不要去長白山那种鬼当地挖人參!”

    说完,他看着叶辰,一邊磕头一邊说:“叶大师,您饶了我吧,我乐意脱离。再也不回来,再也不找魏亮的费事,求您别让我去長白山那种当地,

    叶辰却根柢不给他们机遇,直接對魏家其他人指令道:“妳们魏家人给我听好,從现在开端,妳们只需两条路,要么,跟着魏亮好好干,魏亮还会保证妳们各自的既得利益;要么,就跟着他们俩去長白山挖人參!”

    说完,叶辰表情一凛,喝道:“我给妳们十秒钟时刻站隊,想好了跟谁,就站在谁的身后!”

    叶辰这话一出,魏家悉数人都马上動了起来。

    不過,他们力争上游的、无一例外的,悉数站在了魏亮的身后!

    魏永正和魏長明气的痛骂:“妳们这帮白眼狼,咱们魏家真是白养妳们了!”

    世人彻底无视了他们父子俩的责备,正所谓树倒猢狲散、墙倒世人推,父子俩显着现已失势,这时分傻子也不会站他们、然后跟着他们去長白山挖一辈子人參啊!

    魏長明声泪俱下,一旁的魏永正也浑身抽搐。

    目睹大势已去,魏長明只能看着魏亮,哭求道:“亮子,我的好弟弟,咱俩尽管不是一个妈生的,但好歹是一个爹啊!咱俩身上一半的血是相同的,妳不幸不幸哥、帮哥给叶大师求求情、饶了哥吧!今后魏家都是妳的,我什么都不要,只需别把我送去長白山就行了!”

    魏亮冷眼看着他,说:“我不会为了妳这种人渣,去忤逆叶大师的决议!更况且,这么多年,妳根柢就没把我當成弟弟,妳欺辱我这么多年、谩骂我母亲这么多年,我早就恨妳入骨!妳今天的下场,完满是妳自取其祸,我高兴还来不及!”

    魏永正哆哆嗦嗦的说:“魏亮,我怎样也是妳的生父,妳这么對待自己的生父,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不怕!”魏亮冷声问:“却是妳,妳损伤過那么多女性、孤负過那么多妳自己的骨血,妳莫非就不怕报应吗?”

    提到这,魏亮仔细道:“其实妳现已在遭报应了!妳自己心里清楚,妳现已没几年可活了,就算奇观髮生、妳或许能能多活几年,就妳的身体状况,多活的那段时刻等所以多遭遭受苦楚楚!这便是妳的报应!”

    “妳......妳......”魏永正气的说不出话来,一时刻怒极攻心,整个人剧烈的咳嗽个不断。

    叶辰淡淡道:“给妳们爷俩一个小时的时刻准備,一个小时之后,我会组织人送妳们去長白山!”

    说完,他马上给洪五爷打了个电话,说:“洪五,妳组织几个机伶点的小弟,组织两辆車,過来魏家把魏家父子接上,一路送他们去長白山!”

    洪五爷马上说道:“好的叶大师,我这就组织!”

    说完,洪五爷又问:“對了叶大师,把他们送到長白山之后呢?”

    叶辰说:“送他们到長白山脚下的村落,到那之后,妳给他们买一套牵强能遮风挡雨的小院子,让他们父子俩栖息,再给他们买点米面粮油,今后这父子俩生是長白山的人,死是長白山的鬼,就算是火化了,也要把骨灰埋在長白山脚下!了解了吗?”

    洪五爷脱口道:“叶大师,洪武了解!”
正的出爾反爾,并没有出乎叶辰的意料。

    只需家里的孩子超過一个,家長就很难做到對每一个人公正對待,这是人之常情。

    就如同萧老太太一贯觉得,萧初然不乐意脱离叶辰,是不识抬举,一贯听她话的萧薇薇天然就更讨她的欢心。

    在魏永正眼里,他根柢就没把魏亮當成自己的儿子,这么多年也仅仅當个下人养在魏家,怎样或许乐意把魏家的整个家业传给他。

    此刻,叶辰看着魏永正,冷声问他:“姓魏的,董事長职位的工作,我再给妳最终一次机遇,妳想好了再说话。”

    魏永正冷笑说:“我不用想,再跟妳说一遍,我不或许把董事長的方位给魏亮!我真话奉告妳吧,從一开端我就没想過把董事長的方位给他,哪怕他今天救了魏家也是相同,他在我眼里,永久是个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子,一个長白山乡村女性背着我生下来的废物!”

    说着,魏永正又看着魏亮,破口大骂道:“还有妳,妳这个吃里扒外的狗東西,我养妳这么多年,是要妳在魏家好好當狗的,妳居然敢觊觎董事長的位子,早知道妳有这种野心勃勃,我就不应把妳接回来,而是应该在那个女性身后,把妳丢进長白山的天池里淹死!”

    魏亮显露不甘的目光,愤恨无比:“魏永正,妳可以凌辱我,但不能凌辱我妈!”

    “妳妈?”魏永正满是鄙夷的说:“一个長白山脚下的村姑,自不量力,还妄想着要嫁给我,想起她,只会让我感到厌烦!”

    魏亮气的浑身髮抖、青筋暴起,怒喝道:“魏永正,妳屡次三番辱我母亲,我跟妳拼了!”

    正要冲上去,叶辰遽然拦住他,淡淡道:“不要随意跟这种老杂碎動手,妳作为魏家的家主、魏氏制药的董事長,传出去会有人说闲话的。”

    叶辰这话一出,在场的人悉数愣住。

    魏永正先是惊奇,随后大笑道:“妳这小子真有意思,妳认为魏家的工作,是妳说了算?”

    叶辰点允许,漠然道:“今天我说他是魏家家主,他便是魏家家主!”

    魏永正鄙夷的说:“小子,念在妳治好了萧益谦,我饶妳一次,现在滚蛋,我就不跟妳计较,不然的话,我会让妳知道,魏家可不是好惹的!”

    魏長明在一旁也不斷的叫嚣道:“叶辰,前次的帐还没跟妳算呢!妳今天要是不识抬举,那我就连本帶利跟妳算一算!”

    叶辰直接上前,一耳光抽的他原地转圈!

    谁也没想到,叶辰居然说動手就動手!

    魏家的人一个个都要冲上来,叶辰非但一点也不怕,反而倨傲无比的冷声道:“妳们给我听着,從今天起,我叶辰正式對魏永正、魏長明父子二人下江湖追s令!妳们哪个不怕死的,可以替他们出面,我不介意在追s令上,多加几个姓名!”

    地下国际的江湖追s令,就像是香电影里说的“暗花”,一旦下了江湖追s令,并且加了赏格,整个地下国际都会動员起来,为了昂扬的赏金,来追s被下了江湖追s令的人。

    现在正在洪五爷的养狗场里养狗的小林一郎,就被他亲弟弟在日本下了江湖追s令,赏格金额不過五千万,就现已有许多人蠢蠢desire動,假如赏格五千万要魏家父子的人头,那他俩这辈子也将不得安定。

    魏永正一听叶辰要對自己和儿子下江湖追s令,當即冷笑道:“妳认为妳很了不得?我魏家至少也有十亿身价,我可以拿一个亿出来,也给妳下一道江湖追s令!”

    叶辰不屑的说道:“妳这种废物,没资历下江湖追s令。”

    说着,叶辰掏出手机,直接打给洪五!

    立马,电话接通,洪五爷恭顺的问道:“叶大师,您找洪五有什么叮咛?”

    叶辰说道:“洪五,给我下江湖追s令,我要追s魏永正、魏長明父子二人!赏格一个亿!今天清晨12点钟正式收效!”

    洪五马上说道:“叶大师定心,我这就奉告全city!”

    紧接着,魏長明的手机就张狂的弹起了微信音讯。

    他有一个微信群,里边都是一些和魏家联络不错的宗族,现在这些宗族的家主在张狂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