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元朗《仕途无悔》大结局免费阅读

追更人数:9796人

小说介绍:人生如戏,命运如此。心有百姓,大公无私。厉元朗身处错综复杂的情势下,披荆斩棘,迎难而上,谱写一曲新时代的壮丽篇章…


厉元朗《仕途无悔》大结局免费阅读开始阅读>>


10235.jpg
    可是,從各方回馈来的音讯,却让他绝望无比。

    水庆章情绪坚决,公事公办,一点体面不给。

    章昭急得抓耳挠腮,这些日子茶不思饭不想,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

    可他没方法,他再有钱,在 力面前,金钱何足挂齿。

    怎样办?

    思来想去,经人点拨,他才想到走厉元朗这一条路。

    托付史明联络厉元朗,把他请到酒桌上,诚实抱歉不说,还提出容许任何条件,只求厉元朗不计儿子年少不懂事,能够暗里处理。

    只需厉元朗赞同,其他的就好 作了。

    万万想不到,厉元朗和水庆章一个情绪,没得商议。

    章昭真是 哭无泪,冷寒是他仅有的儿子,是他斗争的動力。

    一旦儿子进去,哪怕只判三年两载,这个污点将随同他终身,这辈子都抹不掉。

    他才十八岁,人生最好的岁月。

    况且章昭家财万贯富甲一方,这么一个不差钱的人,居然连儿子都不能保护住,传出去對他有多大的负面影响。

    他從小就没有陪同儿子,在儿子最需求他的时分,他却力不从心,这顶不负职责的大帽子,将会對他形成怎样的担负和 力。

    章昭越想越懊丧,越想越绝望,抓起桌上的酒杯,咕咚咚将一大杯红酒喝干。

    这还不算,當他伸手要拿起五粮液的酒瓶给自己灌醉之时,史明却一把按住,恨铁不成钢的数说道:“你这是干什么,小寒的工作又不是没有其他方法,你就这么妄自菲薄,太让我绝望了。”

正文 第826章

    章昭瞪着猩红的醉眼苦笑道:“能有什么方法,该想的我都想遍了,谁能压服水庆章,压服厉元朗!”

    史明托着下巴沉吟道:“我却是想起一个人来,估量他准行。”

    “谁啊?”

    史明趴在章昭耳邊,悄然说出那个人的姓名。

    章昭的目光登时变得精亮起来,惊诧说:“真要是这样,也只需他才有这个才能了……”

    厉元朗上班后的第二天,接到方玉坤的电话,让他去一趟。

    他还古怪呢,昨日刚给方玉坤报告完 这段时刻的作业状况,方玉坤找他还有什么事?

    和以往相同,方玉坤见到厉元朗仍然很气,乃至气的有些過了头。

    给厉元朗敬烟,还非要给厉元朗亲自点上。

    厉元朗哪里肯承受,急速摆手说:“方 長,我先不抽,这几天喉咙不舒服,少抽点好。”

    方玉坤不怎样吸烟,允许回应说:“少抽好,烟这玩意抽多了對身体没优点。”

    说完题外话,方玉坤在沙髮里正了正身子,说:“婷月的工作我传闻了,非常愤慨。你说一个小毛孩子居然酒驾撞人,还闯祸逃逸,这事放在谁身上都不会宽恕的。”

    果不其然,厉元朗感觉方玉坤找他一定准有其他工作,万不成想,居然说到冷寒这件事上来。

    “不過嘛……小惩大诫治病救人,是我 的优良传统。冷寒岁数还小,他当然犯了法,抓他判他都是应该应分的。可我们也要为他考虑一下,他往后的路还長,身上背着坐牢的污点,这辈子都受影响。元朗,是不是能够给他个时机……”

    厉元朗很是古怪,方玉坤居然为冷寒當说,形似他和章昭也有联络?

    他欠好當面拒绝,仅仅表态自己会认真思考的。

    一个方玉坤不算,在 府走廊里遇见穆启智的时分,他拐弯抹角也说到相似主意,只不過不是那么激烈,随口一说,感觉更像是为了完成任务,敷衍塞责。

    接下来,常务副 長范仲谋直接把厉元朗叫過去,一支烟的时间,就把替冷寒求情的意思表達清楚。

    别看范仲谋仅仅常务副 長,可他是这座 府大楼的二号人物,仅次于 長鲁为先。

    厉元朗要想在 府办做下去,这位范副 長也是不能开罪的人。

    和對待方玉坤相同,厉元朗只得以考虑为由搪塞過去。

    其实,不论史明或许穆启智,亦或范仲谋,这三人找他说情,他都不觉得意外。

    由于寒天薇曾提起過这些人的姓名,弦外之音她和他们联络很深。

    厉元朗以为这是寒天薇拉大旗扯皋比,估量实在和这几人联络要好的不是寒天薇,应该是章昭才對。

    却是鲁为先专门找厉元朗過问此事,他觉得有点难以想象。

    鲁为先是老金家的嫡派,一个小小的章昭,会有这么大的能量,和老金家扯上联络?

    金家人在廣南 的只需金维信,他这人为了能攀爬到更高方位,绝不会简单和商人交游亲近,简单给對手留下金钱方面的凭据,这對他来说,可是灭顶之灾。

    思来想去,厉元朗想到金家有个金岚,她是红顶商人,章昭会不会搭上这根线?

    史明的体面,厉元朗能够不给。包含穆启智,或许方玉坤,再或许范仲谋。要害是鲁为先都髮话了,并且话说得很重,与人便利与己便利,他期望厉元朗多多考虑。

    摆明晰是在给厉元朗施加 力,就差逼着他赞同放過冷寒了。

    厉元朗想想头都大,周末回到允阳水庆章家里的时分,虽然他在家人面前尽量坚持轻松,可仍是被水庆章髮现端倪。

    把他叫进书房,问道:“看你气 欠好,是不是作业上遇到麻烦事?”

    “爸,是这样……”

    厉元朗如数家珍的将和章昭碰头,以及之后 府多位领导压服他放過冷寒一事,具体告知了水庆章。

    想不到的是,水庆章接下来的一番话,让厉元朗深感不安和不解。

正文 第827章

    “何止是你,最近找我来當说的相同不少。他人不说,就连省 组织部長李军都劝我,得饶人处且饶人。还给我出了个馊主意,让我多向章昭要钱,哪怕把这筆钱捐给期望工程也是好的。你说说,这不是瞎说嘛。”

    听着岳父说起怨言话,厉元朗感同身受。

    正这时,桌上的电话响起,水庆章接听“喂”了一句,并说:“炳言省長,你好。”

    厉元朗知道这是省長曲炳言打给老岳父的,怕涉及到高层隐秘,站动身就想脱离。

    却见水庆章朝他摆了摆手,暗示能够留下来听。

    不知道曲炳言说了什么,水庆章仅仅“嗯,啊”的容许着,最大的改变便是有个很吃惊的表情,“真是这样?”

    通话时刻不長,大约五分钟罢了。

    可當水庆章挂斷那一刻,脸 变得严峻起来,已然没有方才的轻松了。

    厉元朗欠好问,只能等候水庆章亲口给他解疑。

    水庆章缓缓坐下来,拿過烟斗装满烟丝,厉元朗正要给他点上,他却渐渐放下。

    家里只從有了小谷雨之后,谷红岩就命令,房子里不允许有一丁点烟味。

    首要是为了孩子健康,才不到一个月的婴儿,小肺怎能经得起尼古丁的腐蚀。

    这一次水庆章没有任何辩驳,为了小外孙甭说不在家里抽烟,便是戒掉他都没有怨言。

    “爸,要不去外面阳台上抽……”厉元朗提议道。

    水庆章摇了摇头说:“炳言省長刚刚告知我,宫乾安和炳言省長说话时,提起過这件事,言下之意,说我有以 人的嫌疑。这个宫乾安,还真记我仇了。上一次我怼他,估量这辈子他都迈不過这个坎儿。”

    “我不在乎,宫乾安是省 ,可他还决议不了我的出息,只能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