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泽涛方怡梅红色仕途全集目录 - 笔趣阁

追更人数:1044人

小说介绍:一个草根进入G场,一路的升迁有着机缘的巧合,也有着实实在在的政绩,更有着G场那无处不在的Q谋之道,从青涩到成熟,从草根到顶峰,官C之门为他而开!


叶泽涛方怡梅红色仕途全集目录 - 笔趣阁开始阅读>>


10237.jpg

    看到叶泽涛看时刻,温芳道:“晚上还要回去”

    问这话时,温芳的心境却也并不是太好,知道叶泽涛在这京里有着家庭。再想到自己的状况时,心中就有些茫然。

    髮现了温芳的这状况,叶泽涛暗叹一声,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一些呢

    方才还激髮出来的反而淡了一些。

    掏了一支烟点着,叶泽涛就斜靠在床上抽了起来。

    伸手搂住温芳道:“今晚不回去了”

    紧贴着叶泽涛躺着,肌肤之间的那种触摸,温芳整个的身体都贴了上去,更多是把自己的双腿都夹住叶泽涛。

    她感到只需这样才有着与叶泽涛的一种紧密联络。

    “每當夜深人静时。我就睡不着,就想你”温芳轻声说道。

    叹了一声,叶泽涛道:“我的状况你是知道的。我不行能给到你一个家,假如,假如你有适宜的人,我也不会反對”

    叶泽涛的话说得理解了,假如温芳找到了适宜的男人,想成家的话,他是不反對的。

    说实话,说出这话时,叶泽涛都有着一种无法的感觉。

    听到叶泽涛这样一说,温芳猛地就坐了起来。也不管自己赤着的身子,就看向叶泽涛道:“你把我当作什么人了,我温芳已然跟了你,就决不会再找其他的男人”

    这话说得叶泽涛的心中杂乱之极,既有着一种感動,也有着一种深深的抱歉。

    温芳的泪水一会儿就流了下来。對叶泽涛道:“我知道我的岁数比你大一些,配不上你,也知道我在你之前有過出格的工作,但是,自從跟了你,天地良心,我就全神贯注的在做你的女性”

    叶泽涛道:“我是感觉對不起你,我有家有室的,你却孤單的一个人,咱们之间又不行能有任何的成果,仅仅不期望你不快乐罢了”

    在叶泽涛的脸上看了一阵,温芳整个的身子从头倒在了叶泽涛的身上,更是紧紧搂住叶泽涛的腰,说道:“横竖我也想开了,我这一生也就这样了,让我再投入另个的男人怀里,我自己都不习惯了,只需你要我,我就必定做你的女性”

    叶泽涛看向温芳,心中一会儿就有些不理解起来,这温芳到底是什么样的主见呢

    “这样吧,我先把话说在这儿,假如你真的找到了自己的美好,我也不会反對你2叶泽涛仍是表了一个态。

    看到温芳又要说话时,叶泽涛又说道:“其实,你说的话我很快乐,我又怎样或许不要你呢”

    听到叶泽涛并不是存有抛开自己的心思,温芳这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是怕叶泽涛不要自己了,脑筋中就回想了一下自己到了 里的状况,想到自己一切都做得很好,并没有做出出格的工作时,温芳也暗自松了一口气,更多是在想,往后还得留意一些,决不能与男人离得太近,叶泽涛但是力气强大的人,不免不会派人私自看着自己。

    叶泽涛那里知道温芳的脑筋中想着那种种的工作,對于温芳的情绪,他到也仍是满足的。

    就在两人说着话时,温芳的手机这时再次响了起来。

    光着身子,温芳动身去拿自己的包包时,叶泽涛就看到了温芳那光亮的背部。

    刚刚就有了一些 情,又看到温芳那诱人的背部,叶泽涛就從后边抱住了温芳。

    两人很天然就交接在了一同。

    回忆對着叶泽涛媚笑了一下,温芳这才從包内拿出了手机。

    一看手机时,居然是宋加诚打来的电话。

    一皱眉头,温芳道:“是宋加诚的电话”

    没想到的是叶泽涛听到了这话时,那 火居然有了一个更多强烈的增長,抱住温芳就快速動作了起来。

    感触到了叶泽涛的動作,温芳也是 情爆髮,相同充满了一种振奋。

    “宋 長,你好,我是温芳。”一邊動作着,温芳就接通了电话。

    宋加诚髮现十二点了,温芳都没有回去,这心中已是怒火在焚烧,對着电话大声道:“温芳,怎样搞的,团体观念还讲不讲了,咱们那么多人都在这儿等着你,你到好了,到了现在也没回来”

    温芳一愣,这宋加诚也管得太宽了吧

    “宋 長,我正在陪着人呢,这样吧,今晚我就不回去了,就这样。”说完这话,温芳一关手机,就与叶泽涛剧烈磕碰着,宋加诚的这个电话搞得两人都很動情。

    这时的宋加诚其实紧紧凑在手机悦耳着手机那方的状况,他听得出来,手机的那个方向似乎有着一种古怪的声响。

    温芳忽然挂了电话时,宋加诚的脸 就变得十分丑陋,他想起来了,似乎有着的那种磕碰声啊

    莫非

    宋加诚有些不敢想了。

    坐在那里,宋加诚不时看看手表,又是十多分钟過去了,宋加诚找出了何兰暄的手机号码就拨打了過去。

    这时的何兰暄与陈喜全刚做完那事,两人正在睡去。

    接到了宋加诚的电话时,何兰暄道:“宋 長啊”

    “何总,下面的人问我温芳那么晚了还没有回来的工作,我便是打一个电话问问,温芳怎样还没有回来,在家都挺忧虑的”宋加诚尽或许的让自己的口气平缓一些。

    何兰暄道:“是这样啊,温 陪我逛了一阵,看到晚了,我就开了房间让她住下了。”

    哦

    宋加诚道:“我还认为她见到老领导,陪着老领导的”

    何兰暄道:“嗯,你说的是叶 啊,他与咱们家老爷聊得快乐,我也开了一个房间,他就住在温 的近邻的,你定心好了,他们两人咱们都组织好的了,现在应该睡下了,不会有事的”

    打完了电话,何兰暄就對着陈喜全笑了起来道:“今晚估量宋加诚睡不着了”

    陈喜全在何兰暄的屁股上拍了一掌道:“就你多事”

    “哼,他宋加诚算老几,这次你到了他们省里,我看仍是把他拿下好了,这人藏着便是一个祸患,我看出来了,你那叶老弟對这人很不满足的”

    陈喜全轻轻允许道:“有了温芳的这件工作,这个宋加诚到也是不能留了,搞出了工作的话,我對叶老弟也欠好交待,这样吧,我跟他们的省 沟通一下,这事应该问题不大。”

    这时的宋加诚那嫉火在强烈的焚烧,听到何时兰暄说起温芳与叶泽涛就住在近邻时,想到的却是两人近水楼台的状况。

    现在两人到底是什么状况

    不由得了,宋加诚又再次拨通了温芳的电话。

    听到手机再次响了起来,温芳對叶泽涛道:“这人厌烦得很”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