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言重生复仇小说完整版

追更人数:229人

小说介绍:前世,镇国公府,一朝倾塌灰飞烟灭。 此生,嫡长女白卿言重生一世,绝不让白家再步前世后尘…


白卿言重生复仇小说完整版开始阅读>>


10096.jpg

    拨云院的青砖碧瓦,被映成成冷灰青白之 。

    披着件黑 披风的萧容衍就立在窗外,听到白卿言开窗,回身正 看向白卿言……

    星疏云淡,青白飘黄的云翳蔽月,天地间忽然暗了下来。

    白卿言手中烛火摇曳,映亮了萧容衍被黑 兜帽下概括耸立的侧颜。

    萧容衍一身露宿风餐,许是因昼夜兼程赶来的原因,高阔的眉弓之下重睑越髮显得宽而深,他抬手脱下兜帽,端倪温润含笑,隐约帶着几分疲态,在这皎皎清辉之下尤为显得慎重内敛。

    帶着寒意的风扫過,白卿言披散在肩头的青丝羁绊在她勾起的唇角,手中烛火暗了暗,复又亮堂起来。

    她眼底染笑,清艳的五 ,安静又温文:“你怎样来了?”

    这次却是比前两次知礼,并未直接闯进她的闺房,只立在窗前。

    “明日是你生辰,怕来不及日夜兼程前来,没成想还早了一日……”萧容衍动静消沉浑厚,好像陈年佳酿一般,让人 醉。

    可到了朔阳的时辰晚了,不适合前来白府登门参见,萧容衍又抑制不住怀念,只能让月拾再次引开暗卫,遣了进来。

    萧容衍從怀里拿出一个方形的红木盒子,瞧着像是放着镯子一类的首饰。

    “衍若有幸,只盼……此生能与阿宝,生同相庆,日共言欢。”

    白卿言唇瓣微张却未髮作声来,心中有一股子热流,忽而流动四肢百骸,浅浅笑着。

    燕国现在是个什么境况白卿言心里清楚,萧容衍居然还惦记着她的生辰。

    从前……祖父、父亲、叔父和弟弟们都在的时分,她的生辰最是热烈,本年母亲是怕婶婶们悲伤,让悉数從简,自家姐妹坐一桌吃顿饭,也就算是庆祝了。

    白卿言接過红木镂雕的盒子,攥在手心之中,想到萧容衍那句……日盼共言欢,想到他曾言……无你何欢,她只觉脸颊和耳根髮烫。

    抬眸望着萧容衍,道谢:“多谢你惦记着!”

    云翳飘远……

    拨云见月,清辉院刹那亮如白天,瓦地披霜,更是将白卿言白净美极的五 ,映得越髮莹润,仿若月中仙子。

    萧容衍不由得往白卿言的方向踱近一步,抬手替白卿言将夹棉的披风拢了拢,幽邃视野落在白卿言曲线美丽的颈脖,喉头翻滚,抬眼与她對视:“见過你我便要走了,得赶回大魏去。”

    “如此曲折,你何必来一趟……”白卿言摩挲着手中的首饰盒子,“下次有空来朔阳时再补上也是相同的。”

    “不相同。”萧容衍望着她白净的脸庞,视野安静又從容,笑意后藏着足以让人心悸的情深,“阿宝,往后你的每个生辰,我都不想错過。”

    白卿言见萧容衍的眼仁有红血丝,瞧出他的疲乏,但知道他应當很是挂心燕国,劝他歇一歇的话咽了回去,只道:“太子派柳如士讨要失地,刘宏将军领兵前往大梁,想来多少能缓解燕国北方 力。”

    这个现在还欠好说。

    晋国派出青鸟使去讨要大梁割让的城池土地,为長远计……萧容衍本想让北戎借这个机遇,派青鸟使前往大梁……与大梁合兵攻晋,将大梁拖入和晋国的战 之中,如此大梁也好……晋国也罷都兼顾不暇,他们燕国才干无后顾之忧灭了魏国。

    不然,魏国打到一半,晋国若是发觉大燕现已非昨日燕国,定然要操控燕国,绝不会眼看着燕国灭魏吞魏,一家坐大。

    可北戎王还在犹疑,畢竟北戎和大梁……也是有世仇的,北戎王怕去自取其辱。

    如此以来,没有人同大梁一起壮胆攻晋,大梁说不准会将容许割让给晋国的土地还回去,专注攻击大燕。

    “尽管晋国皇帝模糊,太子无能,可他们是绝不会看着大梁打下燕疆土地,對晋国行程西北两边夹裹之势!”白卿言道。

    这對晋国来说无利,即使是白卿言也决不能坐视,即使是白卿言知道大燕有心将晋国拖入战 ,好让他们大燕无后顾之忧的攻魏,白卿言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大梁占大燕疆土!

    此次,若是大燕要灭魏,對晋国最有利的……便是趁此刻机灭梁!

    如此,晋国北面临海,北方无后顾之忧,再来设法联合戎狄、西凉……攻燕,劲敌燕国攻下之后,平定全国便指日可下。

    天然了,大燕也能用此战略對付晋国。

    他们要比的……便是便这场大战之后,谁的動作更快,有阿瑜在南戎……白卿言自傲,胜者会是他们晋国。

    萧容衍看到白卿言眼底志在必得的凌厉之气,唇角笑脸 盛,拇指轻抚着白卿言白净无暇的侧脸:“前次看到你这种表情,是在太子府……你阻我用粮食生意之说,请太子暂缓遣使入戎狄。”

    ------题外话------

    第二更!持续求月票啦!

正文 第六百九十三章:牵挂

    白卿言冰凉如玉管的手指覆在萧容衍手背之上,悄然攥住他健壮有力的腕骨:“大燕要灭魏,却是激起了我的斗志。”

    萧容衍一点点不意外白卿言能看出他所图某,是……他想要灭魏,一为让列国知道……燕国已非昨日之燕,二……也是为将来大业打下根底。

    “灭梁?”萧容衍问。

    白卿言允许:“只惋惜……晋国不是我一人说了算,皇帝也好……太子也罷!都怕会成为众矢之的,不会容易髮兵灭一国。”

    “看来……我或许能先阿宝一步,让这全国一统,娶阿宝为妻。”萧容衍说着垂头挨近白卿言,悄然在她唇瓣上碰了碰,扣在白卿言肩头的手滑至她的细腰处,将人往自己方向揽了揽,松开她的唇,拇指摩挲她的唇角,就那么静静注视着她。

    若非两人之间有墙相隔,萧容衍早现已将白卿言拥入怀中,来纾解多日来對白卿言的刻骨怀念。

    她整个人都被萧容衍的气味包裹,沉香木的内敛香气强势侵略心里,让她呼吸有些乱,心跳也跟着剧烈起来。

    白卿言攥着萧容衍手腕的手收紧,踮起脚尖,鼻头相碰……她听到萧容衍极为粗重的呼吸声,他捧住白卿言的侧脸,炙热的唇瓣 下,不再是浅嘗辄止,恨不能将白卿言從窗内抱出来,裹进自己的披风之中,将白卿言帶走,永久帶在自己身邊。

    可他知道,白卿言并非那种甘于只立在男人死后的女子,更何况她的心智和志趣志趣……如此远大,萧容衍亦是视白卿言为旗鼓相當的對手。

    萧容衍只想提早全国一统,提早能同白卿言成亲。

    听到外间传来窸窣的响動声,白卿言忙将萧容衍推开一些,回头朝垂帷外侧看了眼,生怕惊動那个 睡的小丫头, 低了动静同萧容衍道:“快回去歇一歇吧!”

    萧容衍喉头翻滚,抑制着粗重的呼吸,抬手将白卿言鬓邊碎髮拢在耳后,又吻了吻她的唇,这才道:“明日,无法为阿宝庆生辰,等战事平定,我定会为你补上!”

    白卿言允许耳尖儿红得能滴出血来。

    估摸着时刻,萧容衍怕暗卫要回来了,这才依依不舍同白卿言离别,帶上兜帽一跃消失在月朗星疏的夜空之中。

    白卿言就立在翻开的窗棂前,垂眸看着萧容衍特意送来的生辰礼,将那盒子翻开……

    里边是一對翡翠手镯,在月光下反着冷凝细腻的光泽。

    与其说是手镯,白卿言倒觉得这對手镯做工精美到让人不忍佩带的瑰宝,让人想用个博古架子给供起来。

    这翡翠 泽最为纯粹的帝王绿,厚重而深邃,圆镯邊缘一圈雕出了豆荚形状,悄然裂开了嘴的豆荚里,隐约可见红豆……

    这红豆,是用红珊瑚打磨成红豆颗粒,牢牢嵌入其间,乍一看……當真让人认为这是红豆。

    且先不说这翡翠玉镯玉质无暇,乃人间罕见的瑰宝,这雕工更是精美绝伦,白卿言更猜不到这雕刻师又是怎样将红豆珊瑚嵌入其间,不由称奇。

    白卿言视野落在那豆荚之中隐约可见的珊瑚红豆,唇角浅浅勾起……红豆代表牵挂。

    萧容衍是真的有心了。

    听到那小女仆吵醒动身的动静,白卿言将玉镯放回锦盒里,关上窗,就见那小丫头一脸惊慌进来跪地:“大……大姑娘!奴婢该死!奴婢不知道大姑娘起了!大姑娘是要喝热水吗?”

    “你不用在这儿守着了,回去歇着吧!”白卿言道。

    “大姑娘……”小丫头昂首含泪看向白卿言身上的披风,“大姑娘但是需求什么,都是奴婢该死,奴婢睡着了!还请大姑娘息怒!大姑娘需求什么奴婢这就去拿!”

    见白卿言端倪帶笑道:“去吧!我这儿不用人服侍。”

    小姑娘见白卿言未曾气愤,这才磕头抱着自己的被褥退出了上房,却想不理解……他们家大姑娘披了件披风,这是要去哪儿。

    她回头朝屋内看了眼,也不敢多问,想了想爽性就在上房门口用被自己将自己裹严实,这次她提示自己千万不要睡着了,避免大姑娘要什么她听不到。

    大姑娘这还伤着,尽管大姑娘宽厚不计较,她们做女仆的仍是要尽到自己的本分。

    第二日一早忧虑白卿言伤势的春桃早早上来,一邊系盘扣一邊從偏房出来,看到昨晚守夜的小女仆在门外,吓了一跳,急速迈着碎步小跑到廊庑之下,蹲下身将那睡着的小女仆摇醒:“你怎样在外面?!”

    小女仆模模糊糊抬起头,用衣袖擦去嘴角的口水:“春桃姐姐……”

    “你怎样没在里边好好守着大姑娘!”春桃忙诘问。

    “大姑娘让我回去休憩,我不定心就在外面守着,没想到仍是睡着了。”小女仆说着就打了一个喷嚏,忙抬手揉鼻子。

    春桃眉头紧皱,看着模模糊糊的小丫头,道:“好了好了!你回去睡吧!大姑娘这儿我看着便是了!”

    昨儿个这丫头自告英勇来守夜春桃就不应赞同,究竟年岁还小,八成是这丫头深夜睡着了,大姑娘心软,见这丫头睡得香,便让这小丫头回去歇着。

    春桃目送那小丫头抱着铺盖卷儿脱离,想着回头同大姑娘说一说,将春枝提成一等丫头,春枝 子结壮,佟嬷嬷也说不错,不像那起子心气儿高拎不清自己几斤几两的。

    若是真能将春枝提成大丫头,今后就她和春枝替换着守夜,也能定心些。

    至于其他的,往后再从头细细选择便是了。

    白卿言一夜好眠,刚刚梳洗妥當,董氏与董葶珍帶着秦嬷嬷便来了,秦嬷嬷手里拎着个黑漆描金的食盒,里边放着一碗長寿面,是今儿个一早董氏亲身做的。

    浇面的汤,是董葶珍一早上来给白卿言熬的。

    白卿言吃了一碗暖洋洋的長寿面,暖到了心里,正用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