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小说txt下载

追更人数:43人

小说介绍:《星汉灿烂,幸甚至哉》作者是关心则乱,电视剧《星汉灿烂》改编自关心则乱的小说《星汉灿烂,幸甚至哉》,讲述程家女名少商,因战乱自幼被父母留在祖母身边成为“留守儿童”,婶娘狼心纵容,意图将其养成废人的故事。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小说txt下载开始阅读>>


10059.jpg

    少商立刻一点也不伤感了,梗着脖子向萧夫人告状:“阿母
    “那位便是程氏小娘子罷,生的却是貌美,不知 情是否温柔恭善,十一郎这些年孤身一人不简单,只盼这位程小娘子待他好些!”

    ……

    谈论声逐渐消失,少商憋了一肚子气,凌不疑忽停住脚步,指着眼前幽静的長廊,道:“走到長廊止境一转便是陛下日常议过后休憩之处了,你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少商 低声响忿忿道:“……你真会做人,现在人人都让我對你好,为什么没人说应该對我也好些,这些年我也很不简单呀!”

    凌不疑忍笑:“就这些?立刻要面圣了。”

    “还有!”少商板着脸,深吸气道,“都是由于你的原因我才有这许多事的!待会儿,陛下若是嫌我数说我,那都是你的错;陛下若是责罚怒斥我,那也是你的错;陛下若是考教我,我答不上来,那仍是你的错!你可记住了!”

    凌不疑总算忍受不住,侧過身去,一手扶着暗赤漆木的雕花廊壁,悄悄笑了起来。

    少商大怒,用力挥下袖子甩开他的手,孩子气的跺着脚,自行往前走去。

    凌不疑脑门抵着自己的手背轻笑了好一阵,满心宠溺的喃喃自语:“ 厉内荏!”

    再昂首时,只见女孩已消失在長廊止境,他大步追逐,走到止境一转,忽见约十余步处未婚妻背身而立,面對着一位長身玉立的青年男人说话。他略略顿足,然后渐渐走了過去。

    “后边有猛兽追着你么,每次定亲都跟逃命似的……”

    “除了皇甫夫子每月给我叔母寄一函萧谱诗篇我叔父每月写信回家抱怨一番之外,我与善见令郎并无旁的关连,袁令郎你仍是管好自己罷。”

    “……那我就道喜少商君又得了一门好婚事。”

    “能不能把这个‘又’字去了!”

    袁慎不及回嘴,凌不疑已走了過来,浅笑道:“原本是善见,不知与吾妇在谈论何事。”

    “……”袁慎略略蹙眉,“你与少商君没有成婚,此刻就称‘吾妇’似是不大妥當。”

    少商眼前一亮,其实她方才就想说了,‘吾什么妇老娘还没嫁呢’。她拍手笑道:“善见令郎很有见地呀。”

    凌不疑斜乜了她一眼,低声道:“我看你也很有见地,不如待会儿去陛下跟前分说分说。”

    少商立刻软了,闭口不言。

    袁慎见此景象,心中莫名生起一股气,正要开口,凌不疑非常礼貌的朝他拱手,浅笑道:“善见这是要离宫了罷,现在天气正炽,不如让人预備一顶斗笠遮阳。”

    袁慎几回张嘴 言,终究仍是忍下了,躬身行礼道:“大人谦让了,下 这就告辞了。”说完,他不由得再看了少商一眼,然后拂袖离去。

    凌不疑定定望着袁慎离去的長廊,好久没有挪步。少商不由得问道:“你在看什么?袁慎有什么不当吗。”凌不疑答道:“從你我前后别离走到这儿,还不到一百步。”

    少商不明其意,也估算了一下:“對呀,也就一百来步,所以呢?”

    凌不疑看她一脸懵懂,悄悄叹息:“无事。咱们去见陛下吧。”

    宦者高亮的声响通传過后,两人躬身进入内殿,只见皇帝身着常服高高坐在上首,身旁是素髻精装的皇后,下首还坐着的笑呵呵的太子和文雅和婉的太子妃。

    凌不疑拉着少商双双行過礼,动身跽坐后,笑道:“怎样娘娘也来了。不是说在長秋宫等咱们過去的么。”

    皇后正经的笑了笑:“就當我等不及要看你的新妇好了。”又回头道,“陛下,人都到了,您要训示什么就说罷。”

    皇帝看着下面跪坐厚道的小小女孩,渐渐允许:“嗯,今天总算行對了礼。”

    少商脸上泛起羞红。真是无知者无畏,她后来才知道自己一向用着过错的宫廷礼仪。

    凌不疑看见一旁偷笑的太子配偶,不由得道:“陛下,程家原本也没想叫她入宫。礼仪上天然有些疏于教管了。”

    皇帝不睬养子,持续问:“程氏,你可知,怎样才干成为子晟的妻子?”

    少商满头雾水,这话怎样听起来像会的开式,如此顶风疾步而来,恍若飞仙。

    她向陈内 悄悄允许,又看了跪在當中的少商一眼,然后對着自家妹妹板起脸道:“之前你刚被父皇罚没了三成食邑,怎样又犯犟了,还没罚够?!”

    三公主神态一僵,又冷笑道:“我是最不讨父皇喜爱的,已然如此,拼着再受责罚,我也要照着自己的心意行事!”

    此言一出,少商登时心有戚戚焉——原本皇帝的女儿都无法随心所 ,那么一个中等武将的女儿吃瘪明显入情入理多了。

    二公主上前几步,拽着三公主的胳膊走开几步, 低声响骂道:“你现在说的光棍,回头别又说花用不行,来找我借钱!这些日子母妃好简单肯见你了,你别又生事!”

    三公主有些软了,涕道:“二姊,我心里好苦啊……”

    “苦什么苦!你与妹婿都有儿子了,还想怎样?”二公主又骂又劝,“赶忙死心吧,父皇爱崇儒学那套规则,是不会让你随意绝婚改嫁的!再说了,你想想叔祖家那守了寡的,她却是没有郎婿了,莫非就嫁成凌不疑了?!”

    三公主不由得滴下泪来:“他,他怎样这么决然……”

    二公主这些年听这些话都耳朵生茧了,厌烦道:“你有完没完,十一郎小的时分也没见你另眼相看。后来他大了,高壮了,你就生起心思来了,人家还非得依你不行呀!好了,这儿不方便说话,赶忙跟我走!”

    说完这话,二公主就扯着三公主走了回去,面帶浅笑将自家妹妹一把推给宫人,然后双手扶起少商,略帶几分为难的笑道:“快快动身,都快是自家人了,还做什么行大礼。那日见過少商妹妹后,我就向十一郎讨了喜酒,谁知这竖子装腔作势的冷着脸。现在我是知道了,原本是父皇怕妹妹年岁小,要好好教训一番再成婚呢。”

    少商就势站了起来,暗想你们姊妹倒风趣,一个像是没長脑子,另一个像是長了俩。但她仍旧什么没说,只恭恭顺敬的再作了一个揖。

    二公主见她稚气不幸,恭顺软弱(幻觉),便笑着拍了拍她的手,回身就去捉正要离去的三公主:“你去哪儿?”

    三公主用力甩开亲姐的拉扯:“我去见母妃。”

    “那可太好了,我也去见母妃,咱们一道走吧。”

    “……我想先去参见母后。”

    “妹妹说的有理,进宫自应该先参见母后,相逢即有缘,咱们仍是一道走吧。”

    “我不会再生事了,我自己会走!”

    “其实阿姊是怕自己生事,有妹妹在旁看着阿姊,阿姊就定心了。”

    三公主:……

    少商垂头忍笑,她遽然觉得二公主是个很风趣的人,不由得悄悄昂首看了她一眼,谁知这仓促一昂首就让二公主瞥见了。二公主怔了下,见那女孩很快又低下头去做厚道状,可适才顷刻一瞬间她只觉得笑意无邪,灵動善妩——她再回头看看把什么心情都摆在脸上的胞妹,不由得摇摇头。

    陈内 见费事已了,赶忙喝令宫婢宦官动身持续走,二公主也紧紧扯着三公主往另一个方向去,谁知此刻却從巷角再度走来一群人,當头的正是凌不疑。

    此处已是北宫禁处,凌不疑不能骑马驾車,身旁卫兵也不能全甲重械,然则这十余名贴身侍卫皆身着浅 劲装袍服,腰佩轻剑短刃,随在凌不疑左右萧规曹随,不论戒備的姿态仍是行走脚步都肃整轻悄,一致无异。

    这一行人就这么安静的径自走来,少商这邊的宫婢宦官连同公主随從都犹如被施咒定了形般一動不動。三公主看见凌不疑,脸上既惊又喜,二公主却想今天之事怕不能善了了,叹息间看见前侧的少商一向低着头,甚至有几分惊惧之意,心里不由得大奇。

    凌不疑这时已走到近前,陈内管拱手笑道:“十一郎怎样来了,陛下今早还想念你呢。”凌不疑亦拱手回礼,抬起头时,陈内 惊声道:“哎呀呀……十一郎你的脸怎样了。”

    世人看去,只见凌不疑今天身着一件玄 直裾長袍,乌绫束髮,但是白净的脸庞上有几缕血 刮痕,深黑的衣领内皎白的裹布若有若无。

    三公主當即惊呼起来,當即就要扑過去,却被二公主死死拖住。二公主大声道:“十一郎,你这是又哪里顽皮去了!”

    凌不疑笑道:“不妨,仅仅前日夜晚骑马不当心,從立刻摔了下去
    少商侧身垂头而站,一手仍旧被凌不疑握着,另一手按在他健旺有力的胳膊上,掌下的肌束修長温暖。阳光越過高高的宫墙,犹如碎金般纷繁散落一地,也落在女孩身上,将她烟水碧的衣衫装点的枝叶茂盛,花蕊微绽。

    暗青 的宫城地砖斑斑斓驳的,是以无人髮觉,女孩脚尖旁的地砖上落了两滴乌黑。

    少商悄悄踩上去,将它盖住。
能帮她破木裂桩。是以他和少商日常共处时一向非常当心,不過适才凌不疑抱她时明显没操控好,几乎将她 腔内的气都挤了出去,更甭说在两臂上留下的淤痕。

    所以少商做了一夜的噩梦,犹如老电影片段重播一般,反反复复的梦见凌不疑高高擎起那件金乌赤凤般的神兵将那悍匪對半劈开;一忽儿又梦见他美丽的淡红 嘴角略略弯起,浅笑着接過她奉上的清酒——然后随手将她的手腕掰斷了。

    第二日,凌不疑没来。

    作为一名负责任的惹祸坯子,少商當夜整装前去爸爸妈妈居处‘坦白罪行’,恭恭顺敬的举臂磕头后,她将昨夜与凌不疑所说的话如数家珍都说了出来。

    其实程始配偶昨夜就听程顺老管事禀告女儿和凌不疑之间的反常,但配偶二人并未放在心上,认为不過是小情侣间的耍花 ,横竖终究是以相拥结 ,想来也不是什么大事。

    此刻听到其间原因才知要紧,配偶二人互看一眼,眼中俱是不安。

    “……女儿擅作主张,自行向凌大人提议退亲,还请双亲责罚。”少商伏在地上,声响没有崎岖。

    萧夫人好久不曾髮作的怒火再度涌上,大骂道:“你好大的胆子,你毕竟知不知道其间的凶猛,这桩婚事莫非是乡下邻里之约,你想要就要想退就退!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孽障,可知会给家中帶来多大的祸殃?!”

    少商顽强的挺着背脊:“阿母定心,牵连不到家里。我与凌大人说好了,此事咱们程家不能开口,只能请他自行解决了。”

    “自作聪明!”萧夫人怒发冲冠,用力拍在案上,“你也不想想,退了这桩婚过后,你还能找到什么好郎婿!你又为此惹下了许多對头,一旦失了凌不疑的保护,你想想将来会有多少人来寻你的倒霉,就不会给自己留条退路吗!你这忤逆不孝的孽障,我當初看的一点没错,你毕竟会给家里惹下大祸。”

    “大不了终身不嫁,脱离国都到乡野里去,我原就没觉得嫁人有什么好!”少商梗着脖子大声道,“阿母若惧怕受牵连,我自可以……”

    “好了!”程始沉声道,大掌按在妻子的肩上,以目光暗示,“平日孩儿都是由你管束的,今天这事,就由我来说罷。”

    萧夫人愤勃然的扭過头去。

    程始看着跪在當中的女儿,一脸愤世不羁毫不在意的姿态,叹道:“嫋嫋,你可愿听为父一言?”

    少商放下嘟着的嘴,恭顺的坐好。

    “这件事凌不疑没有错。”程始打斷道,“为父也曾见過你与他几回相见。你二人言笑晏晏,相谈甚欢,你也不止一次表明過對他的敬慕之情——不要 嘴,谁也不是瞎子,就算不是男女之情,敬慕总是有的。你说的人家心头炽热,然后人家就向为父提了亲,我也容许了。婚约即成,凌不疑毕竟何错之有!”

    少商坐不住了,着急道:“我,我也没说他有错呀,仅仅,仅仅我和他真不相配!我想要過的日子不是这样的!我想要…想要…

    程始摆摆手,阻止女儿说下去。

    “为父年幼时,曾听過一个故事。有三名猎户入山遇灵,山灵说相遇即有缘,让他们三人各许一个期望。头一个猎户说,他要许多许多金银珠宝,做天底下最富有的人。山灵说‘好办好办’。第二个猎户说,他要登峰造极的 力,成为人世帝王。山灵说‘不难不难’。第三个猎户想了好久,才说他期望有生之年能做自己想做之事,不受纠缠困扰,不被强逼束缚。山灵默然,好久才说‘此事万难办到’。”程始一口气说完。

    少商渐渐松下双肩,若有所思。

    程始看着女儿的神态改变,持续道:“这世上,人人都期望能照自己心意行事,可又有几个人能办到。为父托大一句,怕是贵为九五之尊的陛下也有力不从心之时。嫋嫋,你觉得你就能异乎寻常么?就算不嫁给凌不疑,你就必定能過上你自己想要的日子吗?”

    这番话几乎振聋髮聩,少商好像被重重击打在 口。她打开嘴又闭上,真实争辩反驳不了,只能费力道:“我知道阿父的意思。可工作未必如此严峻!凌大人才貌盖世,肯定能找到更好的婚配……”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