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殊应寒城小说免费版

追更人数:33人

小说介绍:林宜撕心裂肺地呐喊,出口的声音却小得可怜。 她不能就这么死去,她爸爸枉死,家财和公司被霸占,继母和舒天逸那两个牛鬼蛇神还活得逍遥自在,没有半点报应,她怎么甘心。


林殊应寒城小说免费版开始阅读>>


10096.jpg

    “你——”

    牧羡泉气竭,还想伸手,但被女佣们挡着也没法子,想到她死后的人是应寒年,又憋着气讪讪地垂下手来。

    “林宜你个贱人,我告知你,你别认为你真能进牧家的门,你做梦吧你!”汪甜甜捂着脸大声道,恨不能突破女佣们的屏障上去撕了林宜。

    “呵。”

    林宜淡淡地笑了一声,一张脸严寒如霜,目光轻视地看着汪甜甜,“我进的不是牧家的门,而是应家的门。”

    “这儿是牧家!” 闻言,应寒年没有任何意外地看向牧华弘,脸上仍是笑脸,眼底却又泛冷起来,“三爷想估计些什么也不应從个女性身上下手吧?” 下雨天竟然还来。

    天天来又怎样,他明知道应寒年是不可能留有情面的。

    远远的,牧羡枫遽然抬眸朝她这邊直直地望過来。

    林宜回身往里邊走去,她去了厨房给应寒年炖上一锅补品,正等着火,一个女佣急急忙忙地跑過来,“二少奶奶,二少奶奶。”

    “怎样了?”

    林宜听这个称号仍是听不习惯。

    “二少奶奶,大少爷在外面犯病了,方管家请示让大少爷进来歇息一会。”

    女佣道,这会儿应寒年在歇息,叮咛了谁也禁绝打扰,她们更不会去问二房、三房,便只要来问询林宜。

    应寒年是在佣人们面前髮了话的,咱们天然不敢不敬林宜。

    犯病。

    牧羡枫犯病起来心口会痛得凶猛。

    林宜站在厨房里,缄默沉静了几秒,才道,“应寒年是怎样叮咛的?”

    “没有二少爷的叮咛,谁也不能让大少爷进来。”

    女佣答复。

    林宜点点头,“既然如此,门是不能让他进的,开一部房車過去,先让人上車歇息吧。”

    下着雨,总不能让人在应寒年的当地出意外。

    “是,二少奶奶。”

    女佣得到指令,回身往外跑去。

    良久,林宜想了想,让人替自己看着火,脱离想去问问状况。

    人路過一个偏门处,就看到几个警卫一邊撑开伞一邊冲进雨中,外面有争论声传来,她蹙起眉,“怎样回事?”

    “我去问问。”

    死后跟从的女佣道。

    “一同去吧。”

    这个方位楼上便是应寒年的房间,林宜怕这声响吵到他歇息。

    说完,林宜便往外走去,女佣急忙替她撑着一柄伞,挡住头上的风雨。

    花园一隅,几个警卫将牧羡枫身邊的管家方铭围着,想推他脱离,方铭不论不顾地要冲過来,几柄伞在上空旋着,他身上却仍然湿了个透,满脸雨水,极尽尴尬尴尬。

    见到她,方铭有些激動地道,“林!你好歹也在大少爷身邊呆過,你就这么狠心他一向呆在雨中?”

    “……”

    林宜缄默沉静地站在那里,雨点子噼哩啪啦地落在伞面,她的裙角被风悄悄扬起。

    “林!”

    方铭眼睛髮红地看向她,挣扎着要冲過来。

    警卫们看向林宜,林宜悄悄地点点头,警卫们便铺开人,方铭马上冲到林宜面前,“林,我刚刚公然没看错,真的是你。”

    “我现已让人开車過去,他没上車歇息么?”

    林宜冷酷地道。

    “大少爷顽固,他知道应……应少是要他尴尬,所以仍坚持站在雨中为大夫人求情。”方铭站在她面前,抹了一把脸,“大夫人几十年养尊处优,底子受不了里邊,几回自 ,还请应少手下留情,扩大夫人一条活路。”

    “这是 方的事,应寒年也 手不了。”林宜淡淡地道。

    “应寒年现在只手遮天,很多事都仅仅他一句话的事,林何须在这和我装糊涂?”方铭哀求地看着她,“林,你在大少爷身邊呆了一年,就算有過不快,但总歸大少爷也不曾待薄你吧?”

    “……”

    林宜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仍然冷酷。

    “林,请你帮大夫人求求情,不然大少爷会一向来,他的身体你知道的,底子撑不住。”方铭口气激動,就差向她下跪了。

    他呆在牧羡枫身邊最久,也诚心替牧羡枫着急。

    林宜平静地看着他,摇了摇头,“抱愧,我帮不上忙。”

    不是怕应寒年吃醋,是她從心底里不愿意帮这个忙。

    方铭看着她,“林,你就这么凉薄?”

    “那就當我凉薄,你回去吧。”

    不要在这吵着应寒年歇息。

    林宜说完便回身脱离,方铭冲上来就抓她的手,被一个女佣劈手推开,林宜看向女佣,好吧,应寒年给她组织的仍是练家子。

    是有多不定心她。

    方铭被劈得手都快斷了,往撤退两步,整个人站在雨中,“林,那就请你去劝劝大少爷,让他别再站着了,我真怕他会倒下。”

    “……”

    “林,千不念万不念,當初大少爷也是千般护過你的,你才能在牧家一往无前。”

    “……”

    林宜持续往里走,走出几步,她停顿下来,伸手接過女佣手中的伞,走进雨中。

    女佣们有些错愕,急速跟上去。

    鞋子踩在路上,浅浅地溅起水花。

    空气微凉。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