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言深颜希全文免费阅读

追更人数:285人

小说介绍:结婚两年,聂言深突然提出离婚。 他说:“她回来了,我们离婚吧,条件随便你提。” 两年婚姻,抵不住对方的一个转身,应了那句:前任一哭,现任必输。 颜希没吵没闹,选择成全,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聂言深颜希全文免费阅读开始阅读>>


10232.jpg    针对这种状况,他也力不从心。

    没人应声很正常,或许寓居在这儿的仙君暂时脱离了;或许人家在闭死关没办法出来。

    明云将青云宫辖区全部星陆调查一遍,将几处被大阵笼罩的星陆禀告给青云子。

    青云子也没有太放在心上,仅仅叮咛明云:“多注重这几个当地,只需有人从外面回来,或许从大阵里边走出来,就赶忙带来青云宫,让他们留下魂灯!”

    他觉得,该走的人早就逃走了,留下来的应该是自己人,所以不必强闯大阵。

    但他也奉告明云:“假如两万年后,还没有人走出来,那就不要再等了!”

    明云躬身道:“弟子了解。”

    秦笛这次闭关进阶,只用了九千年,便跨过仙王的门槛。

    可是他并没有从大阵中走出来,而是留在大阵中祭炼法器,借以提高 伐实力。

    通过重复的祭炼,他将四口本命仙剑、春秋圣火、沧浪圣水、五 神土都提高到八阶上品,还将本命仙树建木推升到八阶中品,还有一株人参果树提高到八阶下品。

    并且,他炼制了两件陶罐,将大明宫地下的仙灵脉,和各种仙材收入其间。

    除此之外,他还炼成了几张九阶仙符,有护身符、遮天符、封印符……

    他在大阵中修炼,简直每隔三千年,都能听见明云仙君在大阵之外的呼喊。

    这一年,他再度听见呼喊,便用仙符遮盖功力,发挥炼形之术,化作碧云仙君的形象,从大阵中走出来。

    “明云师兄,是你在叫我吗?”

    青云子有一百多位学徒,尽管逃走了一部分,但还剩余五六十位,其间明云排名第九,碧云排名靠后。

    明云乃是七阶仙君,遽然看见碧云现身,不由得抱怨:“原本是你啊!我都叫你很屡次了,为什么不吭声呢?”

    秦鸿道:“我在闭死关,好不简略,打破仙君境地。”

    因为了解碧云的人不多,再加上青玉碑丢了,所以他才这样说。

    明云没好气的说道:“师傅在青云宫,等你很久了!”

    秦鸿笑道:“我正想求见师尊呢!他当年容许我,传我后续的真经!可是却一向不招见我。”

    明云道:“哼哼,别墨迹了,赶忙跟我走吧!先去留下魂灯再说。”

    秦鸿跟着明云,来到青云宫内。

    这一次,青云子亲身接待了他们。

    青云子穿一身松软的休闲袍服,颜 青中带紫,头上未戴冠冕,威严之气下降了不少,显示出和蔼可亲的气氛。

    他的面上可贵的带着一丝笑脸,道:“明云,碧云,你们来的正好!今天是 元鼎敞开的好日子,我带你们去青云殿,回头恩赐你们,一颗青云大丹!算是为师对你们的提拔!”

    明云仙君大喜:“多谢师傅!”

    一颗青云大丹,能协助仙君提高一阶;能让他跨入八阶仙君的门槛,那可是不小的前进了!

    秦鸿心里却是一惊,心道:“青云子这老家伙,会有那么好意吗? 元鼎坐落青云宫内殿,被封印在人参果树的树干里,藏得那么紧密,他怎会带咱们进去?难道他不怀好意,要拿咱们做祭品不成?”

    他不动声 ,口中笑道:“多谢师傅提点!”

    旋即青云子带着他们来到青云殿,此刻青云殿中幽静无人,原本 守在此地的幻云仙君现已变成了痴人,尽管通过青云子的救治,仍是未能理清神魂,所以被青云子安排到某个秘地静养去了。

    再度看到那一截树干,以及被封印的树洞,秦鸿的心又一次悬了起来。

    尽管他现已进阶仙王初阶,但还没把握抵御 元子的化身,假如里边真有 元子化身的话,对他来说是一件很阴险的事。

    他原本想先拾掇青云子,再来将整根树根封印收走,没想到被青云子引到这儿来!

    一旦进入其间,意味着他要对立青云子和 元子化身的联手夹攻!

    因而秦鸿的心里有些犹疑,要不要立时发生,将青云子拿下再说?

    刚好这时分,青云子回头看他一眼,道:“碧云,多日未见,你修炼的《地仙真经》大有进境,身上的气机收敛得很好,现已到了举重若轻的境地。你这不像是刚刚提高仙君,倒像是完结进阶数万年一般。”

    秦鸿道:“师傅您说的对,我现已进阶仙君两三万年,一向等您传我后续的功法呢。”

    他一面答话,一面将手指拢入袖中,掐算进入青云内殿的吉凶。

    青云子嘴角抽动,说道:“大法不行轻传!要讲究有利地势、有利地势、人和,三元会聚之良机,才华够传你真经。”

    他又看了明云一眼,道:“自今天起,你替代幻云,做青云殿主!你先守在这儿,莫要让人闯进来!为师要带碧云进入内殿。”

    明云的心里有些不甘,可是却只能躬身道:“弟子遵命。”

    他也想去看看 元鼎怎样敞开,可是听青云子这么说,显着没有机遇了。

    秦鸿通过快速掐算,得到开端的定论,进入青云内殿,好像吉大于凶,所以一咬牙,心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总要进去看一看,假如不看一眼,怎能判别 元子的化身在何处?假如连一点状况都不了解,我又怎能将这截树干封印收走?那不是养虎为患吗?”

    所以他眼看着青云子,揭掉封印在树干上的仙符,又取出一块青玉令牌,在关闭洞口的阵膜上一划,便跨步走进去。

    青云子的声响传过来:“碧云,你跟为师进来!今天乃是良机,为师传你大法!”

    秦鸿没再犹疑,赶忙跨步跟上。

    就算行将图穷匕首见,他也要看清,青云内殿的状况。

    在他心里,并没有将青云子视作要挟,假如单打独斗,他现已不惧怕证道仙王了,更何况青云子还不是证道仙王呢!

    穿过阵膜,展示在他眼前的,是一个空阔的洞天国际!

    这个国际非常广阔,秦笛眼力所及,能看到十万里之外,可是却看不到止境。

    田野之上,绿树成荫,鲜花怒放,俨然是一个木系洞天。

    这儿的仙灵气很丰厚,至少有一条神阶仙灵脉!

    空中漂浮着几十朵九华气构成的云彩!落在秦鸿眼中,显得非常宝贵!

    就凭那几十朵云彩,秦鸿便可以判别,这个洞天的等级不低,又是一颗仙帝级其他洞天,乃至不亚于证道仙帝!

    可是这颗洞天,又有自己的特 ,它不是人族修士的洞天,而是出自于木妖!

    换句话说,这颗洞天很或许出自人参果树!

    人参果树也有不同的境地,比方秦鸿手中,有一棵八阶人参果树,在大秦国的规模内,还有两株九阶人参果树呢!

    而 元子作为地仙之祖,乃是培育的人参果树的行家,他手里有几颗神阶木妖洞天,也是很正常的事。

    所谓“神阶木妖洞天”,等级相当于仙帝,所以才会有神阶仙灵脉,能诞生九华气构成的云彩!

    元子挑选这样的洞天,作为自己的化身栖息之所,显着是一种绝佳挑选!




第862章 当作祭品

    秦鸿跟着青云子,不紧不慢往前飞去。

    他的面上成心显露惊喜的神态,大声赞叹道:“师傅,这是什么当地?为何仙灵气这样丰厚?”

    青云子冷声道:“这是青云内殿。”

    秦鸿道:“师傅,已然有这么好的洞天福地,您可以长时刻待在这儿修炼!怪不得您白叟家功力这么高,原本是因为有这样的好地点。”

    青云子不咸不淡的说道:“哪有这种功德!昔年你师祖脱离之时,将我叫曩昔,给了我这颗木妖洞天,却禁绝我在这儿修炼,我只能每隔万年进来一次,敞开 元鼎,收成一百八十颗青云丹,和三十六颗青云大丹。然后还得赶忙出去。”

    秦鸿遽然问道:“请问师傅,师祖究竟脱离了没有?”

    青云子嘴角抽动了一下,眉毛都跟着哆嗦,道:“我不知道。我现已很久没见过他了。可我又觉得,他在某个当地看着我呢。”

    秦鸿的心里也有些发毛,若是被人悄然盯着,那味道必定欠好受。

    青云子在前带路,飞了半个时辰,看见前方呈现一座高山,山巅有一片青 的宫廷。

    来到近前,就见最巨大的宫廷门楣上,写着“五庄观”三个字!

    整片宫廷,占地数百亩,可是却空无一人!

    秦鸿眼球滚动,想要寻觅 元子的雕像,可是他并没有看到。

    一般来说,假如大仙留下化身,常常要借助于雕像,要么是金身玉雕,要么是泥塑木雕,作为化身依靠的身体。

    化身跟兼顾不相同,假如是兼顾的话,即使没有实实在在的肉身,也要像哪吒那样,依托于莲藕重塑。

    而化身相当于印象,带着的功力有限,首要效果是感知和教化。

    即使是顶尖的大帝,也只能具有十来具兼顾,但却能具有亿万化身。

    比方说天皇十三头,具有十三具兼顾;地皇十一头,具有九具兼顾;人皇九头,具有九具兼顾。秦笛宿世有八大兼顾,这一世算上秦鸿和秦离,也只需两具兼顾罢了。

    秦笛当年修成大帝之后,从前研讨过这个问题,为什么大帝不能演化出许多的兼顾呢?成果他发现,这是因为天道捆绑的原因,一个人能具有多少兼顾,跟他把握的大路多寡有联系,每多出三万大路,便可以多一具兼顾。

    比方说秦笛当年鼎盛时期,把握五十四万大路,最多可以具有十八具兼顾。

    此刻,尽管看不到 元子的雕像,秦鸿却不敢粗心,因为这座宫廷很大,雕像或许藏在地宫里。

    他跟着青云子走入大殿,看见大殿之中,有一尊三足大鼎, 泽金黄,布满了各种道纹,大鼎有八个面,别离刻画了八卦之象,鼎盖上有两个孔,含糊吞吐着雾气。

    到了这儿,青云子面上的笑脸增多了。

    他用和煦的口气说道:“这是你师祖留下的 元鼎,是一件九阶巅峰的仙器。它可以集合九华气,凝炼为青云丹和青云大丹。不过,每次要想将它敞开,都需求一件祭品……碧云,你是为师的学徒,该到你回馈师尊的时分了!”

    秦鸿故作惊慌之相,突然跳起来:“师傅,您这是什么意思?”

    青云子道:“你已然来到这儿,叫天天不该,叫地地不灵!就不要再挣扎了!你是自动跳进去?仍是让我捉住你,封印你浑身的气机,再把你丢入大鼎中呢?”

    秦鸿成心显得面 如土,浑身哆嗦个不断。

    他仍是忍着没有发生,因为不知道 元子的化身在哪里。

    青云子道:“碧云,为师之所以留下你,就是为了今天之便利。你最好厚道听话,别再想歪门邪道。你的命运早就注定了……”

    秦鸿一咬牙:“师傅,你好狠的心啊!”说着纵身一跃,跳入鼎盖上的小孔中!

    尽管是九阶巅峰的仙器,可以炼化一般仙君和仙王,可是秦鸿却是神阵师,仍是神器师,即使进入大鼎,也还能曲折腾挪!

    他跳入大鼎,是想将自己躲藏在暗处,静静的观瞧周围的动态,看 元子的化身会不会冒出面来。

    青云子看见他厚道跳进去,不由得“哈哈”大笑,道:“碧云,为师奉告你一件事,令尊昔年也被逼着跳入大鼎!那一年,为师得到的青云丹和青云大丹分外多,比从前多了两三倍!惋惜你的功力太弱了……青云宫逃走的人太多,为师没有挑选,才牵强叫你来祭鼎……”

    秦鸿在鼎中大叫:“你这老贼,不得好死!”

    听见这话,青云子哈哈笑个不断。

    秦鸿进入大鼎空间,看见周围是高高的围墙,墙上是鳞次栉比的道纹,还有许许多多的壁龛。

    他没有看到火焰,感觉这个大鼎很乖僻,假如是一般的炼丹鼎,里边会有炽烈的仙火,熊熊燃烧,炼化万物。

    可是这儿没有火焰,大鼎底部有一段黑 的老树藤!

    秦鸿刚一进来,老树藤就开端发芽,有许多纤细的枝条冒出来,向着秦鸿的身边扩展,想要将枝条扎入他的体内!

    假如换一个人,只需被树枝缠上,用不了多久,便会完全消亡!

    可是秦鸿怡然不惧,趁着树枝还没有扩翻开,“嗖”的飞曩昔,一掌拍在黑 的老树藤上,将一段“神木缚天诀”传曩昔。

    此举就像卤水点豆腐,奇效如神,那些个枝条敏捷停止,然后逐渐收了回去。

    然后秦鸿在老树藤上“啪啪”拍了几十掌,用“天道桎梏”将其暂时封住,一同传音道:“你莫要抵御!等我走的时分,会传你‘神木法诀’,助你提高为神木!”

    老树藤没有挣扎,却将一道神识传过来:“我是九阶巅峰的天妖藤,被 元子封印在鼎中,现已有五百万年了!我不求提高神阶,只求你放我出去!”

    秦鸿道:“我可以带你走,让你得到自在。但我要问你, 元子有没有留下化身?他的化身,究竟躲藏在哪里?”

    老树藤答道:“ 元子的化身,每隔万年呈现一回,前次来时是在三千年前,很快又离去了。”

    “他回到这儿来做什么?”

    “他回来有两个意图,一则取走部分丹药,二则朗读‘ 元咒’,想将我炼化,替代仙莲做肉身。一旦有了肉身,他的化身便有希望打破仙帝,等候机遇来临,然后转化为兼顾。”

    “这么说,他的化身并没有仙帝的修为?”

    “因为某种原因,他受天道捆绑,发挥不出仙帝的法力。”

    秦鸿尽管不知道老树藤说的是否牢靠,可是想到现现在,这方国际并没有仙帝,乃至连九阶仙王都没有,一旦修成九阶仙王,都急吼吼飞升金仙境,前往大罗界了!

    这其间天然是有原因的!不单是资源受限的问题,还或许存在着天道捆绑!

    换句话说,尽管有八鸿相域的说法,可是这八个平行国际有层次凹凸之分,这方六合或许处于八鸿相域的底层,就像一个小国际,浅水难养真龙,所以那些大帝都脱离了,即使留下化身,功力也不会太高。

    想到这一点,秦鸿的心里稍微放松了一些。

    继而他又想到:“ 元子尽管是大帝,但他主修《地仙真经》,把握的大路专精而不渊博,具有的兼顾不会太多,顶多像人皇相同,具有九个兼顾。那些兼顾都被派往别处了,并没有留在这方国际。只需兼顾不灭,化身便受天道捆绑,无法转化为兼顾……这就像入学名额相同,兼顾陨落一个,才华再补一个……”

    “现在的问题是, 元子这具化身,现在跑到哪里去了?他除了定时回来此地之外,还能去何处安身呢?放着这儿如此丰厚的仙灵气不吸收,他跑到外面去做什么?”

    “或许他因为功力受限,无法打破仙帝,吸收再多的仙灵气也没用,爽性去外面游历悟道去了?境地受限,悟道却不会受限,关于大帝而言,悟道比提高功力更重要……再者说,他还回来取走了一部分丹药呢……”

    想起青云丹,秦鸿不由得问老树藤:“ 元鼎炼化的青云丹在哪里?”

    老树藤答道:“喏,就在那些壁龛中。”

    秦鸿环顾四周,看见大鼎壁上稀有百个壁龛,有大有小,向内洼陷,每一个都刻画了符文。

    他没有去壁龛里探究青云丹,而是问老树藤:“ 元鼎的操控中枢在哪里?器灵藏身于何处?”

    老树藤答复:“在我脚下,有一个很深的‘鼎冢’,里边堆满了骨灰,我的根被锁在里边。最深处有一个刻满道纹的‘金玉盘’,器灵活藏在里头。”

    秦鸿沉声道:“我下去救你出来。你给我厚道点,别想作妖,不然我放出春秋圣火,将你化成灰烬!我可不是 元子, 元子想将你炼化,作为自己的肉身,而我则不然!你若是听话,我将你栽种到仙苑中,让你跟多种神树在一同,我手里现已有五种九阶仙莲,还有仙桃树、仙杏树、人参果树……”

    老树藤连声说道:“大仙,您从前拍了那么多下,我的躯干现已动不了了!”

    秦鸿道:“等我放出你的树根,你就可以活动了。我还要设法封印金玉盘,其间不能受搅扰。”

    老树藤道:“大仙您尽管着手,我就算挣脱了树根,没有您的协助,也无法逃出大鼎。”

    秦鸿看了看树根之下的“鼎冢”,伸手抓起一把骨灰,细心辨别,笑道:“这些骨灰通过多年的炼化,现已转化为仙壤了,其间有些颗粒还比较粗,细心观看可见道纹残痕。老树藤,这都是你的手笔?你从中吸收了多少大路?”

    “我尽管得了一些大路,可是并没有领会贯穿,我把道纹搬运到自神躯干上,您可以细心鉴赏。”

    “很好,回头你我多沟通!互通有无,才华前进。”

    秦鸿取出一个陶罐,开端将骨灰,搬运进去。

    过了好大一瞬间,鼎冢被他挖空了,暴显露一个深坑,下方有一个锁灵阵,联通着直径三尺的金玉盘,老树藤的根也被锁在里边。

    秦鸿探手抓起金玉盘,耳朵里听见“吱吱”的叫声,器灵躲在金玉盘中惊呼:“你是谁?为啥闯到这儿来?你想做什么?快放了我!我要是被你炼化,或许被你所伤, 元子必定知晓!”

    秦鸿将一枚封印仙符贴在金玉盘上,然后收入陶罐中,如此器灵被他封禁起来。

    他不预备立刻将其炼化,因为这件大鼎仙器早就被 元子炼化了,它是有主的仙器,假如牵动它的中心规律,很快便会惊扰 元子。

    他心想:“我正愁找不到 元子的化身呢!等我做好预备,弄一个口袋阵,再去炼化器灵,看看能否将此人引出来!”
元君说,这方国际有三条根,其间一条坐落仙蔽园,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