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爷夫人的身份藏不住了免费阅读 - 百度云

追更人数:419人

小说介绍:阴差阳错,让人家怀了孕,而且命中率超强,一下四个! 战三爷风中凌乱:四宝是我的,大佬娇妻是我的,我这是拯救了银河系吗?


战爷夫人的身份藏不住了免费阅读 - 百度云开始阅读>>


10237.jpg
    林双按了按微红的耳朵,她说:“没有不喜爱。”

    那便是喜爱了。

    战宇寒伸手从购物袋里拿出一杯奶茶,“给你的,芋泥波波奶茶,风闻是罗刹城的女孩子们最喜爱喝的奶茶,不知道你喜不喜爱。”战宇寒将奶茶递给林双,“尝尝。”

    “你去罗刹城了?”

    “嗯。”

    林双接过奶茶,喝了一口,登时皱眉说:“滋味怪怪的。”

    战宇寒眉头一皱,认为自己买砸了,又听见林双说:“怪甜的。”

    战宇寒登时定心了。

    “去食堂,我给你做点好的。”说完,战宇寒跨腿便上了阶梯,正要抬步进食堂,想到什么,又回头朝林双伸出手。“来,我牵你。”

===561 又一具帝师骸骨(2更)===

林双便牵住战宇寒的手,踩着高跟鞋,摇曳着跟他一同走进了食堂。

    进食堂后,战宇寒告知林双:“你先坐会儿,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林双挑眉,有些惊奇,但也没多问。“好。”

    林双挑了张靠窗的方位坐下,她嘴里咬着奶茶,目送战宇寒拎着那袋东西进了食堂后厨区。经过食堂橱窗的玻璃,林双看见了战宇寒繁忙的背影。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只看到他双手放在盆子里不停地搓弄着什么东西。

    干什么呢?

    预备包饺子?

    林双一杯奶茶喝完,战宇寒的美食还没预备好。

    她有些无聊,便翻开微博看看粉丝们的留言。

    留言区的姐妹们都像是被战宇寒附了身,一个个嘴巴甜的像是抹了蜜,把林双吹得天花乱坠——

    一楼:【吾凰,稍微有点姿 就行了,何须美得如此猖狂!你这样恃美行凶,让其他女性怎样活!】

    二楼:【天主对丑的人一向很公正,但它对林双是偏心。】

    三楼:【我今日正午还觉得我的壁纸看得有些厌恶了,这不,新的壁纸就来了。】

    四楼:【喂?迪士尼吗?快查看下你们城堡的门是不是坏了,怎样有个公主跑出来了!】

    五楼:【如此美图,先舔为敬。】

    ...

    林双含着笑关掉了微博,双手抱臂望向窗外,忽然又笑了。

    “笑什么?”就在这时,战宇寒的声响在林双前面响起。

    林双正过身子,抬眸望向桌前,便看见战宇寒手里端着餐盘,盘子上摆着两只青瓷海碗,碗中各有一个勺子。

    “你给我做了什么好吃的?”林双闻到了一股有些了解的香味。

    战宇寒将餐盘放在桌上,自己也随之坐下。林双朝餐盘中看了一眼,发现海碗中装的是圆滚滚的白汤圆,她整个人忽然缄默沉静下来。“汤圆啊。”林双后知后觉响起,今日是一年中终究一天。

    战宇寒说:“你曾跟我说过,一年中终究一天叫春节,你跟你的养父母集聚在一同吃汤圆。”

    战宇寒将其间一碗递到林双面前,“吃吧,吃了,来年咱们仍然团团圆圆。”

    林双心里涌出一阵感动来,她拿起瓷勺子舀了一个汤圆,吃汤圆前,她说:“假如不是场合不对,我都想吃你了。”她一口咬开汤圆,糖水汁从她柔软的唇角溢了出来。

    林双伸出樱红舌头,慢慢地将那些糖汁舔走。她眸 暗沉的凝视着战宇寒,又加剧口气说道:“从里到外,慢慢地吃。”

    战宇寒握着瓷勺的手指忽然用力,那瓷勺中的热汤都在晃动。

    战宇寒深吸了一口气,他将汤圆吞下去后,才垂眸说道:“我在罗刹城订了房间,稍后,我带你曩昔。”

    林双眸子一亮。

    那一碗有5个汤圆,林双吃完了,将碗摆在战宇寒面前,她说:“还要。”

    战宇寒说:“还多,给你留了十个。”

    “那都盛来。”

    “好。”

    吃完了汤圆,林双跟战宇寒便决议动身去罗刹城。

    他俩快要走到校门口时,遇见了莫宵。莫宵拿着一个铲屎袋走在后边,御风慢吞吞地走在前面。

    御风看见了林双,直接飞驰起来跳进了林双的怀里。

    林双接住御风,惊呼道:“御风,你长胖了。”抱着都有些重手了。

    御风嗷呜嗷呜的叫,趴在林双怀中直撒娇。林双抚摸着御风发亮的毛发,朝莫宵喊道:“寄父。”

    战宇寒也忙跟着喊了声:“寄父。”

    莫宵目光在林双跟战宇寒面前打了个转,他说:“要进城?”他俩首先完结了使命,闲暇的这几天,他们能够自在安排时刻,就算是莫宵也不能阻遏他们的安排。

    林双嗯了一声,她说:“风闻罗刹城的电影院设备很棒,咱们去看电影。”

    莫宵意味漫长地笑了起来,“年青人约会,不论你们是要去做什么,不必跟我报告细节。”他说完,伸手将御风从林双的怀里接了过来。

    林双老脸一红,拉着战宇寒的手垂头从莫宵身旁走了曩昔。

    忽然,莫宵又名住了她,“阿凰。”

    林双停下来,转过身来凝视着莫宵,不解地问道:“还有什么事,寄父。”

    莫宵弯起了那双湛蓝 的双瞳,他温顺地说道:“阿凰,万物之眼还需求勤加练习,净灵术也不可能落下。看人看事,得用心去看。假如遇到某些事,你的眼睛跟心无法替你做出挑选,那儿遵从你的直觉。”

    “你知道吗,直觉下知道做出来的挑选,才是最正确的挑选。”

    林双听得眉头紧蹙,她目光深邃的望着莫宵,忽然说:“寄父,是有什么事要产生了吗?”

    莫宵摸了摸捏了捏御风那对柔软的小耳朵,他摇头说道:“没有。去玩吧,玩了回来,还得持续遭受痛苦呢。”说完,莫宵抱着御风先走了。

    林双望着莫宵脱离的背影,不知为何,心里产生了一种不安。

    那是直觉的不安。

    “寄父!”林双忽然松开战宇寒朝莫宵跑了曩昔,她一把捉住莫宵的手臂,昂首对莫宵说:“寄父,你定心,我会记住你这些话的。”

    莫宵目光变得欢喜起来。

    他拍拍林双的头,再次走了。

    .

    由于莫宵的那些话,下山时,林双跟战宇寒都没有交流过。

    到了山脚下,战宇寒说:“是骑我的摩托车,仍是开你的越野车?”这儿是平原,摩托越野车都行。

    林双盯着自己身上 感的长裙,她说:“仍是开越野车,你开,我坐副驾驭。”

    “也行。”

    林双取出越野车,跟战宇寒一同朝落差车动身。

    车次往前面开了一程,战宇寒忽然说:“那只伴犬兽,叫御风?”

    “你不是早就知道吗?”林双觉得战宇寒这问题有些乖僻。

    战宇寒便不吭声了。

    早年战宇寒不觉得御风这姓名有什么不当,但他康复了中心塔中的回想后,再细心品御风的姓名,就觉得有种违和感。

    他是御傲风,林双的伴犬兽叫御风。

    这听着怎样像是骂人呢?

    “怎样了?御风这姓名欠好听?”

    “...好听。”

    “那你不喜爱?”

    “...喜爱。”

    “那就行了。”

    罗刹城的夜晚十分富贵,来自大陆各地的逃犯跟 手都集合在这儿。来春宵街找乐子的男人女性都有,来无涯街 博的 徒最多。此外,街上还有着许多灰 地带的店肆。

    林双乃至还看见了一栋三层楼高的,写着‘调和影视’的情/ 电影公司。

    实不相瞒,林双最喜爱的一部片,便是这家公司产的。

    林双站在那栋楼前停驻了顷刻,不由得拿出手机拍了一张。战宇寒留意到林双的行为,赶忙拉着她走。

    战宇寒订的酒店在春宵街街尾的一家星级酒店,别看酒店只要4层楼高,但占地上积却很广大,酒店中心还奢华的造了一个泳池。林双跟战宇寒乘坐电梯上楼,电梯里还有另一对情侣,女方是个美丽 感的女精灵,男方则是一个人类。

    他俩身上没有灵力动摇,明显是一对普通人。

    林双觉得那女精灵有点眼熟,等出了电梯,进了酒店,林双才想起那女孩的身份来,她说:“方才电梯里那女的,是精灵族的超级巨星斯斯提尔,可我记住她老公也是个精灵啊。”

    所以,这是一对相约来罗刹城偷吃的狗男女!

    战宇寒带着林双穿过酒店房间的小客厅,进了卧室,盯着那张过火宽广的撒满了玫瑰花的床,以及床头预备周全的各种道具跟计生用品,战宇寒从后边搂住林双的腰。

    右手不听话地朝上走,战宇寒哑声说:“来这儿的男女,不都是来偷吃的?”

    林双登时进入了角 ,她仰头望着战宇寒冷峻的眉眼,故作羞赧地问道:“盛少主,你背着夫人跟我出来,若是被夫人知道了,我会不会小命不保啊?”

    “她不敢。”战宇寒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了一根发带,他用丝质发带绑住林双的眼睛,低声哄道:“我家夫人通情达理,不会尴尬小姑娘的。”

    小姑娘转过身来,捉住战宇寒的衣领,妩媚动人地乞求道:“盛少主,让我怀上你的孩子吧,有了孩子,我就有了依托。说不定,尊夫人还能允许我进门当个二夫人呢。”

    战宇寒想笑,他点了点瞬间进入角 的林双,一把将她搂起来,丢掉了床上,“好,让你怀个孩子。”

    ...

    一夜的荒诞,怀没怀上孩子林双不知道,但她身体却累的像是生了个孩子。

    在酒店歇息了一个上午,两人去对街一家小摊铺吃了两个肉镆镆,然后就去了电影。最近国际上出了好几部口碑不错的电影,战宇寒想看恐惧片,林双想看战役片,两人谁都不愿姑息谁。

    终究,战宇寒去2号厅看了恐惧片,林双去4号厅看了战役片。

    昨夜还密切无间的两个人,隔天就由于看电影闹掰了。

    战宇寒的电影先完毕,他神 莫测地靠着墙面,林双拍他膀子的时分,还把他吓了一跳。但战宇寒很快就 定下来,他问林双:“你那电影美观吗?”

    林双允许,“剧情9分,特效10分,伴奏9分,很不错。你的呢?”

    战宇寒缄默沉静了几秒,才说:“吓死人了。”

    林双说:“那还挺恐惧。”

    战宇寒又道:“我是说,咱们电影院吓死了一个人。”

    “啊?”正说着,林双就听见救护车来了,不一会儿,救护车便将那个看电影被活生生吓死的人给搬走了。

    战宇寒 中胆识过人,但却不敢看恐惧电影,由于电影有伴奏,伴奏跟恐惧画面组合在一同,能把战宇寒吓得魂不附体。见救护车将人带走,林双摸摸捉住战宇寒的手,竟发现战宇寒的手心里全都是盗汗。

    不幸的孩子。

    两人在烈日下散步走了一程,战宇寒的身体才康复了温暖。

    这时,他们刚好路过了赏金街,听到那群赏金猎人在谈论什么。林双竖起耳朵,听见远处一群赏金猎人在谈论一件乖僻的事——

    就在昨日,烈域洲一家旅行开发公司,在对一片山区进行开发的时分,竟在山区的一个山洞中发现了一具骸骨。那骸骨身负怨气,将整片山上近百名工程师都害死了。

    无法之下,开发公司的老总斥重金请来了当世仅有一名净灵神者,也便是林渐笙前去协助净灵。

    林渐笙参加替他骸骨化解怨气后,竟发现那骸骨是一具帝师骨骸!而那帝师死前受尽了摧残,还被人吸洁净了灵力。临死前,那帝师用血在山洞中留下了凶手的姓名。

    但时刻有限,凶手的姓名并未彻底写完那帝师就死了。

    听说,凶手写在那墙上的字,是一个草头跟一个日。

    这事现在现已引起了烈域洲的跟全大陆的重视。

    ------题外话------

    今日更了七千字耶。

    月底啦,有人给我投月票不

===562 干女儿干女婿===

几乎整条赏金街的 手跟雇佣兵都在谈论这件大事。

    虽然都是 在圣灵大陆上的居民,可驭兽师地址的修真界,与布衣地址却是两个彻底平行的国际,修真界内产生的事很少会流传到穷户大众的 中。但烈域洲无名帝师骨骸这件事闹得太严峻了,而且发现骸骨的那家旅行开发公司恰巧又是布衣商人兴办的。

    所以这事便越传越广,不到一天时刻,就传到罗刹国的国都。

    而这些布衣出世的赏金猎人跟雇佣兵们也最热心与谈论修真界的那些事,所以他们便聚在街头,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抽着烟,一边评论着这件大事。

    林双跟战宇寒停驻站在完毕,她说:“去喝杯咖啡不?”

    战宇寒知道林双打的是什么留意,他点了允许,伴随林双走进了赏金街。赏金街的气氛与春宵街和无涯街彻底不同,那两条街是消遣的,找乐子的,但赏金街却是正儿八经做违法阴谋的。

    这条街的气氛充满了硝烟味跟紧张感,在这边活动的赏金猎人与雇佣兵们,也对呈现在街上的生疏面孔感到 惕和敌视。当林双与战宇寒并肩走入赏金街时,站在大街两旁的人都朝他俩投去了审察猜疑的目光。

    他俩穿的是情侣装,林双身穿一件黑 紧身衬衫,外罩一件黑 皮椅,调配深咖 牛仔长裤。她用鸭舌帽盖住短发,一双平底战靴包裹着两条纤细匀称的小腿,中 风格的装扮却将她婀娜 感的身躯勾勒的酣畅淋漓。

    一张脸,更是鲜艳妩媚,叫人挪不开眼。

    那些审察她的男人,目光总是要在她的翘臀长腿跟那截纤细蛮腰上多逗留几秒。

    走在她身侧的战宇寒,则穿戴同 系的T恤跟咖 长裤,就连战靴样式都与林双共同,仅有不同的是他T恤外面穿了一件牛仔夹克。行走间,稍微修身的T恤下的 肌跟腹肌若有若无。

    那双冷冽的双眸漠视的凝视着前方,他清楚是低沉内敛的,却又给人一种风险张狂的感觉。

    这群亡命天涯的逃犯,最拿手察言观 了。哪怕林双跟出产小手里没拿任何兵器,但这些见多识广的赏金猎人跟雇佣兵,仍是榜首时刻从他们的身上发觉到一种深不可测的恐惧感。

    欠好惹。

    这是他们对林双战宇寒配偶的榜首形象。

    脚步一顿,战宇寒拉着林双走进了一家门头老旧的咖啡馆,那咖啡馆的门头独具匠心,门框两边贴了对联,左面写着‘今朝有酒今朝醉’,右边写着‘今日有仇今日报’。

    横批:眦睚必报!

    林双盯着那副对联,置疑他们是不是走错了当地。

    这像是个酒吧。

    但是那酒店老板娘却从里边走了出来,站在橱窗口朝他俩显露甜腻的笑脸,“嗨,小宝贝们,欢迎关林今朝咖啡馆。”

    林双盯着老板娘,显露了惊奇的表情,“蛇缨长辈,你怎样会在这儿?”

    蛇缨朝林双眨了眨眼睛,她说:“赏金猎人是我副工作,咖啡馆老板是我的正派工作,给学院开车,是我的。”

    战宇寒却问:“那假扮翁倩又是什么?”

    蛇缨捂嘴轻笑,她说:“当然是为了泡你们的校长献殷勤咯。”

    林双挑眉,多看了几眼这个狼子野心想要当她干妈的女性。

    身段 感,她寄父往后会有福的。

    长得美丽,将来跟寄父一同生的孩子必定也美丽心爱。

    能 人能做咖啡,可谓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是个精干人。

    半晌后,林双才说:“那你加油,我精力上支撑你。”

    蛇缨笑得更欢了,“你是校长的义女,四舍五入也便是我将来的义女了。”蛇缨端起一只空杯子,朝林双摇了摇杯子,问她俩:“干女儿,干女婿,想喝点什么,干妈请你们喝。咖啡有,酒也有。”

    林双笑脸愈加灿烂了,“有什么酒?”

    蛇缨将挂在她死后的一块帘布摆开,帘布后边,则是一个硕大无朋的玻璃酒坛子,那酒坛子里边蜷缩着一条粗/大的蛇尾巴,蛇尾巴上面模糊有着八条红 的蛇纹。

    这是一头八级魔蛇的尾巴!

    八级魔蛇啊,那但是实力适当于帝师修为的魔蛇妖兽啊!

    林双隐模糊约猜到蛇缨的身份了,这女性十有八九是个神妖,她的真身或许是一条蛇。

    身为蛇类妖兽,她会用同类来泡酒就现已够令林双吃惊的了,而她居然用帝师级其他魔蛇来泡酒,就更让林双震动了。

    蛇缨拿出两个洁净的玻璃酒杯,她拧开玻璃酒坛子中心的水龙头,那药酒便从水龙头里流了出来。蛇缨朝林双显露一个魅惑的笑脸,她说啊:“这酒啊,叫眦睚必报酒,一般人我可不给他喝。”

    店门口没有其他人,林双跟战宇寒便倾身靠在窗框上。

    战宇寒盯着玻璃酒坛子内那条蛇尾巴,饶有兴趣地问道:“为什么叫眦睚必报酒?”

    “我很小的时分,这条蛇当着我的面吞了我的母亲,那时分啊,它是我家园修为最强的一条蛇类妖兽了。”蛇缨心境很不错的姿态,她口气轻捷地说道:“我隐忍了许多年,总算将它给活活擒住了。我将它关进了这只酒坛子里边,任由药酒侵入对方的体内,日复一日地汲取着它体内的妖力。总算,八十年后,它体内的妖力彻底被吸纳洁净。”

    蛇缨将那杯酒放在林双面前,“女士优先。”说完,她又拿起第二个杯子,持续为战宇寒接酒。

    蛇缨接着说道:“它死的那一天,也是我咖啡馆开业的那天,我把这种酒命名为眦睚必报。”说完,蛇缨望向战宇寒跟林双,她问他俩:“你们觉得,这姓名贴合故事吗?”

    战宇寒允许,“再适宜不过。”

    林双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滋味有些乖僻,却充满了能量的魔蛇药酒,她朝蛇缨碰杯说道:“这酒滋味不错。”昨夜被战宇寒蹂躏了大深夜的身体,经过药酒的温养,登时就不酸痛了。

    蛇缨闻言就笑了。

    她将另一杯递到战宇寒面前,并说:“我请你们喝了酒,你们可得常在你们校长面前想念我的好。”

    这便是要贿赂他俩呢。

    林双出卖莫宵出卖的十分爽快,“好,我必定会多多在校长面前提起你的。”

    “乖闺女。”蛇缨持续繁忙去了。

    咖啡馆门口摆着几张咖啡桌,林双跟战宇寒挑了一张放在树下的咖啡桌,他俩刚坐下,便听见周围桌子上的赏金猎人们在谈论烈域洲那件事。

    一个蓄着一头稠密短卷发的男人抱着猎奇的心思,奥秘兮兮地说:“诶,你们说,一个草头一个日,那帝师临死前想写的,终究是哪个字啊?”

    同桌的还有三个人。

    听到卷发男人的问题,周围染了一头红发,身段健朗的女性则皱眉说道:“这谁知道呢,天底下人这么多,姓名中带有草头跟日字的人,可不在少数。”

    闻言,那卷发男人嘿嘿一笑,笑脸逐步变得奥秘起来,他手指放在桌上敲了敲,小声说道:“姓名中带草头跟日字的驭兽师确实不少。但姓名带草头跟日字,实力强壮到能够残暴 害帝师强者的驭兽师却不多。”

    他像是在暗示着什么。

    当世修真界强者中,能够 死帝师强者,且姓名中带有草字头跟日字的顶尖强者确实不多。咱们缄默沉静下来,细心考虑那个人终究是谁。

    卷发男人见咱们都不说话了,他声响 得更低了,他说:“你们认得我那个新朋友德鲁曼吗,他前段时刻接了个新使命,这段时刻就在烈域洲那儿呢。听说啊,那儿的驭兽师们都在深挖那个人的身份,他们现已有了置疑的目标。”

    “是谁啊?”另一个藏着大背头的男人猎奇的问道。

    短卷发男人没明说那人的身份,却是伸出食指来,朝着罗刹城的西边方向指了指。“听说,十有八九,是那一位。”他手指所指的那个方向,是原始森林地址的方位,一同,也是黑穹顶地址的方位。

    林双唇角一抿,心里有了不妙的预见。

    战宇寒的俊脸也是一片冷肃,明显,他也猜到了这些人口中谈论的那个人的身份。

    就在这时,蛇缨忽然摆开咖啡馆的门从屋内走出来,她露在超短皮裙下的长裙白得惹人眼球,那条朝着腿根吐蛇信子的蟒蛇文身,更是为她增添了少许魅惑感。

    一同,也显得她风险莫测。

    蛇缨是赏金街出了名的绝世佳人,见她从咖啡馆内走出来,赏金街上的男人女性都悄悄地朝她望了过来。那些男人看她的目光,虽然隐晦,却藏着难以粉饰的炽热。

    蛇缨猛地一巴掌拍在卷发男人他们面前的咖啡桌上。

    啪!

    咖啡桌登时碎裂成很多块,碎片飞起,好巧不巧地一会儿割破了那个短卷发男人的脖子。登时,一股殷红温热的血液从那男人颈部大动脉方位喷洒出来,洒到了蛇缨那白净紧致的腰上,染红了她白 的抹 短衣。

    身上染了血,更是衬得蛇缨风险魅惑。

    蛇缨伸出纤纤玉手,将腰上翻滚的血液抹去,她盯着手指上的鲜血,轻声说道:“今朝咖啡馆前,制止妄议那个人的悉数。”

===563 老怪物便是老怪物(2更)===

那红发女子盯着伙伴抽搐的身体,她心里升出一股怒火。她下知道抽出腰间的手 ,当她举起手 瞄准蛇缨时,忽然又想起了那些有关蛇缨的风闻。

    听说,蛇缨是赏金街活得最久的人,也是实力最强的人,整条赏金街都是她罩着的。最初血孔雀统治着夜猎安排的时分,夜猎安排都不敢容易开罪蛇缨。

    蛇缨这女性,身份成谜,实力成谜,最好是不要招惹她。

    思及此,红发女性强逼自己将 支从头 在了桌上,她咬着唇不甘心肠责问蛇缨:“老板娘,今朝咖啡馆前,何时多了这样一条规则?”赏金街每一家店肆的老板都有自己的脾气跟忌讳。

    有些人的店肆内制止抽烟,有些人的店肆内制止评论每一个人,有些人的店肆内制止糟蹋食物...

    总归,这些老板的脾气都千奇百怪,你不恪守,就得倒运。

    而在此之前,蛇缨的店肆只要一个规则,那便是——

    制止在店肆内卿卿我我恩恩爱爱。

    听说,老板娘自己追不到她爱的人,就不允许他人在她的店肆里边秀恩爱。曾有人不知规则,在她店肆窗台前牵了手,老板娘当场就削了对方的五根手指头。

    但制止在咖啡馆谈论那个人的悉数,却是从没有过的规则。

    蛇缨朝红发女性淡淡地瞥了一眼,她厌弃地擦着手上的血液,声响严寒却不容置喙地说道:“刚定的。”

    女性咬牙切齿地看了她一眼,却是不敢。

    他们与伙伴抬着那短卷发男人的尸身便走了。

    蛇缨进屋去了,不一会儿,便拿着一对新的对联走了出来。她朝林双配偶俩招手,“过来,帮干妈把新对联换上。”

    林双跟战宇寒赶忙放下酒杯,动身乖乖地贴对联去了。

    新的对联,左面写着“是是非非难以看穿”,右边写着‘纷繁攘攘自有结论’,横批愈加猖狂粗犷——

    给我闭嘴。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