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川司恋误嫁豪门闪婚老公不见面小说免费阅读

追更人数:614人

小说介绍:司恋闪婚了一个普通男人,婚后两人互不相干地生活。 一年后,公司相遇,司恋打量着自家总裁,感觉有点眼熟,又记不得在哪见过…


杭川司恋误嫁豪门闪婚老公不见面小说免费阅读开始阅读>>


10273.jpg


    内容和季少给他的那份,差不多。


    只是……


    资产赠与的对象,却从“梁伟光”变成了“云柔柔”。


    梁伟光的心在滴血。


    他挑剔地说:“聘礼不都是婚前给的吗?结婚以后给的话,万一这份清单打折了呢……”


    张特助意有所指地回答:“老夫人说婚后给,也是为了云小姐好。毕竟,如果让少爷知道,老夫人提前给了云小姐这么一大笔前,恐怕会引起少爷不必要的误会。”


    云柔柔觉得这话,特别有道理。


    她现在是在为季老太太办事,万一被季少发现,她和老太太之间有私下交易,那这“逼宫”的戏以后还要怎么演!


    张特助见她面上恍然,转头看向梁伟光。


    他疑惑地问:“梁先生,梅森岛是季家的私人岛屿,位置也很隐蔽,请问……您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梁伟光脸色微变。


    而云柔柔,则心里一凛!


    之前父亲说担心她,上门去季家找人,季家的人,把他送上了岛。


    云柔柔直觉认为


    这一切,是季老太太安排的。


    现在,她听见张特助这么说,那就意味着


    送梁伟光来的,另有其人!


    在这个节骨眼上,把梁伟光送上岛来当说客的,非季薄渊莫属!


    云柔柔眼看梁伟光张嘴就要解释


    她赶忙开口回答:“是、是我给爸爸发的定位,他才找到的。他来看看我就走,我去送送他。”


    说完这句,她拉起梁伟光,飞快朝外走去。


    一直走到停机坪。


    云柔柔见四下无人,压低声音直接质问:“爸,季少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竟然能说动你来帮他当说客?”


    梁伟光眼神闪烁。


    他一改之前的淡定,突然做出吓坏了的模样。


    “我、我……我被他抓起来,他说如果你让他父亲死,他就让我和你都死……”


    云柔柔听见这话,想起季薄渊之前在电话里的肃杀语气。


    她激灵灵打了个寒噤。


    “季少他、他真这么说?他就不想救他爸爸,难道就直接让他爸爸去死吗?”


    “是啊,女儿!”


    梁伟光脸上全是惧意:“你没见他的架势,可吓人了,把我关进深山里,我、我差点就死在里面了……”


===第745章 那就让他去死一死好了===


梁伟光一提到季薄渊,是真的怕。


    所以,他的表情和语气,都不自觉就带上了惊悚的调调。


    他紧张地搓了搓手:“我、我还听说,季少和冷少是好朋友,冷少你总知道吧?上次霍婷婷的事,就是冷少的手笔……”


    听父亲提起冷少,云柔柔瞬间记起当初霍婷婷的惨状。


    她的后背吓出一身冷汗。


    梁伟光暗暗加了把劲:“总之,女儿啊,你要好好想想,季家水深,咱们没必要陷进去,老太太的心机深不可测,又一大把年纪,这季家的江山早晚要让给季少来坐。比起老太太来说,我还是觉得,跟季少合作更稳妥……”


    云柔柔不甘心地说:“可我……还是不想看见司恋跟季薄渊相亲相爱,我不想让司恋好过……”


    “傻孩子!”


    梁伟光笑了:“你想想,季少的病,解药是你的血。他不娶你,一意孤行跟司恋生孩子,到时候生出来的孩子,还是有病!你看看季少父亲就知道司恋以后的日子,会有多痛苦。”


    这番话,终于让云柔柔的心里舒坦了。


    她重重地点头:“爸,你说的对,就让他们窝里斗,早晚有一天,季少要回过来求我,我何必现在着急倒贴上去。你等着,我拿上黑卡,咱们马上回国!”


    梁伟光听见这话,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


    他生怕云柔柔再反悔,抓起她的手腕:“还拿什么!等回了华国,用血做筹码,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既然决定要走,就赶紧走!”


    他说着,直接拉着她上了飞机……


    季家老宅。


    这一次,梁伟光的话,通过云柔柔纽扣上的窃听器,第一时间、原封不动传进了季老太太的耳中。


    “一大把年纪”、“早晚要让季少来坐”。


    这几个字,让泰山崩于前,都能面不改色的季老太太,脸色一变。


    季老太太周身,泛起肃杀的狠厉。


    她才刚过六十,身体硬朗。


    她们萧家,是华国上流社会,最有名的长寿之家。


    六十岁,老当益壮才刚刚开始!


    季老太太侧头,沉声吩咐保镖:“这个姓梁的,话太多。既然他那么怕死,那就让他干脆去死一死好了!”


    帝御大厦,总裁办公室。


    季薄渊摘下耳机,疲惫地揉了揉眉心。


    能用金钱解决的问题,对于他来说,都不是问题。


    总算,梁伟光在劝说云柔柔这件事上,足够聪明。


    现在季薄渊就只等着,他们的飞机落地,让王医生的团队,提取云柔柔的血清,进行研究。


    他们手里,有蒋医生的研究资料,相信很快就能全盘接手父亲的治疗工作。


    “少爷,查出来了,云柔柔是在您昏迷前一周,跟霍明煦办完离婚手续的。”


    正在这时,莫临敲门走进办公室,低声禀报道。


    季薄渊的脸色,瞬间阴沉到底。


    他清晰记得刚才梁伟光劝说云柔柔的那句话


    “你为了老太太一句话,就跟明煦离了婚,净身出户……”


    所以……


    奶奶在他没昏迷以前,就已经开始着手准备,逼走暖暖的局了!


===第746章 季少的痛心和愤怒===


季薄渊从小跟着季老太太长大,是老太太亲自调教的。


    他自然最了解老太太的行事方式。


    可季薄渊从未想过


    有一天,奶奶那些用在仇敌身上的手段,会用在亲人身上!


    “昨天的监控视频恢复没有?”季薄渊沉着嗓问。


    昨天他和司恋从海边回来以后,就试图调取下午梅森岛的监控。


    却发现,视频被人恶意销毁了。


    季薄渊心知视频里面一定有鬼,连夜吩咐陈叔带人恢复。


    他必须要知道,司恋昨天在房,究竟经历了什么!


    莫临迟疑地回答:“视频销毁的很干净,陈叔他们试了很多办法,都不行。不过……当时您房的监控开着,我们调取了房里的监控,能大致看见监控墙上的画面,只不过没有声音。”


    他说着,便把手里的u盘,插在了电脑上。


    昨天司恋在房里,打开监控墙以后,经历的种种,瞬间呈现在视频里。


    尽管房监控,拍到的监控墙,画面很模糊。


    也足够季薄渊看清楚


    他一向骄傲的父亲,是怎样卑微地、亦步亦趋跟在云柔柔身后!


    与此同时,季薄渊也同样看见了


    司恋在面对父亲被那样对待时,脸上的痛心和愤怒。


    这是为他在痛!


    这是为他而愤怒!


    季薄渊没想到


    他的妻子司恋,都能为自己感同身受。


    而他的奶奶,却可以眼睁睁看着亲生儿子、血脉至亲,被云柔柔这么屈辱地对待!


    季薄渊眸色沉沉地看着视频。


    直到,视频的最后


    司恋挂上电话以后,失去支撑般,全身无力跌坐在地上,捂着脸无声哭泣。


    她娇小的身影,显得那么脆弱和绝望。


    令季薄渊的心,痛到无法呼吸。


    直到现在,他才彻底明白


    这些日子以来,他的暖暖,在无形中究竟经历了什么,承受了什么。


    幸好……


    幸好一直以来,他和暖暖心心相印,相互信任。


    否则,季薄渊还真不敢想象,他们两个,会被算计到哪种地步!


    想到这,季薄渊的墨瞳,掀起狂风暴雨。


    他直接拿起桌面上的录音笔,站起身,大步朝门外走去。


    季家,老宅。


    “老夫人,已经安排好了,等他们下飞机,就动手。”保镖低声禀报道。


    老太太捻着手里的佛珠,眉眼不动。


    “做干净点,要让云柔柔懂得怎么是从一而终,还要让她懂得感恩。”她淡淡地吩咐。


    保镖垂首称是。


    他刚转身,正准备往外走


    就看见李嫂匆匆忙忙走了进来。


    “老夫人,少爷回来了,是自己开的车,车速很快,气势汹汹的,刚开进大门……”


    季老太太眉头一蹙。


    她转头,飞快朝保镖吩咐道:“告诉蒋医生,云柔柔的事情处理完,原先的计划,要提前了。”


    保镖赶忙应下,匆匆往外走去。


    季薄渊面容沉冷地下车,走进老宅别墅。


    李嫂赶忙迎上去:“少爷。”


    “奶奶呢?”


    “在房……老夫人身体有些不……”


    李嫂的话还没说完,季薄渊已经冷着脸,大步走进了房……


===第747章 撕下她的伪装===


房里,季老太太正恹恹地半躺在沙发上。


    她的对面,是梅森岛的监控墙。


    九宫格的监控里,季锦炎正神色平静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季老太太看着儿子的身影,苍老的眼眸里,全是温柔。


    季薄渊走进房间,看见这幕


    他心里的愤怒,并没因奶奶慈母的模样,有所衰减。


    反而,越烧越旺!


    季薄渊在老太太面前站定,紧盯着老太太的脸。


    他漆黑的眼眸里汹涌的怒意,带着极致的冰冷。


    “奶奶这样看着爸爸,不会觉得良心难安么?”


    季老太太捂着心口,煞有介事地咳嗽两声。


    “我还以为你是来看我的,看来你是来气我的!”


    “别装了,你的体检报告一切正常。萧家从来不出病秧子。”


    季薄渊冷冷说完,把攥在手里的录音笔打开。


    “啪”的一下,拍在老太太面前的桌子上。


    顷刻间


    张特助的话,瞬间在寂静的房间里回荡。


    “云小姐,只要您能成功把司恋赶出季家,在您成为季太太的同时,聘礼就会立刻生效……”


    季老太太瞳孔猛缩。


    她没想到,薄渊竟然在梁伟光身上,也装了窃听器!


    “为什么用钱就能解决掉云柔柔,你却偏偏要把暖暖赶走,还要我娶云柔柔?”季薄渊沉着嗓问。


    季老太太见他这副架势,知道“扮弱”无用。


    她坐起身,殷殷切切地抬眸,语重心长地说:“薄渊啊,我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


    季薄渊目光深彻寒冽。


    他沉着嗓:“你觉得……以爸爸的命做要挟,把云柔柔这种女人强塞给我,是为了我好?”


    “我是你奶奶,我做的事,当然是为你好。”


    季老太太拄着拐杖站起身,理直气壮地说:“薄渊,你还没明白么?云柔柔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身上流着什么血。只有云柔柔能生出零缺陷的季家后代,我不能让你,再落得你爸爸的下场。”


    季薄渊垂眸,唇角泛起冷笑。


    “你是说爸爸像狗一样,跟在云柔柔的身后,这样的下场吗?”


    季老太太身体一僵。


    昨天云柔柔给司恋打电话时的视频信号,她早就让人在通话结束以后,处理掉了。


    薄渊怎么会……


    既然都已经被他看见,老太太索性不再费心伪装。


    她沉声说:“你爸爸那时,没有你现在这么好的运气,能碰上云柔柔这样的女人。如果你早点开始,用云柔柔的血介入治疗,我能保证,你绝不会变成你爸爸这样。”


    季薄渊冷冷地看着她。


    “所以,你背地怂恿云柔柔和霍家离婚,又在我昏迷时候,千方百计撵走暖暖,现在还授意云柔柔用爸爸的命做要挟,逼我和暖暖离婚,只是要为了拯救我,不重蹈爸爸的覆辙,是么?”


    老太太坦然与他对视:“是。”


    季薄渊寒着嗓:“那好,我现在明确告诉你,即便以后我会病发身亡,也绝不接受云柔柔的血。因为我、嫌、脏。”


    季老太太眉头深蹙。


    “薄渊,你是季家的继承人,你的健康,不是你一个人的事,而是整个季家的事。传宗接代是每个季家继承人,应该承担的责任。你,没有资格任性!”


===第748章 你姓萧我才姓季===


季薄渊俊美的面容,如寒冰般沉冷无情。


    他沉着嗓反问:“我这个继承人,没资格任性,你难道就有资格,随意处置继承人的妻子?”


    季老太太脸色一沉。


    “你爷爷去世以后,我掌管季家四十年,当然有资格,决定季家未来女主人是谁!”


    季薄渊唇角泛起嘲弄。


    “当年,你找到赌鬼成群的纪家,重金收买外公,让他把妈妈嫁给身体已经开始出现问题的爸爸,为的就是传宗接代。


    从我18岁开始,你绞尽脑汁把女人送我身边,也是为了传宗接代。


    今天,你借云柔柔的手,用爸爸的命,逼我娶她,还是为了传宗接代”


    说到这,季薄渊的声音骤然寒彻到底。


    “在你眼里,季家的男人无论是爸爸还是我,都只是传宗接代的工具吧!”


    季老太太脸色一变。


    “薄渊,你说这话太过分了!我萧凤起对天发誓,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季家,绝对没有任何私心!


    锦炎当年那种情况,翠琴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而现在,为了季家后代健康,云柔柔同样也是你最合适的妻子人选。”


    说到这,季老太太严厉地望着季薄渊。


    斩钉截铁地说:“我告诉你,为了季家,你和云柔柔的婚,结也得结,不结也得结!”


    这是老太太第一次,对季薄渊用这样命令的口吻说话。


    语气里充满了当权者说一不二、霸道掌控一切的威势。


    季老太太企图用这样的威势,向季薄渊宣誓主权


    她掌管着季家的一切。


    在她这样的绝对强者面前,哪怕季薄渊是她的亲生骨肉,也必须臣服!


    季薄渊目光幽冷地与老太太对视。


    他的内心,充斥着愤怒和失望。


    浑身弥漫的极低气压,几乎要把周围的空气,都凝结成冰。


    “你恐怕忘记了,你姓萧,我才姓季。”季薄渊寒着嗓说。


    话里的意思,直击季老太太的痛点。


    虽然老太太现在是季家的掌权者。


    可她却是在丈夫突然去世、儿子神志不清的状况下,才得以坐上董事长的宝座。


    然而,帝御财团终究是季家的家业。


    哪怕老太太兢兢业业领导季家四十年,退休以后,也只能分到赡养费而已。


    无论是在法律上、还是在遗嘱分配上


    只有季薄渊,才拥有唯一的合法继承权!


    季老太太当然听懂了季薄渊话里的意思。


    她的脸色,瞬间铁青。


    “怎么,你打算为了司恋,要跟我对着干吗?”她冷哼道。


    季薄渊面容冷削,寒着嗓回答:“如果你还像昨天那样,对暖暖出手,我不介意试试看。”


    这是季老太太,第一次听见季薄渊说出这种话,还是为了司恋那个女人!


    “好!很好!”


    老太太气极,指着季薄渊的鼻子,厉声责骂:


    “你大可试一试!就算你姓季,也洗不白司恋之前落下的那些肮脏名声!我看季家、还有财团的董事会,能有几个人支持你!”


    季老太太执掌帝御财团四十年,一刻也没闲着。


    在财团内部,她培植了不少亲信死忠。


    在她不愿“退位”的情况下,就算季薄渊想要夺权,也没那么容易!


===第749章 打蛇要打七寸===


季薄渊冷冷一笑。


    他薄唇轻掀,淡淡地说:“昨天你让人销毁的视频,我另有备份。如果季家和董事会知道,云柔柔可以随意操纵神志不清的爸爸,你说他们会不会担心这种女人嫁给我,等我发病的时候,财团会不会被她操纵?”


    打蛇打七寸。


    季老太太听了季薄渊的话,瞳孔紧缩!


    昨天云柔柔为了逼迫司恋,在视频上留下了把柄。


    老太太原以为视频删除就万事大吉,却万万没想到,季薄渊拿到了备份!


    她原本凛凛的威势,陡然一减。


    季薄渊唇角泛起嘲弄。


    不待她开口,季薄渊俯身,拿起桌子上的录音笔:“还有这份录音想必会有人对你私自挪用100亿资产的事感兴趣,你说是吗?季董事长?”


    承诺给云柔柔的一百亿资产,季老太太当然不会自掏腰包。


    让云柔柔结婚以后才给她,等于是向她预支季少夫人应有的份额而已。


    可这种暗箱操作,如果让董事会知道……


    那她这个历来刚正不阿的董事长,难免会有道德上的瑕疵。


    季老太太万万没想到,季薄渊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从她滴水不漏的局里,撬开了口子!


    这年头,证据才是最恐怖的东西!


    想到这,老太太不动声色地软了语调:


    “这种事情,惊动族老和董事会,你是嫌现在不够乱吗?要是你真不想跟司恋离婚,那就不离好了!


    可你有没有想过,连你妈都能‘出轨’裴时风……你不接受治疗,将来跟你爸一样疯了,司恋会从一而终,守你一辈子吗?”


    提到季夫人出轨,季老太太的面上越来越悲伤。


    她沉郁地说:“薄渊啊,就算你不考虑传宗接代的事,这天底下又有哪个女人不喜欢孩子?你和司恋生下的孩子,将来也会有狂躁症。


    你看看你妈妈丈夫是这样,儿子也是这样,她幸福吗?一点也不幸福,还非常痛苦!你妈的现在就是司恋的未来!你要是真喜欢司恋,你就多为她想想,难道你还想让季家,再多一个像我和你妈一样,可怜的女人吗?”


    季老太太字斟句酌说完这番话,眼底涌动着泪光。


    和刚才那股刚直、又盛气凌人的老太太,完全判若两人。


    连季老太太自己,都快要被自己感动了。


    这是她一早就定下的策略。


    本来纪翠琴在季家,算得上安分乖巧。


    可她作为薄渊的亲生母亲,却突然有和司恋联手的趋势。


    所以,季老太太才会布下“歌剧邮**卫下药”的局。


    目的就是要让纪翠琴出轨!


    只有亲生母亲,在父亲狂躁症发病时出轨。


    才能让季薄渊,在发现他自己也身患狂躁症时


    质疑他女人的忠贞!


    这就是季老太太费尽心机,在季薄渊心里种下的刺!


    她就是要让季薄渊明白


    在季家的不治之症面前。


    除了她这个奶奶以外,所有的女人,无论是母亲还是妻子,统统都是靠不住的!


    只有这样,她才能把季薄渊,牢牢掌握在手里!


    虽然,季老太太精心布置的计策,很早就被司恋无意中破坏了!


    可是,她却及时发现了


    纪翠琴精神出轨裴时风的实锤!


    总算让她把这根刺,成功种在季薄渊的心里。


    季老太太一想到那天,季薄渊得知纪翠琴精神出轨时,失望痛心的神色。


    她蘸了蘸眼角的泪,把黯然沉郁的表情,演得更加真切了一些……


===第750章 司恋的破局之惑===


季老太太心里的算盘,打的噼啪直响。


    可惜,在她面前的,不是个无能之辈。


    而是最了解她、且能力强大的季薄渊!


    季薄渊早已从司恋那里,知道了母亲纪翠琴对裴时风的“感情”。


    虽然,他无法原谅母亲,婚内精神出轨的举动。


    却也不至于,像乍听见时,那么愤怒和失望。


    季薄渊目光幽深地望着老太太。


    他淡淡地说:“我不是你,传宗接代对我来说,根本就不重要。如果暖暖喜欢孩子,那我和她领养一个好了。你说的这些,对于我们而言,根本就不是问题。”


    “嗡”的一下,季老太太的脑子一片空白。


    她只是不想那么早“退位让权”,可从来都没想过


    要让季家断子绝孙!


    如果季家真的断在季薄渊这代,那她萧凤起就是季家的罪人!


    季老太太气得浑身发抖。


    “你、你说什么?领养?季薄渊,你疯了吗?你这是要让季家断子绝孙啊!你这是不孝!不孝!我绝不会让季家几百年的基业,断送在你手里!”


    季薄渊看着她,冷冷地笑了。


    “断子绝孙也总比……像爸爸那样在神志不清的状况下,被云柔柔那种肮脏的女人,指手画脚强!


    我最后在警告你一次,有什么事,你直接冲着我来。如果昨天的事,再发生,我不介意请三叔公来家里,主、持、公、道!”


    季薄渊冰冷地撂下这句,转身往门外走去。


    季老太太被他气得,心口一阵剧痛,眼睛一黑,晕了过去!


    海边庄园。


    司恋经过昨天,和季薄渊在崖边的一番交谈。


    一方面打消了离开的念头。


    另一方面,她也在不断回忆,云柔柔视频里,和季锦炎之间古怪的互动。


    司恋越想越觉得奇怪。


    首先,季锦炎为什么在前一刻,还狂躁到要撞墙去死。


    可是,当云柔柔一走进房间,随意喊了一声“停”,季锦炎就能立刻停下来?


    哪怕是正常人在真正撞墙、千钧一发的时候,也不可能做到及时停手。


    对于一个丧失理智的人,这更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


    这个画面,在司恋的脑海里,无数次倒带重放,她都无法理解。


    其次


    司恋经过上次在浅水湾别墅,被蒋医生当众抽血化验以后,发现自己血液里不含x物质以后。


    曾经找陈叔帮忙,想要抽梁伟光血,做检测。


    刚好之前,季薄渊为了帮她做亲子鉴定,特别让保镖抽了梁伟光的血。


    王医生拿着梁伟光的血,用蒋医生的仪器,给梁伟光做了血液检测。


    血液检测的结果显示


    梁伟光的血液,也不含x物质。


    这就意味着,云柔柔血液里的x物质,并非遗传自父系。



可是……


    在司恋看来


    如果继续用云柔柔的血清“治疗”的话。


    虽然暂时能稳定住季锦炎的病况,却只是一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