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恋战南夜免费阅读笔趣阁最受欢迎

追更人数:466人

小说介绍:司恋闪婚了一个普通男人,婚后两人互不相干地生活。 一年后,公司相遇,司恋打量着自家总裁,感觉有点眼熟,又记不得在哪见过…


司恋战南夜免费阅读笔趣阁最受欢迎开始阅读>>


10283.jpg

司恋轻抿着唇:“既然您知道的这么清楚,那当初又为什么在订婚宴上,认下我做薄渊的妻子?”


    季老太太敛住笑:“我当然不是一开始知道的,上次柔柔来家里,不小心说漏嘴,我才查出来的。”


    季老太太的目光,在众目睽睽下,暗藏轻蔑地打量着司恋。


    “暖暖啊,云禧走的早,有些道理没人教你,今天我就来教教你。这命里的事,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就像柔柔天生带的占运术,就是命里有。而你……”


    老太太撇了撇嘴:“你虽然半路得了占运术,再强大,也比不上柔柔血脉里的正统。当初和薄渊订婚的是柔柔。如今能救薄渊和锦炎的,也是柔柔。柔柔和季家才是命中注定的缘分。


    这是命,命中注定的事,哪怕不小心错过了,总有一天还会回到正确的轨迹上。


    柔柔和薄渊,就是这样,你,懂吗?”


    老太太的话,直击司恋心底的痛点。


    到了这个地步,司恋不得不信


    哪怕她借着和季薄渊滚床单的机缘,拥有了占运术,甚至变得比云柔柔更强大。


    也无法改变,云柔柔的占运术“是天生的”这个事实。


    和云柔柔相比,司恋靠滚床单混来的占运术,确实算得上“来路不正”。


    就像无根的浮萍,镜花水月。


    而云柔柔


    才是真正拥有,云家与生俱来血脉力量的那个人!


    说不定,正是因为这样,云柔柔血液里的物质,才能被检测出来。


    而自己血液中的金色流光,则只能看,无法被提取!


===第694章 你愿意不愿意为薄渊牺牲===


云禧一向是司恋的软肋。


    只要一提起云禧,饶是司恋这种……不信命的人,也不得不信!


    是啊!


    这一切,没有比妈妈云禧更清楚。


    所以,她当年才会为季家订下云柔柔!


    认清这个事实,司恋的小脸煞白一片。


    她不是怕丢掉季少夫人的位置。


    也不是怕离开季薄渊。


    司恋只是痛心,在季薄渊真正的病症面前


    她引以为傲的占运术,竟然完全派不上用场。


    连心爱的人都救不了。


    占运术,还有什么意义……


    季老太太见司恋神色大乱,知道自己的话,已经从根子上起了作用。


    她温声说:“暖暖啊……我能看得出来,薄渊是真心喜欢你。我也很喜欢你这个孙媳,但是……就因为薄渊喜欢你,所以我才决定,趁他没醒的时候,给他注射抗体。


    否则,一旦他醒过来,知道了原委,他明知道你和柔柔之间有矛盾,又怎会注射血清呢!薄渊生性固执,这样一来,治疗就会被他无限期耽误下去。”


    说到这,季老太太的脸上,泛起慈悲。


    “暖暖,如果你签下离婚协议,到时候,薄渊醒过来,治疗已经开始。而你……也离开了他,相信他最终会接受治疗的。只不过,这一切的一切,最委屈的,还是你。”


    老太太的声音,倏然转暗:“暖暖,如果你真爱薄渊,现在……就看你愿不愿意,为薄渊牺牲了。”


    愿意。


    司恋正打算吐出这两个字。


    然而,下一秒


    她的脑中,有个声音,理智地在提醒道:别忘了死去的张天硕,和差点死掉的王医生!


    “嗡!”的一下。


    司恋脑中警铃大作。


    她猛地抬眸,看着眼前笑面虎一样的老太太。


    在季薄渊昏迷之初,老太太就派人想杀掉季薄渊的主治医生。


    如果她真的对季薄渊有恶意。


    那自己为了季薄渊身体健康,而做的妥协,就会变成送羊入虎口的帮凶!


    接触到司恋质疑的目光,季老太太瞬间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只是一瞬间。


    司恋的眼神,恢复清明。


    她看着季老太太,坚定地说:“奶奶,我知道您说的都是对的,可是,我还是坚持刚才的决定再等两天。后天,如果薄渊还不醒,我就按照您的意思,签下离婚协议,让您的医疗团队救治薄渊。”


    “不行。”


    季老太太毫不犹豫地拒绝:“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一来锦炎当年能清醒,都是医疗团队的努力,你不要对后天,薄渊会自己醒来,抱有任何希望。二来,薄渊清醒以后用药,风险太大,为了薄渊的健康,我不能冒这个险。”


    听见这话,司恋眉心一动。


    “奶奶,既然您说,爸爸当年清醒,得益于医学团队的努力。可那时候,云柔柔还没出生。您的团队既然有救治爸爸的经验,早就该唤醒薄渊了,何必等到现在。”


    这一下,饶是胸有成竹的季老太太,被司恋抓住了逻辑的漏洞,脸色一僵。


    她倚老卖老沉声说:“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我是薄渊的奶奶,总之,你今天必须要签下离婚协议,让薄渊尽快接受治疗!”


    老太太这样的反应,让司恋更加坚定了


    她的心里一定有鬼!


===第695章 不能坐以待毙===


司恋不动声色退到卧室门口,挡在门前。


    “奶奶,我和薄渊夫妻一场,就算要离开,我也想和他好好道个别。两天以后,如果薄渊能醒来,一切由薄渊自己做决定,他有权做这个决定。如果他不能醒过来,作为他的妻子,我会签下离婚协议,为他做这个决定。”


    季老太太脸色一沉。


    她没想到司恋这么难缠。


    二十出头的小姑娘,难道不该只讲奉献,不带脑子么。


    像云柔柔,为了嫁给薄渊,什么都愿意做。


    只有这个司恋,到了这个地步,还能有心力跟她扯东扯西。


    每次司恋在她面前,展露聪明的时候。


    季老太太都有种悔不当初的感觉。


    当初,她看中的是


    司恋爹不亲、妈不在,不但是云家的废材,还声名狼藉。


    这样的女人,嫁给薄渊做老婆,只会感恩戴德、夹着尾巴做人。


    就像当年的纪翠琴一样,华衣美服、珠光宝器养着就好了。


    所以季老太太才会亲自出马,在订婚宴上为司恋出头,还认下云家偷天换日的婚约。


    没想到


    到头来,蠢的没娶进来,偏娶了个聪明的。


    这恐怕是老太太生平唯一的一次失策。


    季老太太决不允许自己的人生,有“失策”这个词。


    她沉着嗓说:“司恋,该说的我都已经说过了,我还没老糊涂,容不得你为了保住“季少夫人”的头衔,故意拖延薄渊的治疗时机,今天这个离婚协议,你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


    话音一落,在旁边候命的保镖们,瞬间动了起来。


    司恋早有准备,极快地跳进屋里。


    “砰!”的一下,直接锁上了房门。


    几乎是立刻,季老太太阴沉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来人,快报警!司恋‘绑架’了昏迷薄渊,把门弄开,救薄渊出来!”


    绑架……


    司恋的心,瞬间沉到谷底。


    老太太这是图穷匕见,彻底撕破脸,开始构陷了!


    幸好,整栋别墅,都是季薄渊特别改造的。


    卧室的房门,非常坚固,相信他们就算用蛮力,也不是短时间能破开的。


    司恋想到老太太的举动,浑身无法遏制地颤抖着。


    她走到床边,抓着季薄渊的手。


    “薄渊,老太太杀了张天硕,还要杀王医生,现在又趁你昏迷,要把我撵走,我不知道她到底想对你做什么……薄渊,你快醒过来吧,如果被他们闯进来,我、我顶不住多久的。”


    司恋颤声说完这些话,殷殷切切地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


    然而……


    季薄渊的面容,依旧平静如水,没有半点要醒来的迹象。


    “砰、砰、砰……”的砸门声,催命似的一下一下响彻整个房间。


    司恋紧张得无以复加。


    财叔的电话打不通,季薄渊的保镖,从刚才到现在,都没了踪影。


    想必也已经被老太太控制了。


    司恋完全不知道,这种时候,她还能求助于谁!


    “哐、哐、哐……”


    砸门声越来越大。


    司恋攥紧季薄渊的手,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不行,不能坐以待毙。


    要想办法!


===第696章 样子像极了绑架===


司恋看着窗外,夜色浓稠,已是深夜。


    为今之计,是要尽快找到外援。


    否则,等季老太太的手下破门而入,后果不堪设想。


    这么想着,她的手轻颤着拿出手机。


    司恋翻开通讯录,一目十行地寻找,最有可能帮她的人。


    然而……


    到了这刻,她才发现


    朋友实在是少的可怜。


    特别是,能和有权有势的季老太太相抗衡的人,几乎没有!


    司恋的目光,快速从一个名字上略过。


    当通讯录拉到最后,一无所获时


    她又再次拉回到那个名字上。


    裴时风。


    司恋神色复杂地看着这个名字。


    只有他,或许能够帮助自己。


    “哐、哐、哐……”


    砸门声,混合着说话声,一下又一下在房间里回响。


    紧迫的情势,根本不给司恋任何犹豫的时间。


    她咬牙拨出了电话。


    “嘟……嘟……”


    电话响过两声,就被人接起来。


    “暖暖?”裴时风嗓音低哑地问:“你那边怎么这么吵?出了什么事?”


    司恋的心里,瞬间泛起酸涩。


    她深呼吸,压下喉咙的哽咽,快速把当下的情形交代清楚。


    “大叔,薄渊昏迷不醒,老太太让我签离婚协议,要把我撵走,不知道会对薄渊做什么,这会儿他们在撞门,你……”


    她话还没说完,就听见裴时风直接命令道:


    “你把电话放在桌子上,不要挂断,我要随时知道你的状况。去找能搬动的家具,比如沙发、矮柜等等,抵着门,拖延时间。我最迟15分钟之内就到。”


    司恋连声应是,不敢耽误,按照裴时风的吩咐,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站起身慌忙扫视屋里,寻找着任何她能搬动的东西。


    她完全没有注意到,随着撞门的“哐、哐”声


    床上的季薄渊,额头冒出了密密麻麻的薄汗,紧闭的双眼,在不住地抖动。


    司恋费力把卧室的沙发,一点点往门口挪动,企图堵住房门。


    “嗡……”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电锯的声音。


    司恋心里一颤。


    她加快了挪动沙发的动作。


    然而,坚固的房门,一旦被电锯割开一条缝。


    那些人破门而入的速度,永远比司恋挪动沙发的速度快!


    司恋眼见着有只粗壮的胳膊,正从切割的缺口伸进来,拨弄门锁。


    她奋起从茶几上,抄起一把水果叉。


    狠狠地,朝那人的手背刺去!


    “嘶……”那人压抑地痛呼,猛地缩回了手。


    司恋看着那些喷洒在地板和裂口的鲜血,浑身止不住地颤抖。


    “把门直接切开。”季老太太沉声命令道。


    司恋闻言,惊慌地跑到床前。


    她抱着季薄渊坐起身,正打算拖他去浴室或者衣帽间躲一躲。


    “砰”的一声。


    门被电锯切开,保镖们蜂拥闯了进来!


    “咔嚓!”“咔嚓!”


    几乎是同时,门口闪光灯的强光,和快门声交织。


    司恋满脸是血,拖着季薄渊的狼狈模样,被瞬间定格在相机里。


    这个画面,像极了刚才老太太在门外说的“绑架”……


===第697章 季少醒来了===


季老太太面色凌厉,威势十足从门外走进卧室。


    看着司恋的样子,眼底闪过一抹满意。


    显然,在她看来,让司恋做个“绑架犯”,比之前仅签离婚协议的“效果”更好。


    “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薄渊‘救’出来。”季老太太咬着“救”字,沉声说。


    保镖们闻言,蜂拥而上。


    司恋抱紧季薄渊。


    她扭头,狠厉地盯着逼近的保镖们,恨声说:“都别过来!我是薄渊的妻子,是季家的少夫人。你们对我下手,就不怕薄渊醒过来,找你们算账吗?”


    保镖闻言,脚步有一瞬间的凝滞。


    随即,季老太太的声音,在他们耳边淡淡响起。


    “妻子?你只不过是我们季家娶错的女人。你趁薄渊昏迷,企图绑架他,这样的女人,薄渊为什么要为你出头?”


    绑架……


    司恋瞳孔紧缩。


    几乎是一瞬间,就明白了老太太的用意。


    司恋高声质问:“奶奶,虎毒不食子,您这么强来,是想杀了薄渊吗?季家的列祖列宗,都在天上看着呢!”


    “呵我只有薄渊一个孙子,为什么要杀了他?我是要救他!司恋,你不旦要耽误薄渊的治疗,还要挑唆我和薄渊的祖孙关系,看我饶不饶的了你!”


    说到这,季老太太沉声命令:“把薄渊救出来,让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在离婚协议上签字按指印!把她送进警局!”


    说完,老太太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接下来的事,她不在场,手下才能放的开。


    老太太的背影,消失在门外。


    保镖们再不敢耽误,直接上前。


    司恋浑身颤抖,无助地、紧紧地抱着季薄渊。


    她急切地在季薄渊的耳侧,颤声喊道:“季薄渊……季薄渊……”


    季薄渊的眼皮抖动得更加厉害,垂在身侧的手指,也在微微颤动。


    然而,这样的表现,在混乱的场面下,是那么的微弱。


    根本就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司恋的头埋在季薄渊的颈窝里,不断地喊着他的名字,双手环着他的胸,十指交叠紧扣。


    她要拖,只要再拖几分钟。


    裴时风就能赶来。


    她和季薄渊就能得救!


    然而


    即便司恋练过跆拳道,在孔武有力的保镖面前,力量终究有限。


    她的手指,被保镖们一根一根大力掰开。


    她的身体,被他们粗鲁地从季薄渊的怀里扯了出来。


    “季薄渊,对不起……”


    司恋绝望地呢喃,她知道自己再也没有能力保护季薄渊了。


    季薄渊失去了她的支撑,后仰着倒下去。


    司恋手脚并用、拼尽全力的挣扎,被不费吹灰之力的压制。


    最终,她被人屈辱地按在地毯上。


    张助理在她面前蹲下,把几张薄薄的离婚协议,连同新公司的股权转让,铺在她面前。


    “少夫人,可惜了,原本还附加了很多补偿协议,刚才您的举动,让老夫人很不高兴,最后就只剩下这几张必须要签的文件了。您是自己签,还是让人按着您签?”


    司恋凌厉地说:“不,你们这是犯法的!我不会签,永远都不会签,薄渊不会饶过你们的!”


    张助理笑了。


    他身后站着的那些老太太的亲信,都笑了。


    张助理意味深长地说:“少夫人说笑了,老夫人在华国,从来不做犯法的事。等少爷醒来,说不定,连你是谁,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说完,他狠狠抓住司恋的手指,按上印泥,往协议签字的位置重重按下去……


    正在这时


    不远处,一个极其冷淡的声音,如覆冰雪地响起:“是么?你告诉我,有什么办法能让我把心爱的女人,忘得一干二净?”


===第698章 这些天你受委屈了===


季薄渊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是看不到尽头的、黑漆漆的假山迷宫。


    还有一个闪着光的、天使般的小小身影,在他面前引路。


    “你是……苏祈然?”


    “这是哪?”


    “我怎么会在这?”


    季薄渊跟在女孩的身后,嗓音低沉地问着这三个问题。


    然而


    女孩回应他的,始终是沉默。


    与此同时,司恋的呼唤声,夹杂着云柔柔、母亲和奶奶的声音。


    从遥远的地方,断断续续传进他的耳中。


    “司恋,我要取代你做季太太,睡你男人,你一辈子都会被我踩到脚下。”


    “一百亿,只要你离开薄渊,腾出少夫人的位置,我给你一百亿。”


    “当初和薄渊订婚的是柔柔,如今能救薄渊和锦炎的,也是柔柔。柔柔和季家才是命中注定的缘分。”


    “你只不过是我们季家娶错的女人,你趁薄渊昏迷,企图绑架他,薄渊为什么要为你出头?”


    “我是薄渊的奶奶,你今天必须要签下离婚协议,让薄渊尽快接受治疗。”


    一声一声刻薄的话,冲击着季薄渊的神经。


    当司恋温软的身体,被强行扯出他的怀抱。


    当他听见那句,暗藏绝望的“季薄渊,对不起……”


    感同身受的愤怒、伤心和难过,交织着朝他汹涌侵袭。


    让季薄渊再也无暇顾及,前方那个永远都看不见面容的,小小身影。


    突然,一道亮光,从季薄渊的头顶射下来。


    他猛地睁开了双眼!


    张助理的话,直直传入他的耳中


    “等少爷醒过来,说不定,连你是谁,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长久的沉睡,让季薄渊的身体,没那么快恢复自如。


    可并不影响他,转过头,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他心爱的女人,被人粗暴地按在地上。


    司恋的一只手,正被人抓着重重地按在纸上。


    触目惊心。


    令人怒发冲冠。


    “是么?你告诉我,有什么办法能让我把心爱的女人,忘得一干二净?”


    季薄渊冰冷地吐出这句话,顾不得身体的僵硬,坐起了身。


    哪怕手脚还没那么灵活,他尽最大的努力,靠近司恋的身侧。


    伸出大手将女人揽进怀里。


    就像以前一样,密密实实护在他的羽翼下。


    季薄渊目光冷厉地环视一周。


    超强的记忆力,让他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记下每个人的长相。


    张助理向来知道少爷的处事方式,见他醒来,已经吓破了胆。


    就连刚才站在四周漠然带笑,看着的这幕的老太太亲信们,一时间都噤若寒蝉。


    “少、少爷,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张助理语无伦次地试图挽回点什么。


    却被季薄渊淡漠地打断:“我对你的意思不感兴趣,反正你马上就是个死人了。”


    掷地有声、冷漠无情的话音一落。


    张助理无力地瘫坐在地上。


    他的身后,那些原本面无表情的保镖们,眼中皆露出惧意。


    司恋从季薄渊嗓音响起的那刻,就愕然呆立在原地。


    她完全没想到,他会提前醒过来。


    此刻,当她听见季薄渊略带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感受到他烫人的体温。


    才顷刻间有了真实感。


===第699章 有什么事让她扛着===


司恋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紧紧地、紧紧地埋首在季薄渊的怀里。


    而季薄渊,一如往常一样,轻抚着她的背脊。


    他抬眸看向在场所有人,冰冷地吐出一个字:“滚!”


    所有人不约而同打了个激灵,顷刻间,逃似的离开了别墅现场。


    就连走廊外面那群等候着的白大褂们,也早就闻风把医学检验台、药品和仪器之类的东西,收得干干净净,撤得极快。


    司恋被季薄渊紧紧拥着,从他身上传来的温暖,和坚定守护的力量。


    让她这些日子以来,所受到的种种委屈和不安,全都化成泪水,湿透了季薄渊的衣襟。


    “暖暖?”


    季薄渊发现了不对劲,正准备伸手揽上她的肩膀。


    却被司恋颤声止住。


    “不要过来!”


    话音刚落,司恋就感觉,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