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秋水陈天龙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追更人数:218人

小说介绍:妻子被逼改嫁,孩子被骂野种,一桩血案埋在心底二十年……一代天骄陈天龙强势归来,势要将天捅个窟窿!


纪秋水陈天龙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开始阅读>>


10052.jpg
    上 仙儿将麻衣白叟师徒二人引入大宅之后,立马冲着管家道:“胡伯,这两位是我们上 宗族的贵,不论怎样都要好生款待,不能有半点怠慢!”

    “是。”

    胡管家见上 仙儿如此注重,当即亲身搀着面 惨白的麻衣白叟,向房地点的方向赶去。

    望了一眼麻衣白叟的背影,上 仙儿又看向子鼠和丑牛,忙道:“两位队长,我先带你们去做个查看吧。”

    “不用了,大。”

    面 苍白的子鼠急忙道:“我和丑牛自己去 室就行了,你先去找老爷子报告吧,今日晚上的工作很重要。”

    “怪不得父亲那么注重你,子鼠队长总能为大 考虑,等下我和父亲会曩昔看望你们!”

    上 仙儿不着痕迹地夸了子鼠一句,然后点了允许,箭步向父亲的书房赶去。

    当上 仙儿来到上 雷霆的书房外后,书房里还开着灯。

    上 雷霆正在书房里等他。

    今晚的工作,让上 雷霆有些心绪不宁。

    他不断写着“每临大事有静气”这七个字。

    等到上 仙儿开门进来,上 雷霆立马搁笔,将目光投了曩昔。

    上 雷霆眯起眼睛,沉声道:“死了没有?”

    上 仙儿低了垂头,道:“没死。”

    “还没死?”

    上 雷霆眼中已有雷霆在酝酿!

    具有死士窝点的雪家 不死他!

    具有先天之境的寅虎 不死他!

    子鼠和丑牛联手去,竟然也 不死他!

    这个陈天龙,难道有不死之身不成?

    “子鼠和丑牛呢?”上 雷霆拧眉问道。

    “去 室做查看了。”上 仙儿回道。

    “ 室?”

    闻言,上 雷霆面 一变,沉声道:“陈天龙的实力这么强?连子鼠丑牛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

    “那倒不是……”

    上 仙儿摇了摇头,接着将今晚产生的工作,逐个叙说给了上 雷霆听。

    听完叙说,上 雷霆悄悄眯起眼睛。

    “都说东阳精力病院和古武界有关,现在看来,公然不假。”

    “三个先天武者,加在一同竟然挡不住那瘸子三招,纷繁落败而逃……”

    “好在,那瘸子和陈天龙不是一路人,如你所言,那瘸子不知道陈天龙,仅仅由于陈天龙身上的一枚令牌,这才救他一命。”

    “那瘸子是为了还情面,救过陈天龙一次,情面还了,天然不会再救他第2次。”

    “并且,我们一向在猜想,陈天龙的背面靠山是什么,现在已然有了答案。”

    “陈天龙的背面靠山,恐怕便是这个所谓的‘清风岭’吧?”

    “这个清风岭应该是古武实力,不然陈天龙的发展速度不或许那么快!”

    “现在,悉数如同都解说得通了!”

    ……

 第六百二十七章

    上 雷霆一番估测,完全由于那枚连陈天龙也觉得来历奇怪的清风令,给带跑偏了。

    但他们父女二人关于这翻猜想,却显得颇有决计。

    “爸……假如陈天龙背面有古武实力,我们还怎样抵挡他?”

    上 仙儿皱起眉头,道:“我们灭了陈家,他必定不会放过我们的,假如那什么清风岭来人,也像我们当年毁灭陈家相同抵挡我们怎样办?”

    “不或许。”

    上 雷霆摇了摇头,道:“东阳那儿的人,已然欠清风岭一个情面,那就阐明清风岭在武林江湖上是个有些名头的门派。有龙组执法者管制着,他们不敢这么轻率地 过来……但,也说不准,所以,我们有必要赶快处理掉陈天龙这个费事!”

    上 仙儿拧眉道:“子鼠和丑牛都受了伤,陈天龙又是先天武者,难道要让大长老出头?”

    “不行。”

    上 雷霆否决道:“大长老是我们上 宗族的主力,不能容易动用,并且大长老 了陈天龙,那什么清风岭会不找大长老报仇?我们现在最好的方法,便是借刀 人!”

    “借刀?”

    上 仙儿问道:“借谁的刀?”

    上 雷霆淡淡地道:“你不是带了两位人来我们贵寓吗?”

    “那对龙涎宗的师徒?”

    上 仙儿眼睛登时一亮,可接着又拧眉道:“陈天龙这家伙每次都能做出些令人意外的工作,等陈天龙实力康复,假如这对师徒也折戟沉沙了呢?并且,他们又不是傻子,能甘心给我们当 使?”

    “所以啊。”

    上 雷霆淡淡地道:“他们出人,我们上 宗族也出人,对他们就声称,这叫结盟联手。”

    “我们这边将卯兔派出来,卯兔那女性最会魅惑人心,只需撺掇这师徒去一趟江南 ,将纪秋水和陈妞妞掳来。”

    “妻女在手,陈天龙能不瞻前顾后?”

    “这一次,陈天龙必死无疑!”

    闻言,上 仙儿唇角勾起一抹残暴的冷笑弧度。

    遽然以陈天龙的妻女作挟制,这种做法有些下三滥,但任何一个圈子都是成者王,败者寇!

    只需陈天龙死了,还能嫁祸给龙涎宗那对师徒,那他们上 宗族就能够无忧无虑了!

    已然如此,何须还管方法是否低质呢?

    假使要坚持高尚,他们最初也就不会向世交陈家背面捅刀子了!

    “我这就去组织!”

    ……

    旭日东升。

    东阳精力病院。

    当陈天龙悠悠醒转的时分,只觉浑身酸软,嘴唇干得如同一说话就会裂开。

    眼前的国际,也像是蒙上了一层淡紫 ,缓了好一会儿才康复正常。

    洁白的天花板,首先映入眼帘。

    接着是淡淡的消 水味,涌入鼻腔。

    再接着,陈天龙看到了一个穿戴病号服,脑袋上带着齐天大圣面具的家伙,正蹲在其他一张床上看着他。

    “俺老孙是齐天大圣,你是何方妖孽?”

    邻床上的家伙脑袋如同有些缺点,不断仿照着孙悟空的口气责问陈天龙。

    很快,陈天龙回想起了昨日晚上产生的工作。

    那位瘸腿白叟救了自己。

    所以这儿……是东阳精力病院的病号房?

    假使真是如此,也就不难解说为什么邻床这位老兄如此中二了。

    “你醒了?”

    这时,房间门被推开,一道衰老的声响响起。

    陈天龙立马挑眉望去,只见呈现在门口的,正是昨夜那位救了他的瘸腿白叟!

    他仍旧和昨夜相同,穿戴一件旧式黑 外套,佝偻着腰身,戴着一副老花镜,左手扶着左腿走路,拖着残疾的右腿。

    白日光线亮堂,这位白叟看起来比晚上还要一般苍凉。

    但,陈天龙绝不敢对他有半点小觑与开罪之心!

    恶作剧,一个能单挑三位先天武者的强者,开罪他不是找死吗?

    陈天龙的目光乃至不敢在他右腿上多逗留顷刻。

    “我醒了。”

    陈天龙忙从床上站了起来,拱手恭顺地道:“多谢长辈救命之恩!”

    “嗯,跟我来吧,要见你。”

    说完,白叟便持续拖着残躯,向外走去。

    而陈天龙却先是一怔,接着眼睛骤亮!

    ?

    这位白叟口中的,难道便是那位极富盛名的天仙院长?

    他还真想瞧瞧,那位和墨雪、上 仙儿齐名的第三朵金花,究竟长什么姿态!

    更何况,天仙大,和精力病院院长这两个方枘圆凿的身份,堆叠在一同,本就能够激起一个男人的猎奇心。

    他当即应了一声,箭步跟着白叟向外走去!

    ……

 第六百二十八章

    陈天龙走出病房,跟上瘸腿白叟,来到了大院里。

    许许多多的精力病患者,都在宅院里做着一些令人费解的工作。

    有人一边走路,一边看着彼苍白云,高谈阔论自己怎样在股 之中纵横无敌。

    有人手持一根树枝,大声嚷嚷着自己是杜甫转世,然后大声念起李白的诗,尤其是那句“不及汪伦送我情”。

    有人傻坐在台阶上,拿着一块砖头,放在耳边,当作电话,哭得稀里哗啦,大诉想念之苦……

    这是陈天龙榜首次来到精力病院,但不知怎地,看着眼前这些举动奇怪的患者,他竟没来由得心头一酸。

    大医院里充满着存亡离别,但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陈天龙,很少会为之动容,由于存亡离别,他见得太多了。

    反却是精力病院里的这一幕幕,让他心头柔软处像是被触碰到了相同。

    瘸腿白叟感受到了陈天龙的改动,挑眉道:“有感受?”

    陈天龙浅笑道:“有一些,还好。”

    瘸腿白叟咂了咂嘴,道:“许多人来到这儿,只觉得很好笑,能够心生感受的却是不多,你和那个人真的很像。”

    “那个人?哪个人?”

    陈天龙悄悄一怔。

    只不过这一次,瘸腿白叟没再答复了。

    “,人来了。”

    不多时,瘸腿白叟带着陈天龙来到一汪池塘周围。

    池塘的边际用铁丝网拦住了,明显是忧虑病患们掉进水里。

    只需正北方向开着一道仅容一人经过的口儿。

    此时,一个坐在木椅上的女性,正向池塘里洒着鱼食,如锦绣花团般的锦鲤,纷繁游曳而至。

    听到瘸腿白叟的呼声,那女性伸出纤纤素手,搭在木椅两边,悄悄一转,慢慢调过身来。

    陈天龙这才认识到,那不是木椅,而是木质的轮椅。

    这位天仙院长,竟然也双腿有疾。

    但就在陈天龙引认为憾的时分,他看到了女性转过来的姿态。

    顷刻间,陈天龙心头一颤。

    女性坐轮椅的惋惜,顷刻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由于,陈天龙从未见过这样夸姣的女性!

    不论是当年在西南边境执行任务,仍是回国之后,陈天龙身边向来不短少莺莺燕燕的大美女。

    乃至连帝都三朵金花中的墨雪、上 仙儿,都和他有着不同的联络。

    换句话说,陈天龙的审美现已被提高到了一个极高的等级!

    但在看到眼前这个女性的时分,他那极高的审美,仍是被瞬间击碎!

    三朵金花中,墨雪归于那种绝美类型的,她的长相是无可仿制、无可挑剔的,美到了最高地步,如同天主最完美的著作。

    上 仙儿能成为金花,则是由于她的气质,清凉得就像是居高临下的女神,而这清凉气质之中又透着一点魅惑,令人降服 爆棚。

    眼前这位院长,又是另一种风格。

    乃至,不应说是风格,她整个人就标志着“夸姣”!

    她温顺地坐在那儿,穿什么衣服现已不重要了,由于不论长相仍是气质,她都像是从古画中走出来的美人儿。

    看到她,如同看到了模糊江南烟雨下的人间绝好。

    看到她,如同看到了大师人物画笔下的一抹婉转。

    看到她,如同看到了秋风席卷落木下的恬澹静美。

    这一会儿,没上过几年学的陈天龙,仅用一秒钟,便在脑海中翻遍了悉数足以用来描述她的夸姣词汇。

    这样一个能让人心静下来的夸姣女性,是否坐在轮椅上,又有什么联络呢?

    乃至,偏偏由于她坐在轮椅上,更增添了一抹惋惜美。

    是的,连惋惜到了她的身上,都变成了一种美。

    陈天龙已模糊能猜到,最初那些帝都的纨绔们在见到她之后,会有怎样张狂的行为了。

    乃至连他,在某一个顷刻,都有种想将她据为己有的激动。

    但,他操纵住了。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