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风云萧峥免费阅读笔趣阁最新章节

追更人数:411人

小说介绍: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东方风云萧峥免费阅读笔趣阁最新章节开始阅读>>


10358.jpg,某唐突前来,还望见谅!”

    好嘛,陈庆一来就叉手道歉,搞得萧峥却是有些欠善意思了:

    “陈兄说哪里话,快快请坐,来来来,尝尝这茶!”

    人家还不是白手来的,随身带着礼物,陈庆的随从,回身把礼物交给了带他们来的铁奴。

    铁奴接过礼物盒,翻开之后,里边是一枚玉佩,上好的羊脂白玉雕琢而成的玉佩,一看就知道无价之宝。

    萧峥顺手接过玉佩,对陈庆道了一声谢,就把玉佩给当心收起。

    请着陈庆在石桌旁坐下,萧峥亲身给他斟茶:

    “这是我从华夏带过来的,滋味还不错,陈兄,尝尝!”

    “谢过元郎君,已然是华夏区域的好茶,那某就不谦让了!”

    陈庆说着,端起茶杯,悄悄喝了一小口:

    “始苦终甘,齿颊留香,真真是好茶,可贵!”

    听到陈庆如此一说,萧峥都不由得竖起大拇指,这位真牛,这阿谀人的话说得那叫一个溜:

    “陈兄过誉了,我这人啊,没事就喜爱喝点茶,习气了,已然陈兄也喜爱,走的时分带点!”

    “那某就不谦让了,某在此先谢过元郎君!”

    陈庆叉手一礼,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天然,毫无作为之感,这才是实在的世家子弟风格。

    “陈兄喜爱用剑?”

    陈庆随身带着的兵器是剑,这跟萧峥他们的刀有所不同。

    将身侧的剑取下,陈庆双手交给萧峥:

    “还请元郎君过目,这是某去华夏的时分,在汴梁所买之物!”

    萧峥接过这把富丽的配剑,抽出来看了看,美观是挺美观的,可在他看来,却不怎样有用:

    “陈兄稍等!”

    把剑还给陈庆,萧峥动身,直接回了屋里,再次出来的时分,手中握着一把相同装修美丽的长剑:

    “陈兄,这是八面汉剑,是我元氏的工匠打造,陈兄看看!”

    说着,萧峥把剑递给陈庆,这是他带过来的工艺品,当然,剑身的用料必定没问题,开刃之后,便是一把利器。

    陈庆双眼放光,更是直接站动身来,双手接过这把汉剑,顺手把剑抽出来:

    “好剑!此乃大匠之作!”

    顺手耍了一个剑花,陈庆登时对这把汉剑爱不释手:

    “士族见识,让人敬佩!”

    “陈兄已然喜爱,这把汉剑,我就送给陈兄了!”

    人家已然送了自己玉佩,那自己就送一把汉剑,这样,也算是礼尚交游。

    “先谢过元郎君了,元郎君善意,某心领了!

    只是此剑过分宝贵,还请元郎君回收,正人不夺人所好!”

    说完,还剑入鞘,陈庆再说双手托举汉剑,方案还给萧峥。

    陈庆尽管喜爱这把汉剑,可仍是有自知之明的,这把八面汉剑,一看就知道是传家之物,他可不敢承受。

    “陈兄这是瞧不起我萧峥?仍是说,陈兄这是瞧不起我元氏?”

    萧峥并没有去接剑,脸 却是有些欠美观:

    “我元氏虽不是尖端大族,可神兵利器仍是有一些的,这把汉剑不过是我顺手带来的罢了!”

    “呃……陈庆谢过元郎君,元郎君乃实在人也!”

    看到萧峥不像是在说笑,陈庆这才把汉剑收下,一同,心里却是无比震动。

    “这就对了,陈兄,来来来,我们喝茶!”

    萧峥端起茶壶,给陈庆的茶杯里添了茶:

    “要说我们西域区域,许多特产华夏区域也是没有的,只需加强商贸交游,才干互通有无!”

    “可不便是这么个道理吗!”

    陈庆对此,比萧峥感受更深,他们陈家便是靠着地舆优势,在伊州这边发展壮大的。

    丝路越昌盛,交游于伊州区域的商队就越多,这样以来,陈家就会得到更多的利益:

    “商路不通,交游商队削减,对我们西域来说可不是功德!”

    是对你们陈家不是功德儿,跟哥们儿有个毛联系!

    萧峥习气 的点了一根烟,陈庆关于萧峥抽烟,跟其他人相同,都是十分不了解,可也不会多问。

    彩蝶带着她的爱宠,呼啦啦的就往外跑。

    小小的人儿,居然骑在大黑狗的身上,一脸的小满意:

    “阿耶,我出去了!”

    “慢点,别摔了!”

    萧峥刚说完,四条大狗,就来到了胡杨树底下,彩蝶一骨碌就从大狗身上下来:

    “阿耶!”

    萧峥笑着伸手,正了正她的遮阳帽:

    “彩蝶,这是陈家大伯!”

    彩蝶穿戴红 高帮小帆布鞋,宽松的小牛仔裤,天蓝 的小衬衫外面,是小牛仔马甲,遮阳帽再加上小墨镜,一脸的小嘚瑟。

    被萧峥一说,小丫头摆了摆小挎包跟小水壶,大大方方的对着陈庆福身一礼:

    “陈家大伯好!”

    “好好好,真是个知书达理的小娘子!”

    陈庆笑呵呵的摸出一块玉佩,这是他自己的佩玉,这个时分他也管不了那么多:

    “来,这是大伯给彩蝶的!”

    彩蝶俯首看了看萧峥,萧峥笑着点了答应:

    “彩蝶,收下吧,来,谢过陈家大伯!”

    彩蝶这才再次福身一礼,双手接过陈庆递过来的玉佩,当心慎重的放进自己的小挎包里:

    “阿耶,陈家大伯,彩蝶出去玩了!”

    “去吧,慢点!”

    看着彩蝶骑上大狗,一溜烟的跑没了影儿,萧峥这才转过头:

    “让陈兄见笑了!”

    “小娘子活泼开朗又知礼,元郎君好福气!”

    陈庆看得出来,萧峥对自己女儿心爱的很,多夸夸孩子必定是没错的,再说,彩蝶的确招人稀罕。

    “来来来,陈兄,喝茶!”

    两人却是聊的挺投机,陈庆说一些伊州的风土情面,萧峥兴味盎然的听着。

    当听到阿萨兰汗的时分,萧峥就不由得问询:

    “陈兄,这阿萨兰汗,每年到了夏天都要去夏都?”

    “对,其实便是北庭,我们汉民习气叫庭州,那里夏日凉快,回鹘可汗跟可敦还有许多贵族,都会去夏都消暑!”

    这是众所周知的作业,陈庆就去过不止一次夏都,那里的夏天凉快舒适,是消暑的绝佳圣地。

    “依照陈兄的说法,这些回鹘 贵可真是够殷实的,马群遍野,羊群许多,财力雄厚啊!”

    听到陈庆介绍回鹘操控阶级,萧峥听的都有些咋舌,这些回鹘人实在是太有钱了:

    “他们这么多的马匹,那必定有许多的西域良马吧?”

    “那是当然了,回鹘 贵,哪一家不是良马成群!”

    陈庆也是感叹,他们陈家尽管在伊州影响力很大,可跟这些回鹘 贵比起来,仍是差的太远:

    “不只是西域良马,就连汗血宝马,这些回鹘 贵家中都不少,特别是阿萨兰汗!”

    “汗血宝马!”

    萧峥榜首时刻想到的,便是成堆成堆的RMB,一匹血缘朴实的汗血宝马,在现代社会里,必定是财富的代名词:

    “陈兄,你们陈家,可有汗血宝马?”

    “那倒没有,汗血宝马只不过是名头大罢了,实在在战阵上,并不必定好使!”

    陈庆摇了摇头,终年 在西域区域的人,对汗血宝马,其实并不怎样灵敏:

    “在北方的战场上,草原马更胜一筹,元郎君,哪怕是在我们西域区域,战阵上,也很少能够看到汗血宝马!”

    “也是!这汗血宝马,用来当种马还能够,实在作为战马运用,还真不必定比其他战马好使!”

    萧峥也是点答应,这样的话,铁奴他们也说过。

    想过来听听!”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