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柠周聿安免费阅读

追更人数:286人

小说介绍:林柠离婚前,有人劝她:“那只是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而已”林柠离婚后,摇身一变成为成为世界女首富…


林柠周聿安免费阅读开始阅读>>


10279.jpg命是保住了,但是回头满爱红要进布料,发现没钱,再找丁家,直接给了闭门羹。

    “这不是自已坑自已嘛,咱们圈里都把这事儿当笑话。丁章龙就事是不地道,但是满爱红也太傻不是。”

    林柠听了,心里可不直爽了。这件事自始至终,满爱红都没错。她帮同学处理积 货没错,同学出事故帮处理住院费也没错。

    为什么毕竟的结果满是她承当呢

    这些小作坊,一次进少数的质料,加工完了再卖,是一种缓慢的资本积累,还没构成必定的规划。

    一旦失手,资金链断裂,不能找到外援,便是丧命的冲击,或许就会进入万劫不复。

    林柠总算了解满爱红匆促跑到广州的原因了,她想找朱旭借钱救厂子。

    “丁章龙现在怎样样”

    “现在没事儿了,活蹦乱跳的,我看还喝酒呢。他生意倒没受多少影响,缓过来了。”

    “事过多久了”

    “这事儿过了有快一年了,从那往后满爱红家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我这次跟她签约也是想帮她,不想她用那批次布跟我抵挡,差点把我也带沟里去”光头强恨恨地说。

    “走,你带我会会丁章龙去。”林柠打定主见,给满爱红讨个公正。

    “姐,那但是条活驴,你能行嘛”

    “驴怎样了”林柠白了他一眼,“跟我玩横的,把他牵去熬阿胶。”

    林柠在满爱红办公室的抽屉里翻了半响,还真找到进货单了,她撕下两张。

    等光头强见林柠指挥人往切诺基上搬布疋,才回过味来。

    “你要退货丁章龙给你退就鬼了。”

    “那就让你见见鬼。”林柠可不是当年的林柠了,现在的她斗得过流氓,气死过无赖,十八班武艺都学全了。

    他们到了城里,林柠才知道,原本有一整条街都是批发布料的,丁章龙的铺子就在其间。

    今日是周末,人来人往很热烈。光头强在林柠的要挟下,拿了一捆布料, 屈屈在前面领路。

    “呀,这不是王强吗要用料子哥这啥都有。”丁章龙正好从屋里出来,嘴里叼着烟卷。林柠见这人长相还真不像很圆滑,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瘦瘦的一条,鞋拔子脸,有点苦瓜相,不聚财的面相。

    他知道王强是做时装加工拼缝儿的,还挺热心。

    光头强也没多说,直接带着林柠他们就进了屋。他这人有洁癖,怕亚麻布弄到身上毛毛,那捆布料是包着拿进来的,所以丁章龙还有点猎奇,一个劲儿往前凑。

    光头强是老油条,当然不想淌浑水,把布疋往案件上一扔,就溜到一边看风向去了。

    ------题外话------

    引荐老友文文:蜜婚:小妻狂追大叔。作者:墨家酒馆

    “白浅浅,我大你十岁,都能够当你的叔叔了,”面临小姑娘的强烈寻求,隆冬深冷静一张俊脸回绝。

    后来,他将她吃干抹净,还日日都不让她下床。

    不是说大她十岁的吗不是说要当她叔叔的吗她揉着酸疼的小腰,气的跳脚。

    他盯着她那圆润的身段,笑的腹黑又温顺,“现在你长”大“了”

    她顺着他的视野看向自己的身段,忽然了解了什么,瞬间脸颊爆红,跳脚大骂:“隆冬深,你不是人”

    喜爱的宝宝看来正文吧

    第587章 周聿安的演技

    丁章龙猎奇心重,伸手刚要翻开包袱,被林柠一把按住。

    “丁老板您好。我是来进货的。”林柠浅笑着说。

    从她进屋,丁章龙就看出来了,他是做布料生意的,林柠身上这身衣服值多少钱,他最清楚,这才是金主,见她说要进货,那几乎便是喜从天降。

    “一看这位就有眼光,想要什么料说话我这包罗万象”丁章龙把手套也摘了,从上面掏出几匹布给林柠看:“这时节是要做外套仍是做棉服,我这都有,里料面料我全着呢,来我家不必看他人了。”

    “我用量大。”林柠浅笑着说。

    “大不怕,咱店也大,货在哪儿摆着呢。”丁章龙一拍脯。

    光头强现已看出林柠的套路了,心里话,你别美太早了,这女性不一般。他估量有大戏看,笑眯眯坐在凳子上,一言不发。

    “丁老板,生意还真不小,我传闻这片儿,您家最大了吧”林柠开端撒网了。

    “您是了解人,我是这儿面最大的一家。”丁章龙家算不上最大,但是经商哪有句句真话,能听一半就不错了,他开端吹嘘了。

    “那你看看,我这料子,你有没有。”林柠用手拍了拍刚带来的包袱。

    丁章龙早就急不可耐了,冲曩昔翻开看一眼,就傻了。

    他再看看光头强,一张脸似笑非笑,愈加确认这儿面有事儿。他的脸也沉下来。

    “这货我没有。”丁章龙冷着脸说,“你去他人家看看吧。”

    “没有了是吧,都清给满爱红了吧。”林柠仍是笑眯眯的,丁章龙瞅着这笑脸就烦,这女性长得挺美丽,便是着人硌应呢。

    “我没卖过这货,你别跟我说。”丁章龙开端耍无赖了。

    “你没卖过是吧我这可有收据,上面有你的签名和店里的章,这个假不了吧”林柠的笑脸逐渐消失。

    “你这人,真是烦,便是我卖过,一年多的事了,其时货款两个清,你来找我干什么啊那卖棺材的隔一年还能来刨坟啊”丁章龙开端推横车了。

    “好,那就一件一件捋,你供认这是你卖的了,其时是货款两清”

    “对啊,她满爱红是榜首天经商吗不是货款两清,我能给货”

    “但是我传闻,最初是你求了许多人帮着代卖的,都是卖了货再给钱的吧”

    “那你就得问满爱红了,她是不是傻,先把货款给我。”丁章龙这无赖姿势,看着就让人厌恶。

    现在的林柠现已沉稳的多,不喜爱着手了,毕竟那样不太淑女,她仍是很留心形象的。

    “丁章龙,做人做到这份儿上,你也算良知消灭了。你在医院等救命钱时,满爱红帮了你。你活蹦乱跳出来了,害得满爱红破产,你行啊。”

    “你少给留心那没用的,生意不讲情面。你要不进货,你就出去,别影响我卖货。”丁章龙的脸黑下来。他们的争持现已招引了一些人的留心。

    正在这时,门开了,穿戴西服的周聿安走了进来。他这身西服跟原本的不相同,皱皱巴巴,一看便是国产货,仍是乡企业出产的。

    饶是这样,他那一张帅脸,走哪都是光芒耀眼,林柠有点懊悔用他来,他这姿态,跟机关干部的距离有点大。

    “您看看什么料子”丁章龙瞧一眼周聿安,扔下林柠迎上去。

    “我要看看能做校服的料子。”周聿安说着用手一匹一匹捻曩昔。

    “这儿,这儿呢,看看”丁章龙一听校服,眼睛就亮了,这校服用量可不是不小,这是大生意。

    “丁老板,咱们说正事。”林柠不耐烦地说。

    “你一边去,什么正事儿。我这谈生意呢。”丁章龙没好气儿地说。

    “这种料子有多少”周聿安那儿也急了。

    “这个库里还有,您这是要做多少校服”丁章龙急着探问。

    “也不多,学生有五千多人,校长说教师也要每人一套,要夏装和春秋装,教师有286名,这”周聿安搬着手指算,丁章龙的腿都软了。

    妈妈呀,这是多大的生意啊,他说什么也得拉住

    “这些小事儿,您不必算,报个大约数就行。横竖我这料子都够,你就随意选。这个毛料不错的,藏蓝 正适宜教师穿。还能够多给您做出两套来”丁章龙夹夹眼睛。

    “这倒不必,公务公办,你能收支票吧咱们只能走支票。”

    “能有必要能便是要转成现金后,才干交货。”丁章龙留个心眼,怕支票是空投的。

    “没问题,届时我跟你一同去银行就行了。”

    林柠见丁章龙完全把她忘了,忍不住走过来。

    “我说丁老板,咱这事儿没谈完呢。你以次充好,诈骗顾客,信不信我去告你,告到你关门这位同志不要在他家买货,他家是骗子,等你交完钱,他就不会给你相同的布料你干嘛你敢着手”

    丁章龙推了林柠一把,光头强忙过来护住她。

    “我说句公正话,你把满爱红也害惨了,现在她在广州住院,没钱付医药费,你有良知就帮点。”

    “少给我整那事儿,我又不是慈悲机构”丁章龙爱财如命,他余光一闪,见周聿安正向门口走,忙曩昔拦下,“怎样要走啊”

    “我再转转。”周聿安还要走。

    “别转了,就在这儿订吧,谁家也没我家的全”

    “你家的全,满是次品。”林柠把那匹亚麻布向案件上摔了几下,麻毛子满天飞,呛得几个人都咳嗽了。

    周聿安还要走,被丁章龙死死拖住。

    “今日我带了五十匹布,你不给我退,我就没完了”林柠抱着肩坐下来。

    “退是不或许,不可你就换吧。”丁章龙是看了解了,假如不把林柠打发走,这个做校服的生意要黄。

    他把林柠带到旮旯,现在这时节亚麻现已下架,都堆在地上,等着入库呢。横竖这一季的货卖不掉,下一季新品出来,也要打折。这一堆货的质量比卖给满爱红的要好得多,不过也算不上正品,就将就一下给她换了。

    第588章 突围

    林柠一听,匆促给光头强使眼 。趁着丁章龙缠着周聿安商议校服细节,两个人把五十匹布全换了,他们不敢担搁,开车就跑。

    “姐,你太厚道了,让你换亚麻,你就换亚麻。我还弄了几匹毛料呢。”光头强诉苦林柠。

    林柠细心一想,可不是,丁章龙不守规矩了,她还在信守许诺,这真是极大的挖苦啊。

    “这样吧,这些毛料你都拿走,就当是满爱红赔给你的,差多少,我给你补上,咱把账清了,怎样样”林柠算了一下,光头强刚拿出来的布料不廉价,应该也差不多了。

    “行姐,有你一句话就行,这账就算清了。我现在是对你敬服的心悦诚服,这招儿你都哪弄来的又好玩又有用,往后你带我玩吧,我也想玩着就把钱赚了”光头强还缠上她了。

    他们回到村子里,快到晚饭时刻,周聿安的车才开进村。

    “演戏,还真是需求天资,我快累死了,不幸我一个教师演得能拿奥斯卡奖了”这次周聿安可不论炕上什么样了,一头扎上去。

    今日他的体现可圈可点,林柠欠他一座小金人儿。

    村上人的晚上没事,许多人聚到鲍主任家,等林柠他们的音讯。

    “这都是原本服装厂的,来听音讯的。”鲍主任介绍道。

    “现在有出产才干,便是能开工的有多少人”林柠问道。

    “这不是快到年关了,厂子停这么久,有人估量没戏,出门的,上城里打短工的,横竖剩余二十来人。”鲍主任计算了一下,有二十一人。

    “你们把厂子清扫一下,最快复工。”林柠组织下来。

    “这让俺们复工,是不是先把原本的薪酬发下来”有人问了一句,接着一声接一声。

    “刚开库房你们也看到了,一库房废品,咱们现在是尽力抢救这个厂子,假如你们不愿,那咱们明日就走。大不了这个协作完毕。”林柠又拿了一把儿。

    那些讨工钱的,声响都小了下去。

    晚上林柠只能睡在鲍主任家,她跟鲍主任的女儿玉玉挤在一个小炕上,那把大电筒但是起了大效果,这一晚上给她照亮儿,她画了一夜的规划图。

    “你画得真美观。”玉玉十六了,长得跟她爹脸扒下来的一眼,细细的丹凤眼,中原人的扁平脸,她拿着画稿左看右看。

    “玉玉,帮我个忙,去买二十节一号大电池来。”林柠见手电越越暗,怕坚持不下去。

    “好嘞。”玉玉拿着十元钱,跳下炕去。

    林柠刚想吩咐她留心安全,见灶见的大黄狗摇着尾巴追上去,就把话咽回去了。

    玉玉回来的很快,手里合着十六节一号电池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