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霍少后她被囚宠了免费阅读全文

追更人数:258人

小说介绍:付胭是霍铭征二十九年来唯一栽过的跟头。


渣了霍少后她被囚宠了免费阅读全文开始阅读>>


10321.jpg
    付胭从小重感情,先是爸爸去世,再是五叔去世,现在连傅老爷子都离开她了。

    付胭无声摇了摇头。

    季临看了一眼也从车上下来的保镖,目光一顿。

    这时,一辆黑色的轿车也停了下来,车子几乎是刚停稳,门就被人从里面推出来。

    是霍铭征,他身上穿着一套米白的家居服。

    一阵风吹过他的发梢,他抬眼看向付胭的方向。

    隔着一纵列的车子,他看到付胭泛红的眼睛,心疼得揪了一下。

    季临和付胭都没看到,只是季临天生敏锐,反应快,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抬头看过去。

    他看了一眼霍铭征,没说什么,也没有告诉付胭,而是和她一前一后进了电梯。

    电梯里,两个人认识十几年,第一次这样相顾无言。

    电梯到了,付胭先一步走出电梯。

    “傅老先生走了,那么和蔼的爷爷,我真的好难过。”

    两名护士从电梯前走过去。

    付胭脚步一顿。她来迟了吗?

    季临扣住她的肩膀,轻轻拍了拍。

    但也就是因为这样一个小动作,她的眼泪瞬间决堤,模糊了视线。

    她还想听傅爷爷说他和傅奶奶的故事,她还想吃傅爷爷给她做的广城菜。

    付胭用手背擦了一下眼泪,快步走向傅老爷子的病房外。

    门是敞开的,里面傅寒霖和他的父亲正在给傅老爷子梳洗。

    门外,是傅寒霖的秘书,之前在新成跟着傅寒霖的孙秘书。

    “付小姐,您来了。”孙秘书打了一声招呼。

    以前付胭还在新成,孙秘书称呼她付副总监,现在付胭从新成离职了,孙秘书觉得还是称呼付小姐比较稳妥。

    这一声付小姐,令病房里正在给傅老爷子擦手的傅寒霖的动作一顿。

    而后,他继续给自己的爷爷擦手。

    付胭只能看见他的背影,却能感受到他无声的悲伤。

    外界总说傅寒霖看着绅士有风度,但骨子里是冷漠的。

    但付胭知道,他对爷爷,对父亲格外孝顺。

    尤其是爷爷。

    傅寒霖和他的父亲给老人梳洗干净后,傅寒霖往自己的手臂上缠上黑纱,转身从病房里出来,在经过付胭的身边时,脚步微微一顿。

    “节哀。”付胭对他说。

    傅寒霖眼镜片后的眼眶微微泛红,“爷爷是笑着睡着的,他说终于可以见到奶奶,他很高兴,他说不希望看到我们哭。”

    傅寒霖说完,从西裤口袋里拿出手帕,塞进付胭手里,就走了。

    付胭一颗泪水从眼眶滴落。

    霍铭征在走廊的尽头目睹了这一幕,却没有上前。

    这个时候他不上前才是正确的做法。

    秦恒站在他身边,“你别往心里去。”

    他知道霍铭征不是那种拎不清的人,但心里肯定多少有点不舒服。

    但他想错了。

    霍铭征收回视线,转身朝吸烟区走去,秦恒跟了上去。

    霍铭征点了一支烟,缭绕的烟雾模糊了他眼底的情绪,“我没往心里去。”

    “这些年比起我的爷爷,和她短暂相处一段时间的傅老爷子更像她的爷爷,她现在一定很难过。”

    他只在乎她的情绪,其他无关紧要的人,他不关心,也不想再因为那些莫须有的感情吃醋伤她的心。

    谁说不是呢。

    秦恒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

    要说付胭在霍家那十几年,除了五叔在世的那几年还算过得去,之后在霍家并不受待见,而那时候她的母亲也还未醒悟,根本无暇管她,她对亲情是一种本能的亲近和想要保护。

    但至少付胭不是完全一无所有了,她还有母亲。

    秦恒意味深长地看他,“你变了,阿征。”

    霍铭征自嘲地笑了笑。

    付胭一直守在病房外到深夜十二点,多的也没做什么,只是和季临一样,以朋友的身份守在这里。

    季临担心她身体吃不消,但他要等傅景回国,没那么快走。

    他送付胭到一楼,看见守在她车边上的霍铭征。

    付胭也看到了霍铭征,其实上楼前她也看到了霍铭征。

    季临脚步一顿。

    原来霍铭征还在。

    虽然不想承认,但现在的霍铭征的确和以前大不一样了。

    就对待付胭的这件事上,以前但凡霍铭征能有现在对付胭明目张胆的好的十分之一,他也不会那么反对付胭和霍铭征在一起。

    但他还是不想将付胭交到霍铭征手里,把人虐一遍,再追回去,霍铭征把他家付小胭儿当什么了?

    这世上就没有这么便宜的事儿!

    他直接无视霍铭征,喊来自家司机,“老陈,送小胭儿回去。”

===第342章 知贱犯贱===

然而季临还是低估了霍铭征的厚脸皮程度,老陈刚朝付胭的车走过去,霍铭征走到付胭的车边,拉开驾驶室的门。

    老陈脚步一顿,他是认得霍铭征的。

    之前季临昏迷住院,他送太太先生过来,偶遇过几次。

    霍铭征名声在外,又是霍氏集团的总裁,这样的人是轻易招惹不得的。

    但他可是季家的人,凭他霍家权势再大,他也不能怵,否则那就是丢了季家的面子。

    老陈继续上前,“霍总,我送付小姐回去就好了。”

    霍铭征拉车门的动作停了下来,他淡淡地看了一眼老陈,明明一个字未说,也没有明显的情绪变化,可老陈顿觉一股寒意爬上心头。

    老陈意识到自己对季家的忠诚快支撑不住了,求助地看向季临。

    季临瞧着老陈那没出息的样就来气,他迈开长腿走过去,“他有什么好怕的。”

    老陈心想,那是你不怕,普通人能不怕吗?

    付胭头都大了,“我自己能开车。”

    说着,她不管季临也不管霍铭征,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动作要多利落有多利落。

    看着付胭把车给开走了,季临心里松了一口气。

    余光瞥了一眼霍铭征,这会儿心里舒坦多了,他就是想看霍铭征吃瘪的样子,才故意叫上老陈的。

    虽然结果和他预期的不太一样,但看到霍铭征被付胭给丢下了,他心里可太爽了,这是什么爽文设定。

    之前是他身体还没恢复,再加上受到手伤的影响,才没有盯着霍铭征,让他一次次钻了漏洞。

    “怎么,想追回她?”季临冷着脸看向霍铭征。

    霍铭征目光从付胭的车尾收了回来,微微侧身吩咐曹方,“叫一辆车在后面慢慢跟着,确保她安全到家。”

    他特地强调了慢慢两个字,别人不知道,季临可太知道付胭的车技了。

    半山腰上这条路,付胭顶多开三十码。

    霍铭征这是担心付胭。

    他嘁的一声,“听没听过迟来的深情比草贱?”

    他自问自答,“不对,霍总这样高高在上的人怎么会听过这样的话,如果听过了,那不就成了知贱犯贱了。”

    曹方和曹原站在霍铭征的身后侧。

    曹方和曹原是后面跟过来的,霍铭征在听到傅老爷子快撑不住了,一边让曹方通知守在付胭小区周围的保镖送付胭来医院,一边拿走车钥匙,自己开车过来。

    车速太快,曹方差点都给跟丢了。

    听了季临这话,曹方忍不住皱了皱眉,季二少这嘴的功夫是更上一层楼了啊,以前他的嘴是枪,现在是炮,鸟枪换炮,是真不怕霍总发威。

    可一想想,霍总要将付小姐追回来,不就得先过了季二少这一关吗?

    季二少是付小姐的娘家人,论起来,将来就是霍总的大舅哥。

    他想到这层关系,顶着被罚前台的风险也要拉住霍总,以免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

    他刚准备迈出一步,霍铭征的声音迎着晚风,声线略显得清冷,“你骂的没错。”

    季临:“……”

    这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突然给他整不会了。

    他蹙眉,“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霍铭征将车钥匙丢给了曹原,转身上车之际,回头看了一眼季临,“我不会再犯以前的错了。”

    季临站在原地,惊恐地看着霍铭征的背影,霍铭征是被什么东西夺舍了吗?怎么他醒来之后,霍铭征突然转变风格了?

    不行,这绝对是假象,他可不能轻易将付小胭交出去。

    曹方走到他面前,朝他递了一张名片,“季少,这是苏黎世大学经济学院最著名的教授,霍总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您之前没接触过金融,半路出家会比较吃力,如果您有意愿的话,可以随时和这位教授联系,”

    “霍总说,人生有无数的选择,而这个选择权在您自己的手上。”

    季临看着手上的名片,呼吸一沉。

    其实霍铭征已经给他请了全世界最好的康复科的医生,他也试着拿剑,可在关键的时候,剑就是会脱手,是无法逆转的。

    之前傅景准备出国深造,教练就问他愿不愿意回队里帮他,顶替之前傅景的位置,相当于助教的位置,他婉拒了。

    就算继续待在击剑队里,他也无法参加比赛,与其在那里内耗下去,不如就如他之前说的那样,拿到大满贯后就退役,回公司帮他姐处理公司事务。

    他姐能轻松些,想谈恋爱就谈恋爱,不谈恋爱也能当个快乐的富婆。

    只不过时间提前了一点,和预期的差了那么一点,但事情总要往前走的。

    摆放奖牌奖杯的那个架子上的空缺,也许他能用其他东西来弥补,人生路还那么长,他总能找到的。

    他将名片塞进口袋,“就他能耐。”

    曹方微笑道:“那我先走了。”

    “等等。”季临叫住他。

    曹方回头,“季少还有什么吩咐?”

    季临清了清嗓子,“霍铭征真要追小胭儿?”

    “季少还看不出来吗?”其实曹方想说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但季临是霍总未来的大舅哥,他得捧着人家。

    季临眯眸,忍了忍才没有爆粗口,“你告诉他,我不会把小胭交给他,不是因为我的手。冤有头债有主,我没怪过他,是他以前对小胭的态度太恶劣,我不相信他。”

    曹方头皮发麻,嘴上答应季临:“好的。”

    回到车上,他刚关上车门,一道清冷的嗓音传来,“名片给他了吗?”

    “给了。”曹方系上安全带,眼神示意曹原开车。

    霍铭征的手搭在车窗上,手腕上的表带泛着冷淡的金属光泽,“后来他叫住你说了什么?”

    曹方脑海里回响起季临的那句——我不会把小胭教给他。

    这话是他能说的吗?

    明显不能。

    他琢磨着,“季少说他受伤那件事,没怪过您。”

    霍铭征淡淡地嗯了一声,轻笑一声:“不是记性很好,堪比复读机吗?怎么到我这,传话就只传一半了?”

    曹方心里一咯噔,没敢回头,从内视镜看了一眼,才发现后排的车窗是降下来的,应该听到了吧?

    他干笑两声,旁边的曹原都替他捏了一把汗。

    他哥真是胆子肥了。

===第343章 可真有你的===

车子开出山脚行驶在公路上,开车的曹原眯了一下眼睛。

    “有人在跟着我们。”

    曹方往后视镜看了一眼,是一辆黑色的轿车。

    霍铭征没有命令曹原甩开对方,而是:“拦截下来。”

    “是。”坐在副驾驶座的曹方打开蓝牙,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霍铭征出行暗中都有保护的人,年初那场枪击车祸,他只怀疑幕后之人是罗蒙特家族的人,可线索断了,根本无从查起。

    在那之后,霍铭征出行虽有人保护,但都将人分散开,不引人瞩目,就是为了给对方“可乘之机”。

    前方空旷路段正是十字路口。

    曹原脚踩刹车,而潜伏在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