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瑶张若尘顶点小说免费阅读

作者:滴滴专车 | 分类:小说推荐 | 浏览:971

小说介绍:叶尘遭亲人被迫,一代天骄就此损落!


池瑶张若尘顶点小说免费阅读http://i.readaa.com/g/92


b3fcf291d95d84a4d2225b01322e6497.jpg 血屠吓了一跳,道:“血绝宗族与地煞鬼城但是仇深似海,不管是战神和鬼主,仍是下面的修士尔虞我诈多不胜数。澪怎样会约请妳?我了解了,必定是由于剑南界的事。据我所知,向逝世黑袍大祭司购买剑南界的修士,便是澪。”

    张若尘问道:“妳對澪了解多少?”

    “了解得不多。”

    血屠悄悄摇头,道:“横竖鬼主九子,个个都是顶尖等级的天分,有成神之资。澪传闻在千年之前,便是渡過了第八次鬼劫。最近几百年,没有听過他的音讯,不知道有没有渡過第九次鬼劫。”

    鬼修,渡過第九次鬼劫,便是进入神境之下最尖端强者之列,堪比无上境大圣。

    血屠笑道:“我猜,澪必定是想凭仗剑南界,挟制师兄。惋惜他却打错了算盘,血绝宗族家大业大,岂会将一座剑南界放在眼里?今晚的邀约,师兄仍是不要去了,澪这样的强者,咱们暂时惹不起。”

    “去,为什么不去?”张若尘道。

    血屠一怔,道:“师兄,咱们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分,不如敞开日晷,修炼一千年,再出去大s四方。”

    “一味的闭关修炼,进境速度反而很慢,仅仅在耗费自己的寿元。”张若尘道。

    狩天之战,不過百日,张若尘的修为提高,却比在日晷中修炼数百年还要大。

    修炼之路,离不开磨炼和机缘。

    剑南界在张若尘心中的方位,确实很轻。但是,自己做出的许诺,却沉重如山,不管多么困难,都要尽量去做到。

    地煞鬼城、藏尽骨海、長生殿,联手一同购买剑南界,或许有一部分原因是想针對张若尘。但是,一座大国际,包含许多生灵,掩埋有亿万骸骨。

    这些生灵,被s身后,可以诞生出许多尸修和鬼魂。地底掩埋的白骨,则可以培育出许多的骨修。

    假如张若尘不去赴约,澪彻底可以命令,将剑南界屠灭,化为亡灵鬼域,增强三大实力的实力。

    到时分,张若尘由于见死不救,没有完结做出的许诺,心境必受影响。

    澪天然也算達到了意图。

    张若尘看了看天color,道:“走吧,现在就去神女楼。血屠,帶路。”

    “师兄,我有要事在身,就不去神女楼了!”

    若是换一个时刻,血屠當然是很乐意去神女楼逍遥快活,但是,两天前才在神女楼吃了大亏,丢了脸面,天然不善意思再去。

    再说,澪多么强壮的存在,邀约张若尘,绝對是不怀善意。

    他一个永存境大圣,哪里敢參合进去。

    “真的不去?”张若尘道。

    “我不是不想去,是父亲大人传下了神谕,我得当即赶回血天部族翼国际。”血屠实在没办法,只得瞎说了一句,推托到神灵身上。

    张若尘掉以轻心的说了一句:“我传闻,妳在星海国际存了不少神石。”

    血屠的脸color,唰的一下变得苍白如纸。

    大森罗皇现已回来瀚海庄园,站在大门的方位,方才,是他传音,将血屠的隐秘,奉告了张若尘。

    血屠汗如雨下,浑身都在哆嗦,哭丧着道:“师兄,妳……妳怎样知道的?”

    “存了多少?”张若尘问道。

    血屠都快哭出来,道:“那些神石,都是我拿命拼来的,我太不容易了!师兄,欠妳的神石,我必定会还的。但是修炼之路,花费那么大,我总不能一点积储都没有吧?”
花的资历。”

    “妳就算是大族宰的外孙,又是神子,但是没有现在的修炼天分,相同没有资历。”

    “天分和布景,缺一不可。”

    “當然,假如妳的修为,達到了无上境,并且在《神储榜》上排名乙等以上,也有资历。”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算了,没兴趣。”

    血屠听到这话,整个人都傻了,從来没有修士有资历点花,却不点的。

    他比张若尘更急,急速传音:“师兄,神女楼培育的花,不是一般的圣境女子可比,个个文武双全,温婉柔情,其间一些乃至可以凭仗琴艺、书法,達到精神力大圣的层次,不下昆仑界的那些大儒、圣儒。”

    “更要害的是,妳一旦点花之后,她便终身归于妳一个人,绝不会再与其他男人触摸。”

    “神女楼为何那么超逸,便是由于他们深知,color//desire只能招引一般修士,只需情,才干与顶尖天骄和神储産生共识。”

    被血屠这么一说,张若尘心中多了几分猎奇,问道:“妳的那种女子,一个都难寻,神女十二坊可以培育出一批?”

    血屠道:“對啊,神女十二坊能量,便是如此之大。她们培育的那些花,每一个都如亲女儿一般,可以与她们恋愛一场的修士,從某种意义上而言,便是神女十二坊的女婿。传闻,命运神殿这座神女楼的楼主,便是逝世黑袍大祭司的在神女十二坊中的情人。”

    “难怪妳说神女十二坊在阴间界根基很深,原来是女婿遍及全国,并且个个都是了不起的人物。”张若尘笑道。

    血屠道:“那么,师兄是准備点花?点一个试试,师弟我也想要智慧,神女宫的花都是多么了不起,可以让那么多实力强壮且天分纵横的人物沦亡。”

    “不点。”张若尘道。

    血屠再次愣住,道:“为什么?我了解了,师兄是怕被罗乷公主知晓吧?”

    张若尘不再理睬血屠,對着韩云歌摇了摇头,笑道:“多谢善意,暂时不点。”

    “好,神女楼尊重若尘令郎的挑选。”

    韩云歌尽管嘴上这么说着,但是,像张若尘这种元会级天才,神女十二坊怎样可能抛弃在他身上出资?

    一旦张若尘将来成神,神女十二坊的位置,将会愈加稳固。

    只不過,韩云歌了解,张若尘的身邊,既有《九仙佳人图》上的无影仙子,又有血天部族的榜首佳人夏瑜,更有智慧和美貌并存的罗乷公主这个未婚妻,视野多么之高,怎样可能看得上一般的花?

    “或许,只需卿儿,才干入他的眼。惋惜卿儿也是眼高于顶,视全国英才如蝼蚁,未必会對这个元会级天才動心。”

    韩云歌想到了正在命运神域的白卿儿,但,就算是神女楼的楼主,也无法牵强她干事。

    畢竟白卿儿的父亲来头太大,在上一个元会,也是元会级的天才,是与血绝战神齐名的人物。

    张若尘道:“我来神女楼,是赴澪之约,他在什么当地?”

    说着,张若尘将请帖,递给了韩云歌。

    韩云歌看過帖子后,含笑道:“妾身知道血绝宗族和地煞鬼城的恩怨,期望若尘令郎可以尊重神女楼的规则,不要爆髮战役。就算要战,神女楼有安顿了神纹的斗武台,有什么对立,可以上斗武台处理。”

    “定心,只需他们恪守规则,我就不会動手。”张若尘道。

    韩云歌道:“澪尊、苍白子、祸星,三位大圣都在凤啼宛。”

    “我来的音讯,先不要告知他们。”张若尘道。

    站在一旁的血屠,听到苍白子的姓名,脸color变得乖僻,既有羞怒,又有惊骇,杵在原地,没有移動脚步。

    “怎样了?”张若尘问道。

    血屠道:“没,没什么。师兄,我得提示妳,苍白子是長生殿的高手,一身修为莫测高深。祸星是藏尽骨海的大角色,实力不会比澪弱。三大强者,没有一个好惹。”

    “妳若惧怕,就不要去了!去探查一件事……”

    张若尘的话,刚刚说了一半,遽然停下,目光望向接引殿大门的方向。只见,一道女扮男装的身影,走了进来。


------------

第二千四百二十三章 gamblebureau

    “这个魔女怎样也来了?”张若尘喃喃自语。

    那道女扮男装的身影,穿青color居士布衣,手持一串念珠,样貌并不算特别拔尖,没有引起多少修士留意。

    尽管她发挥了改变秘术,也故意收敛了身上的魔气,但是,无形中散髮出来的共同逝世气味,仍旧被张若尘察觉到。

    此女,正是罗祖云山界的姑射静。

    张若尘在订亲宴上,与她有過一面之缘,乃是罗乷的闺中密友之一,修为莫测高深。

    张若尘仅仅凝视了她一会儿,就被她察觉到,目光投射了過来,与张若尘對视了片刻。张若尘当即移开目光,装着方才是无意间看见她的姿态。

    姑射静衣袖中五指玉指,拨弄着念珠,妖异的瞳中闪過一道疑问之color,没有再多看“血泣”一眼,径自向神女楼的深处行去。

    “今晚的神女楼,还真不是一般的热烈。”

    张若尘對血屠道:“妳去探查一下,看看神女楼到底有什么大事?”

    和血屠分隔后,张若尘独自一人,穿過接引殿,向豪华备至的层层宫宛中行去。

    韩云歌能依据血泣不在命运神域,判斷出他是张若尘,其他那些音讯灵通的大实力修士,天然也能猜出。

    有必要换一个身份。

    “咔咯。”

    走過一处灯火较为昏暗的当地,张若尘的身体晃動一下,瞬间改变成另一番容貌。

    身形高瘦,双臂颀長,不算秀美,却也有一股招引人的英气。

    神女楼有九片殿宇群,每一片又散布稀有十座宫宛,安顿有云塔、月船、花台。穿過接引殿,走過一条水上石路,前方变得愈加热烈,灯火愈加灿烂亮堂。

    那里,乃是整个神女楼,最大的一片殿宇群,称为“玉山宫”。

    玉山宫建在一座由圣骨堆砌而成的岛上,主体是一只无上境大圣驼龜的龜壳,耸起八百多米高。一座座造型独特的殿宇,环山而建,殿宇的飞檐上都挂着圣火天灯。

    玉山宫这片殿宇群,是神女楼的主体,包含gamble城、武斗台、酒池肉林……,一应俱全,包罗万象,九成以上的修士,都只能待在这儿。

    其他八片殿宇群,各有特color,收费极高,不是一般的修士能去。

    凤啼宛,坐落另一片殿宇群“异缘宫”,与玉山宫相隔很近,由一条水上石道相连。

    张若尘没有当即前往凤啼宫,一邊在玉山宫中散步,私自调查还有哪些强者到来,一邊等血屠的音讯。

    路過一座三丈高的玄冰玉台,只见,台上十二位亭亭玉立的绝color少女,正在偏偏起舞。

    她们有的是狐女,nature感妩媚,尾巴摇曳;有的是龙女,头上双角,气质高冷;有的是精灵,耳朵尖尖,灵動清丽。

    她们明显经過精心调//教,舞姿美好,让张若尘都觉得赏心悦目。

    其他那些阴间界修士,更是毫无圣境强者的风仪,起哄大叫,不时将一枚枚圣石,或许圣丹,扔到了舞台上。

    一位尸族大圣,直接登上玄冰玉台,一手牵着一位狐女,径自向一座热烈的宫宛中而去,让许多阴间界修士仰慕不已。

    在神女楼,只需大圣,才敢这么做。

    是大圣的特别待遇。

    张若尘又去了酒池肉林,品嘗了一种名叫“忘心”的佳酿,确实是好酒,足以和酒疯子酿的酒混为一谈。

    斗武台建在玉山宫的顶部,不管站在神女楼的什么当地,都能一眼看见。

    此时,斗武台上,正有两位永存境大圣在恶战。

    一位来自冥族,一位来自死族。

    二人似乎是有大仇,斗得十分剧烈。终究,那位冥族大圣略胜一筹,将死族大圣的头颅斩下,引来许多修士的欢呼声。

    路過一栋城堡一般的修建,张若尘感应到了阎折仙的气味,遽然停步,昂首看去。

    城堡由黑石建成,高達五层,规模宏大,大门顶部用骨头堆砌了三个字,gamble器城。

    “gamble器城是什么意思?”张若尘喃喃自语。

    旁邊,一位身穿锁子甲,人类体躯,顶着一颗饕鬄脑袋的九步圣王,道:“竟然不知道gamble器城,尊下是榜首次来神女楼吧?”

    “被妳说中了,还真是榜首次。”

    张若尘跨步,走进城堡。

    跨過大门,里边的灯火暗了许多,但是喧嚣声却愈加洪亮,喧闹尖锐。

    “这绝對是一件堪比君王圣器的古兵,我出九千万枚圣石。”

    “这枚戒指,包含浓郁的大圣气味,价值必定不低。”

    “我出三百万枚圣石。”

    ……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