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傻白甜陈平江婉完本阅读

作者:滴滴专车 | 分类:小说推荐 | 浏览:195

小说介绍:"陈平!" 娇声怒斥! 啪! 清脆的一个巴掌,结实的扇在陈平脸上。陈平跟前,怒容满面的江婉,一双美目中泪水打着转儿,"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饶不了你!"


我的老婆傻白甜陈平江婉完本阅读http://u.didi01.com/god/gd


438f0766c3204c2374616d6f78dffc76.jpg
    一会儿,海和通满脸的慌color,整个人浑身都在髮抖,跪在地上,不斷地朝着钱管家磕头认错,喊道:“钱管家,钱管家,我海家错了,求钱管家协助说说话啊。犬子……犬子他不是有意开罪陈少的,是误解啊,都是误解啊。求钱管家开金口,跟陈少说一声啊……”

    砰砰砰!

    巨大的惊骇,瞬间就填满了海和通的心里。

    他跪在地上,一个劲的磕头,脑袋都磕红磕出血了。

    那钱管家冷酷的站在他面前,目光严寒。

    此时,客厅内忽然传来一声咳嗽声。

    陈天修在韩峰的搀扶下,從后边的内院走到了客厅,端坐在沙髮上,目光冷酷的看着地上跪着的海和通,开口道:“海和通,从前妳是怎样容许我的?”

    听到这动静,海和通整个人好像遭受了五雷轰顶一般,整个身子都爬行在地上的跪拜。

    “主……主公,和通错了,求主公开恩……”

    海和通哆哆嗦嗦的说道,动静闷闷的,整个人头埋在地上,一点也不敢昂首啊。

    陈天修缄默沉静了顷刻后,道:“想自救?”

    海和通一个劲的允许,道:“求主公开恩,不论什么条件,和通必定照办!”

    陈天修沉吟道:“很好,两个条件,榜首,关中不在是海家的全国,我会别的扶持新的宗族。”

    听到这话,海和通一愣,跟着,浑身一软。

    海家完了。

    他跪在地上,浑身髮抖,道:“和通容许。”

    “第二个条件,我知道妳们海家祖上从前是秦皇时期徐福的家丁。有关于長生不老药其间一味至关重要药材,百草灵露的记载,我需求知道。”

    陈天修说道,神color古井无波。

    说实话,以陈天修的身份方位,想要從海家手里拿到关于百草灵露的记载,很简单。

    但是,万事都有原则。

    陈天修不会y抢。

    何况,海家的这个隐秘,守了千年了,天然不会容易的说出口。

    海和通爬行在地上,昂首,看着沙髮上端坐着的陈天修,目光里流显露浓浓的不忍之color。

    主公要的是百草灵露的记载。

    这但是祖上撒播下来的,记载在一本陈旧的书本内。

    那但是海家的秘宝。

    是绝對不能拿出来给世人知道的。

    就算好久从前,陈天修从前说到過这个東西,海和通也是装疯卖傻的说没有。

    现现在,海家幻灭在即,海和通也没了挑选。

    他逐渐的低下脑袋,道:“和通容许主公。”

    陈天修点允许,然后动身,對身邊的韩峰道:“妳跟从他出去一趟吧,不要让那臭小子做的太過分了。”

    韩峰应道,然后看了眼地上跪着的海和通道:“帶路。”

    海和通立马爬起来,恭顺的做出请的姿态,约请韩峰上了他开来的那辆賓利車。

    ……

    与此一同,关家庄园。

    海天骄站在原地,满脸的凛然和愤恨之color,盯着陈相等人,呵责道:“小子,妳要是不想死的话,就赶忙跪下来向本少抱愧!要不然,等我父亲来了,妳们一个都跑不了!”

    “我父亲背面的大角色,但是陈氏!陈氏妳懂吗?”

    “看妳的姿态,對陈氏也不了解,那本少就告知妳,陈氏把握着这全国一半以上的资産!凶猛吧?是不是感觉自己脑袋嗡嗡的?”

    “哈哈哈!我就知道妳会惧怕,现在,马上给本少跪下来!一旦我父亲帶着陈氏的人来了,不论妳是谁,不论妳背面有什么人支持,是不是成心针對我海家,妳们都得死!”

    海天骄此时状若张狂,歇斯底里的嘶吼着,想要给自己壮气势!

    没办法,现场,就剩余他和跪在地上的傲廣了。

    他心里虚得很。

    但是,不论他怎样叫,怎样要挟,對面的陈相等人,仍旧面color淡淡,一副在看猴戏的派头。

    “说够了没有?”

    此时,陈平悄悄皱眉问道。

    海天骄咳嗽了一声,喉咙都快冒烟了,让道:“本少天然还没说够,妳们赶忙跪下来。”

    陈天摇摇头,一脸的无法之color。

    正好,这会,关家庄园前院大门口,停了几辆車!

    领头的,天然是海和通的座驾!

    他急急忙忙的從車里下来,然后非常恭顺的请出了韩峰。

    他一扭头,就看到了正在對陈平指指点点不斷喝骂的海天骄。

    登时,海和通觉得自己心计堵塞了。

    这个蠢儿子!

    真是要死了!

    一同,海天骄也看到自己的父亲從車里下来,还恭维的请出了一个中年男人。

    哈哈哈!

    登时,海天骄大笑了两声,指着门口疾步仓促走来的海和通和韩峰,對陈平让道:“小子,妳看看,我父亲帶着陈氏的人来了,妳完了,妳们都死定了!”

    海天骄傲慢了,立马跑向自己的父亲,直接就跪在了地上,高喊道:“爸,妳看看,这帮人太凶了,把我海家的护卫全打死了,还打伤了您儿子啊。”

    “爸,您必定要为孩儿做主啊。”

    海天骄哭喊着。

    海和通此时跟从在韩峰死后,看到自己的蠢儿子还敢叫自己为他做主,當即x口冒火,上去一脚,猛地踹在海天骄的肩头,喝骂道:“蠢货!妳闯了大祸了知道吗?还让老子替妳做主?!妳真是……真是害惨我海家了!”

    海天骄一跟头摔在地上,很是不解的望着自己暴怒的父亲,嚷道:“爸,妳做什么啊?我是您儿子!妳踹我干什么?!是他,是他砸了我的白金汉宫,是他让二叔进去了,也是他怂恿手下打死了傲风!他还说,要灭了我海家。”

    海和通双目圆瞪,瞳孔泛红,盯着海天骄,吼道:“住口!妳猖狂!陈少说灭我海家,那就是灭了!妳还不赶忙给老子滚過去给陈少抱愧!”

    陈少?

    什么陈少?

    海天骄懵了!

 第1076章,关中变天了

    海天骄满脸惊诧之color,昂首看向陈平,两眼圆瞪。

    海和通此时现已越過韩峰,来到了陈平面前,直接屈膝,跪在了地上,扑通的磕头喊道:“陈少,海和通来迟了,让犬子开罪了您,和通该死,求陈少责罚。”

    陈平冷眼看着地上跪着的海和通,这就是海家的家主?

    “妳就是海家的家主?传闻,妳们海家是关中的天?什么人都不放在眼里?”

    陈平漠然的问道。

    海和通满脸惊慌之color,趴在地上,浑身哆嗦着说道:“陈少,海家错了,海家该死,还请陈少看在这么多年海家为陈氏立下的丰功伟绩,放過海家,放過我和我儿子一条活路。”

    陈平没说话。

    而此时,跪在地上的海天骄,看到自己的父亲跪在陈平面前,整个人脑袋都跟炸了一般嗡嗡的!

    他不敢承受,不想承受。

    那但是海家的家主,是自己的父亲!

    是整个关中暗地的天!

    他,他竟然给那个陈平跪了?!

    还口口声声的喊着陈少。

    “爸,妳疯啦!妳跪他干什么?!他就是个小瘪三!妳起来啊,让妳帶来的陈氏的人灭了这些人!”

    海天骄嘶吼着。

    海和通扭過头去,愤恨的盯着海天骄,然后爬起来,冲過去,照着海天骄就是几脚踹了過去,吼骂道:“逆子!妳知不知道妳闯了多大的祸!妳知不知道,妳面前站着的这位是谁?!”

    海天骄捂着脸,很是不了解的盯着自己的狂躁的父亲。

    这是父亲榜首次對他这样大打出手吧。

    “他能是谁?!他就是瘪三!不過就是帶来的护卫凶猛了些,这儿是关中,是海家的全国!妳不是帶了陈氏的人来了吗,妳还怕他做什么?!”

    海天骄喊着,很是不忿。

    但是。

    海和通冲海天骄就是一巴掌甩了過去,喝道:“猖狂!妳眼前的这位陈少,正是陈氏的少爷!并且是本家的大少爷!”

    轰!

    这句话,直接在海天骄的脑袋里炸开了!

    陈……陈氏的少爷?

    仍是本家的大少爷?

    这……这怎样或许?!

    海天骄懵了,整个人浑身泄了气,瘫软的坐在地上,俩眼睛瞪得老迈,不敢相信的看着陈平。

    海和通扑通一声再次跪在地上,喊道:“陈少陈少,犬子不是有意开罪您的天威的,真实是犬子不知道陈少您的身份,央求陈少饶了犬子……”

    说着,海和通哐當哐當的磕头。

    陈平目光冷酷,看着那处于懵逼状况的海天骄,寒声道:“海天骄,妳刚才说,开罪陈氏的人,都得死。那我现在问问妳,妳觉得,开罪了我,下场是什么样?”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