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毒妃不好惹云若月楚玄辰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作者:滴滴专车 | 分类:小说推荐 | 浏览:303

加盟滴滴请猛戳这里(有车无车均可加盟)>>

小说介绍:看丑女云若月如何变身为貌美的天才神医,惊艳天下!


神医毒妃不好惹云若月楚玄辰小说免费在线阅读http://i.readaa.com/g/56



神医毒妃不好惹云若月楚玄辰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小姐,妳把鹦鹉卖给了晋王妃,到时候她一定会大出风头,那妳怎么办?妳想好送什么礼物给皇上了吗?”凤儿一邊走,一邊说。

  “还在想,到时候假如想不到,就不送了。”云若月洒脱的甩了甩手,落日的余辉洒在她脸上,把她照射得熠熠生辉。

  -

  两人正走着,忽然那前方传来一阵不知所措的声响,“不好了,有人晕倒了!”

  云若月抬眼一看,只见前面的一间酒楼门口,正围了一大圈人。

  在人们邻近,停了一辆青color的马車。

  云若月一愣,这不是她们上午遇到的那辆马車么?这个举動登时震动了所有人。

  “天哪,他居然把贤王的衣裳脱了,他要干什么?”

  “妳这个白痴,妳没看出来他在侵略贤王吗?他还骑到贤王身上亲他的x,这简直太无耻了。”

  “是啊,光天化日之下,这个牛盲居然趁机凌辱贤王,这也太不要脸了。”

  听到咱们的话,跟来的凤儿哭笑不得。神医毒妃不好惹云若月楚玄辰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她尽管也被小姐的動作震动到了,但她看小姐仔细严厉的姿态,知道小姐在救人,并不是在侵略贤王。

  她赶忙朝世人道:“妳们误会了,我家令郎不是在侵略贤王,她是在救他,我家令郎会医术。”

  “救他?在人家身上亲亲摸摸的,有他这样救人的?我看是妳家令郎见人家贤王生得貌美,才找了个托言想凌辱人家。”

  这时,云若月一双目光现已像利刃一般,怒射向世人,“妳们会救人?”

  “不会。”世人赶忙摇了摇头。

  “不会在这儿废什么话?给我闭嘴!”云若月道。

  说完,她又看向贤王旁邊的小厮,“看这状况,妳家王爷是因为肚子太大,y迫住肾脏等器officer,导致缺氧才昏厥的,我现在要当即對他进行心肺复苏,不然他很快会没命的。”

  “令郎,什么叫心肺复苏?”那小厮一脸不解的问。

  “心肺复苏是一种急救法,便是救妳家令郎现在这种状况的。时刻紧迫,妳假如信任我,就让我救,等下不论别人说什么,妳都不要让任何人接近我,打扰我救人,这样我会还妳一个我活生生的贤王。但假如有人打扰我,救不了他,那就与我无关了。”云若月沉声道。

  那小厮现在半点主见都没有,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现在听到有人有方法,他便道:“那好吧,妳试试。”

  他也不知道面前这个令郎懂不懂救人,但现在没有其他大夫在,只要死马當活马医了。

  有了小厮的容许,云若月敏捷半蹲到贤王面前,双手交握,当即對他进行x外按y。

  她一连按了三十次。

  每按几回,她都会查看贤王的口鼻,看他有没有生息。

  世人见状,一个个都耸人听闻的望着她。

  “这人在干什么?他为什么按贤王的x?这是什么疗法?”

  “废话,这便是在侵略,这是侵略的别的一种表现形式。”

  云若月才不论这些人,她按了之后,见贤王没反响,知道他的气道被憋住了,现在有必要当即翻开他的气道。

  她先将他的头抬起,使气道伸直,再捏住他的嘴,开端嘴對嘴的往他口里吹气,给他做人工呼吸。

  这人工呼吸一开端,现场登时炸锅了,连凤儿都惊呆了。

  “不要脸,真不要脸,他居然趁机在亲贤王,这也太有碍观赡了。”

  “大名鼎鼎的贤王,居然被一个男人给亲了嘴,简直是玷污、侵略、凌辱、堕落分子!”

  “这人真是堕落分子中的极品,咱们不能让他持续轻浮贤王,咱们去把他摆开,救贤王一把。”

  那小厮从前容许了云若月,要让她救贤王的。


  该不会是那个贤王晕倒了吧?

  “我家王爷晕倒了,谁来救救他呀?”一名小厮着急的喊道。

  旁邊当即有人道:“快去请大夫,在城東有一间医馆的。”

  “城東也太远了吧?这贤王原本就有怪病,等大夫到了,说不定别人都没了。”

  “妳们看贤王的肚子,天哪,好大,跟个孕妈妈似的,丑陋死了。”

  “听说得这种大肚子病的人不吉祥,导致贤王一向不宠爱,曾经咱们只听到传言,没想到今日居然看到了正主,本来传言都是真的,贤王真的是个大肚子,惋惜了这么美的一张脸,居然是个怪胎!”

  听到这些人的挖苦,云若月好仗义执言的心又激起来了,她怒地走上前,“什么怪胎,人家仅仅生病了!”

  世人一看,只见一个長相娟秀的俊令郎走了過来,有人立马道:“妳这个令郎哥,妳懂什么?连青云大师都说他这是怪病,青云大师都治不好,妳替他出什么头?”

  “青云大师说他这是怪病?那只能是他坐井观天了,都让开,让我看看。”云若月说完,挤到了人群中去。

  有人登时冷笑道:“妳这小生,竟敢说青云大师坐井观天,妳这口气倒不小,难不成妳能治他这怪病?”

  “不关妳的事。”云若月懒得理那吃瓜大众。

  她一挤进去,就看到地上躺了一袭白衣翩翩的男人,男人紧锁双眸,明显现已晕了過去,这正是贤王。

  他尽管晕過去,但可以看出他的肚子仍高高的顶起,是非常的不雅观,旁邊的人對着他的肚子指点拨点,他的小厮则扑到他面前,一个劲的哭着。

  云若月知道是人都好体面,不喜欢被人点拨,所以她一把脱下自己的青衣外套,盖到了贤王的肚子上,不让人看。

  盖完肚子,她髮现这儿的人越积越多,赶忙朝世人道:“费事咱们散开一下,患者需求通风,通风才有利于康复。”

  围观大众们一听,赶忙往后邊退,把空间让了出来。

  看到现已通风之后,云若月敏捷查看贤王的眼耳口鼻,旁邊小厮则哭道:“这位令郎,妳会治病吗?”

  “会,妳先别吵。”云若月说完,用双手敲打贤王的双肩,一起在他耳邊喊他,髮现他一点反响都没有。

  一起,她一把解开他的外衣,接触他的颈動脉,调查他的x廊崎岖,还伏到他的x膛前,听他的心跳。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搜索
文章归档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