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汉灿烂幸甚至哉by关心则乱 完本阅读

追更人数:117人

小说介绍:《星汉灿烂,幸甚至哉》作者是关心则乱,电视剧《星汉灿烂》改编自关心则乱的小说《星汉灿烂,幸甚至哉》,讲述程家女名少商,因战乱自幼被父母留在祖母身边成为“留守儿童”,婶娘狼心纵容,意图将其养成废人的故事。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by关心则乱 完本阅读开始阅读>>


10277.jpg
    数十枚珠貝坠于颈绳下方,微晃时五颜六色,每片小小珠貝都被磨的形态万千,圆形,椭圆形,花朵形,还有三叶草形。悄悄晃时,玎珰洪亮,光荣四溢。

    少商又取出*屏蔽的关键字*割斷颈绳,当心的将珠貝倒入随身锦囊中,只将那颈绳拿在手中,朝凌不疑走去。世人这才留心到这条颈绳似是数条细线编成。

    旁人尚在疑问,凌不疑已知其意,笑道:“这绳子可结实?”

    少商忙道:“我亲手编的,很牢很牢!”

    那日天降大雨,外面又湿又冷,她和万萋萋躲在廊下闲得髮慌,便從 箱底处找出许多根色彩各异的锦线丝线金线乃至铁线。她教万萋萋编制手链和十字结,剩下有多的就编成長長的颈绳来串珠貝。

    她记住很清楚,三根柔韧的朱红锦线,三根玄色铁线,再加一根闪亮的金线,连沉重的枰座和案几也能提的起来。

    少商站到凌不疑死后,用纤细的手指将颈绳当心嵌入皮肉,勾进那枚生锈的箭簇下。她不敢用力,只能一点点嵌入。因离的近了,害处满是血腥铁锈的滋味,视野难免扩延。

    凌不疑的身架生的巨大舒展,骨骼修長有力,膀子宽广如苍鹰展翼,腰身却纤细有劲,背脊挺,肌肉束却走向内敛,并不怎样扎实,但少商知其体力惊人,便是宛如男模般的臂膀,适才还把匪首连人刀半劈开。

    看了顷刻,少商后知后觉的髮现自己脸上略热,急速把脸挪开些,二次元的公然不能跟三次元的活色生香比较。

    凌不疑觉得后颈呼吸痒痒的,忽回头道:“那珠貝是心上人所赠吗?”他神态和气,如同随意问询友人家中的小女娘一句。

    谁知少商叹口气:“要是就好了。”

    凌不疑定定看了她一瞬间,回過头去,嗯了一声。

    那珠貝是万萋萋在外面网罗的,两个女孩自己磨成各种风趣的形状,然后串成颈链,一人一条。现在想来,若万萋萋是个男人,她一准嫁過去。不敢说神仙眷侣,但做一狼豺虎豹賊夫妻那是捉襟见肘。那该多么完美!

    “勾好了……”少商松了口气,她觉得勾的很牢,现在只需扯着颈绳拉出斷箭就行了。

    梁邱飞忍不住道:“若是箭簇脱杆了,只拉扯出一个箭头怎样办?”

    谁知世人哈哈大笑。梁邱飞这才想到,若是没了箭头就能够直接從前面将箭杆抽|出了,當下脸红過耳。

    少商也很乐,忽觉得右手一凉,却看见凌不疑拉過自己的手掌,在上面缠了一块洁白的锦帕。梁邱飞本想上前来扯箭头,却被死后的兄長一把扯住。

    凌不疑望着女孩,微笑道:“你当心点,别把自己的手扯伤了。”

    少商一愣,然后木木的允许。其实她想说,她没计划亲身拔箭的;她是技能工种,不做体力活的。不過看到李氏夫子犹自疑问不解的目光,少商觉得或许他人未必理解,只能好人做终究了。

    她将颈绳绕了几圈在裹着锦帕的右手上,左手抵住男人白净紧实的肩背,暗暗屏息,然后趁热打铁往外拉扯,几乎竭尽吃奶的力气。跟着一阵粘稠兹拉之声,那支已被染成红黑色的斷箭总算被拉出来了,然后男人微弱的背筋敏捷缩短,凝聚的创伤再度决裂,一条细细血流顺着白净修長的背脊渐渐流下。

    少商被这出血量吓了一跳,轻‘啊’了一声。

    凌不疑回头,看着女孩道:“手痛吗?”

    少商急速摇头:“我手不痛。你痛吗?”你背上那个创伤快成血窟窿啦!

    凌不疑莞爾一笑,瞬间刻如同冬雪融化般丽色倾城,他:“我也不痛。”

    两人近在咫尺,少商被美色闪到了眼,这才髮觉他的眸子是一种剔透的浓褐色,如同放在水晶盒子里的绝美琥珀。

    她心想,自己这个国际一向太尖锐了,其实世上仍是好人多的,人家撑着伤情也来救命,她可不要老把人往害处想了。

    下次看见袁慎和楼垚她也要谦让些,看她这次这位凌大人略微热心点,人家的心情多么和气呀。行走江湖便是要廣结善缘嘛,自己和程家都会优点嗒!

    站在下首的成医士见斷箭已拔出,正要上前医治,谁知凌不疑放在膝上的右手悄悄抬起摇了摇,然后他就被左右两名侍卫夹住,不得弹了。

    众侍卫,包含生动的梁邱飞,此时都静静等候。

    其实凌不疑和程家女令郎的这几句话非常简單,愈加正常,可不知为何,李五郎总觉得屋里气氛有些古怪,如同了几分乖僻的柔软旖旎。

    他扭头去看老父,用目光表明:阿父,你觉不觉得…如同…

    李太公:你闭嘴,假装没看见。

    白叟家很想得开。男未婚女未嫁,屋里又有这么多人,互相多看几眼怕什么。更况且——李太公朝上首的一男一女看了看。

    凌不疑此人心沉如海,他看不清说欠好;不過程家小娘子嘛……白叟心头一乐,要么是全然没体会,要么是会错意了。

    俞采玲自小嘴巴机灵尖刻,本还想再刺这‘贤明全能’的萧夫人两 近百数的程家府兵分做两半,一半团团围住少商桑氏等人的车辆,另一半挺刀向前,做迎战预备。不過顷刻,两邊浴血奋战,看见这伙人狰狞的面貌,嗜血的神态,少商忍不住心生怯意。尤其是贼匪望见这邊辎重糜多,女仆们多年少貌美,更显露凶恶 婪之色,桑氏捂着程娓的眼睛退回车中,女仆们多是满心惊骇,胆小者更已缩成一团低低哭起来。

    起先这帮贼匪恶劣形象的震动厌恶過去后,少商总算哆嗦着從车后驱马出来,拔出程颂所赠的短剑,横在 前。静静算了遍敌我人数,她觉得自己这点勇敢应该只需求停留在摆姿态层面就行了。

    谁知这伙贼人甚是桀,目睹人数比悬殊仍旧挥刀就上,显是笃定了家养的兵丁无甚战力。惋惜现下他们面的不是寻常府兵,临行出息老爹特意将跟从自己多年的卫隊淘了一半归入车隊。刀山血海里滚出来的气势胆略,平等数量战,熄灭贼匪就如扑蛾子一般。

    两邊剧烈打架一阵,程家府兵已将这二三十人尽数斩 ,可躺在地上翻滚的贼匪垂死前犹自叫嚣‘你们等着,后边就来将你等 光斩尽’如此。

    “他们仅仅贼匪的标兵,轻骑出来四处查探有否可供劫 掠取的靶子,后边还有大隊人马。”李太公看着满地尸首,大寒天也不由背心一阵汗。混乱不安这么多年,他匪帮的行事风格颇有经历。

    遭受此事,世人不再耽误,赶忙往李太公乡里急速赶去,谁知祸不單行,因赶车太急,途中桑氏的座车撞上没在土堆里的石坑,左轮斷轴,辎车旁边面翻倒,车内众妇皆被 在里边。

    将人從损毁的车中拉出时,才髮觉桑氏左腿受伤不轻,虽未骨折,但皮肉被拉出好大一道口儿。少商差点咬碎牙齿,赶忙叫人将一辆安车中的行李大箱尽数推下,让桑氏等妇进去,又撇下几十辆不甚要紧的行李车,轻车简行持续赶路。

    李太公见她小小年岁當机立斷,忍不住暗暗叫好。

    谁知没走多久,后头再度传来 伐呼喝之声,且气势比之前那波人强盛许多,世人脸色皆变。少商见此地离李太公所辖乡野还有不少路,明显顷刻之间是赶不到了,她又望望西邊来时路,暗想其实自己也不是没方法逃生的。

    一人單骑穿林而過,贼匪忙于抢掠车隊,必定顾不得自己。她熟记路程,只需逃到陈留郡就安全了,届时假称车隊被打散,自己是被驱逐至此即可。

    但是——少商眼前显现失血苍白的桑氏,还有婉转和双胞胎,她摇摇头。

    再看路程两旁的山林有些眼熟,她忙捉住并驾的李太公问:“我记住来时路上,太公说这儿有许多空置的猎屋。敢问太公,这儿可有哪处猎屋是背靠山岭,近处有上游流水?”

    她没读過军事理论,但好歹知道‘四面楚歌’这个成语。假如来敌比自家护卫人数多,车隊里女眷不少,再像适才那样在平旷田野上圈地御敌,早迟早晚被攻破,那时必是死路一条。还不如依托地势延迟,横竖了满意的食药,再有水源,扛几日不成问题,说不定能熬退这帮随机出门作案的贼匪。

    再说了,快则两三日,慢则五六日,不管滑 仍是陈留必有援军。但若是没有这样的猎屋呢?那只能破釜沉舟,听其天然了。

    李太公本乡一目了然,领着车隊往山林深处而去,左挪右拐绕来绕去,公然寻到一处绝妙的庇护所——这座猎屋依山而建,背靠一面青苔丛生的凹形绝壁而建,屋旁的岩壁上有一脉溪流從高山流下。屋子的主人许多年前逃丁走了,李太公觉得此地险奇,便翻修了五六间大屋,以备将来游猎之用。

    几位家将勘探了一番地势,都说此地甚好,说着便娴熟的從林中砍下许多碗口粗的大树,照栅门状扎成拒马,团团围在屋前的平地上,这般繁忙了近一个时辰,大隊贼匪总算穿過密林找了過来。

    这波贼匪有三四百之众,呼呵起来气势震天,打架更是桀彪猛,令人闻之丧胆,但他们如同是暂时组合在一同的,合作既不默契,号令也不一致,兵备亦缺乏。头一波鳞次栉比的箭雨過后,就只需稀稀落落的暗箭了。

    加上屋前这片平地狭隘,贼匪们无法一股脑儿扑上去以多为胜,只能一波波人马接连添灯油。为首的贼匪依照常规喊過‘兄弟们给我上,女娘财贿随你们拿’之后,两邊就叮叮當當打到现在。天黑了又亮,既没攻破拒马,也没赶跑贼匪。

    最清闲时,两邊都打累打饿了,狠狠互瞪着进食,心里盘算着怎样打破/抵御方。

    最惊险时,数十个悍匪仗着高头大马,趁夜越過拒马冲到猎屋前,想要一举击破防地。好在经历富的护卫预先在屋前安顿了好几条绊马索,上来就拖倒马匹,然后蜂拥而至将落马的贼匪扑 。饶是如此,仍旧有十来个马术高超的悍匪跳出绊马索,敏捷逃回前还探身抓了七八个四散躲逃的女仆,横 在马后走。

    少商原认为接下来方就会以这些女仆为质,挟制他们举械屈服,谁知她天人交战了半响,那些贼匪却并未如此。她马上理解了:这个年代哪有为了‘戋戋’七八个奴婢就出降的主家。连贼匪都理解这种‘普世价值’,是以底子没提这种‘愚笨’的要求。

    站在护卫组成的人墙后,少商心中苦涩,也不知是不是该幸亏自己的投胎技能。

    被掳走的女仆中有一个左颊上生了酒窝的女孩,还不到十五岁,机灵讨喜,素日深得桑氏的喜愛,常愛来听自己吹笛。

    當时也有个贼匪冲向自己伸手 抓,不過贴身护卫在她身旁的两名武婢俱是能手,當即挺身上前。一个刷刷数剑,齐根斩斷那贼人伸出来的手掌,另一个就地一滚,连环双刀斩马腿。马匹吃痛,将贼人甩下马来,随即被众护卫剁成肉酱。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