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活水小说官路红颜叶鸣夏楚楚陈怡完整版免费阅读

追更人数:323人

小说介绍:英俊潇洒、武艺超群的税务科员叶鸣,冲冠一怒为红颜,暴打骚扰美钕同事的上司,受到记大过处分,并被下岗半年。下岗期间,他凭借高超的武功…


江南活水小说官路红颜叶鸣夏楚楚陈怡完整版免费阅读开始阅读>>


10151.jpg并且,由于陈远乔自 、陈梦琪下落不明、龚志超被 毙……这一连串的冲击,使重情重义的叶鸣很难从沉痛的心境中摆脱出来,并且一贯对鹿 抱有一点成见,认为他见死不救,才造成了陈梦琪一家凄惨的结 。

    所以,他总觉得自己和父亲之间有一点隔膜,在他身边作业,不只感到拘束,还有点为难、有点抑郁。

    因而,当得知自己6月份就要去北山 担任 后,叶鸣晦暗阴霾的心境,亮堂了许多,居然有点刻不容缓地想要脱离省 办去新的单位了……

    由于叶鸣是从省 办秘书二处下派来当 的,所以,民安 的领导尽管不大清楚他的布景,但仍是适当注重,决议在6月2日由 组织部部长陈耀兴亲身陪叶鸣去北山 签到。

    依照程序,叶鸣在去北山 就任前,有必要先到民安 组织部签到。由于6月2日是星期一,所以,叶鸣便在5月29日下午赶到了民安 组织部。

    由于陈耀兴有事外出,招待叶鸣的是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刘正文。

    刘正文很热心肠与叶鸣问寒问暖了一阵,便带他来到 副 王成学办公室。

    王成学与叶鸣谈了半个小时话,说话内容无非便是鼓舞、鞭笞,外加一些不痛不痒的为 为 之道。

    从王学成办公室出来后,刘正文打电话告知北山 组织部长张星,告知他:北山 新的 叶鸣同志,星期一由陈部长亲身伴随赶到北山 签到,要求四我们首要担任人、乡 办 一把手、各 直单位一把手,在九点钟按时赶到北山宾馆会议室开欢迎会,盛大欢迎叶鸣同志到北山 任职……

    组织好今后,刘正文又问叶鸣:“叶 ,今天你是预备赶回省会,仍是在 招待处住下?”

    叶鸣浅笑着说:“刘部长,我想现在就赶到北山 去。传闻北山 有许多没有开发的景点,景色反常俊美。我想使用星期六、星期天的空闲时间,去几个有名的景色区看看,感受一下那里原始古拙壮美的面貌。”

    刘正文点允许,说:“今天举行全 财税作业会议,北山 财 的蔡育新 长开完会就要回去,你正好可以搭他的顺风车。”

    由于刘正文还有其他作业要处理,所以便打电话叫来组织部一个知道蔡育新的科长,让他伴随叶鸣去 府泊车坪,等财税作业会议结束后,找到蔡育新,让叶鸣乘他的车去北山 。

    由于叶鸣担任 的作业还没有正式宣告,依照组织纪律,刘正文是不能将他的身份泄漏给无关人员的。所以,这个科长并不知道叶鸣便是新的北山 ,在对蔡育新介绍时,也仅仅说叶鸣是去北山 签到作业的,请蔡 长搭载他一程。

    蔡育新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身段壮实,梳着大背头,表情很严厉,目光很尖锐,很有点“财神爷”的气派。

    当听那个科长说叶鸣要搭顺风车时,他的眉头不易发觉地皱了皱,如同有点不大甘愿,但又碍于那个科长是组织部的,又是熟人,所以最终仍是悄悄允许赞同,算是给那个科长一个体面。

    叶鸣拿出一包黄嘴“芙蓉王”卷烟,抽出一根向蔡育新递曩昔,笑道:“蔡 长,费事你了。”

    蔡育新瞟了一眼他的烟,面无表情地摇摇手,也不说话,折腰钻进副驾驭室,“砰”地一声把车门关上。

    叶鸣认为他不抽烟,便把烟夹在耳朵上,也钻进轿车后座。

    司机问:“蔡 长,现在走吗?”

    “等一下,财金办的车去搞保养去了,杜主任要坐我的车回去。”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中等身段、脸相很和蔼的中年男人就走了过来,先到前面车门,笑嘻嘻地与蔡育新开了几句打趣。

    叶鸣留意到一个细节:在和杜主任说笑时,蔡育新从手包里拿出了一包“黄鹤楼2926”卷烟,发了一根给陆主任,他自己也点着一根抽了起来。

    当看到这个细节后,叶鸣的脸 一会儿阴沉下来:这个蔡育新,看来不是什么好鸟!原本还认为他是不抽烟,现在看来,他是厌弃自己这二十五元一包的芙蓉王烟层次太低,估量他平常所抽的卷烟,都是“黄鹤楼2926”之类的尖端品牌……

    抽完一根烟后,杜主任钻进车子,看到叶鸣,随口问道:“老蔡,这也是你们 里的干部?小伙子蛮帅啊!”

    蔡育新摇摇头:“这是组织部张科长的朋友,是去北山 签到上班的,张科长 托我带他曩昔。”

    杜主任见叶鸣安坐在车座上,神 寂静,目光沉着,颇有点气量,但从他的脸相上看,却如同只需二十四五岁的姿态,便笑着问:“小伙子,尊姓大名?老家是北山的吗?”

    “我叫叶鸣,老家是新冷 的。”

    杜主任听他说老家是新冷 的,估量是一个刚刚考上公务员的干部,分配在北山 某部分作业,便没有再问什么,开端与蔡育新闲谈起来。

    财金办是“财税金融办公室”的简称,所以,杜主任与财 、国税地税、金融系统的领导都很熟,与蔡育新更是无话不谈的知己老友。

    叶鸣正好想使用找个时机,听一听北山 财 方面的一些状况。因而,在他们攀谈时,他微闭双目,竖起耳朵倾听他们的对话内容。

    从他们口中,叶鸣知道:北山 现在的财 绰绰有余,一些乡 干部和校园教师的薪酬都呈现了拖欠现象。并且,国税 、地税 的税收收入使命间隔很大,到目前为止,国税 只完成了全年使命的28%,地税 也只完成了32%,估量到六月底要完成“时间过半、使命过半”的方针,非常困难……

    在谈了一阵作业后,蔡育新回头看了叶鸣一眼,见他闭着眼睛,如同现已入眠。

    所以,他开端用北山的方言,与杜主任谈起了吃喝玩乐的作业。


第四十四章 桐木山庄

    北山 的当地土话,是天江省乃至是全国最难听懂、最难学习的方言,声称“鸟语”,意思是这儿的人说话就像鸟儿在啾鸣,假如不是本地人,决然难以听懂。

    因而,蔡育新和杜主任传闻叶鸣是新冷 人,又见他如同昏昏入眠了,便开端无所顾忌地大谈起他们打牌 博喝酒的作业来。

    孰料,叶鸣读大学时,寝室里正好有一个北山人,叶鸣在学习言语方面又极有天分。所以,他跟着那个室友学习了不少的北山“鸟语”,不只可以听懂北山话,乃至还可以与本地人对话。

    因而,蔡育新与杜主任的每一句对话,都清清楚楚地落入了他的耳朵里。

    只听杜主任先问:“老蔡,刚刚开会时,我看你半途睡着了,是不是昨夜‘剥皮’剥得太晚了?”

    “剥皮”是一种打字牌 博的方法,叶鸣听得懂。

    “是啊,昨夜就在桐木山庄‘剥皮’, 的段四辉输了四五缸水,想扳本,一贯剥到今天早晨六点,我是从桐木山庄直接去 里开会的。”

    听到“四五缸水”这几个字,叶鸣心里不由一惊:原本,北山 的人打牌时,将十元钱称为“一毛钱”,一百元钱称为“一担水”,一千元称为“一杆水”,一万元称为“一缸水”。

    如此说来,蔡育新他们打牌,一个晚上便是好几万乃至还或许是十几万的输赢。这样的豪 ,以他们的薪酬和奖金福利,是不或许 得起的。

    想至此,叶鸣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一同脑海里牢牢地记住了“ 段四辉”这个姓名……

    只听杜主任“啧啧”两声,说:“段四辉这一段时间手气很背,跟我剥了几回皮,每次都要输几缸水。这大半年下来,只怕也输了近百万了吧!”

    蔡育新很疲乏地将头靠在座椅背上,用手指按了按太阳穴,无精打采地说:“段老四的钱,来得简单,输个百把万,也不过便是他两三个月的收入。只需你老杜有本事,赢再多也不要有什么愧疚心思,横竖他的钱都是从他人那里捡来的嘛,对不对?”

    杜主任“嗯”了一声,回头瞟了一眼叶鸣,见他如同现已睡熟了,便 低声响问:“老蔡,传闻段老四在梅山湖休假村入了股,每月分红都是十几万元,这是真的仍是假的?梅山湖休假村效益这么好吗?”

    蔡育新冷笑了一声,说:“效益好欠好,你哪天去看看就知道了。不过,梅山湖休假村这种搞法,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夜路走多了,迟早会碰到鬼的。段老四原本是攀着庞 ,所以没人敢去动休假村。现在庞 退线了,新的 立刻就要就任。现在针对梅山湖休假村和段老四的告发那么多,新 假如想要干几件皆大欢喜的事,段老四只怕首战之地,会成为新 就任三把火烧掉的第一个人。”

    杜主任“嘿嘿”笑了两声,搬运论题问:“等下我们仍是去桐木山庄吃饭吗?吃完饭是歌唱仍是持续‘剥皮’?”

    “我原本是预备早点回家,舒舒服服地睡一个好觉的。但是正午的时分,田湖乡的郭 、东林乡的曹 都打电话给我,约我在桐木山庄吃晚饭,吃完饭后一同歌唱,我怎样推托都推托不掉,看来只能苦苦自己的肠胃,再去灌几杯酒了!唉,人在江湖,情不自禁哦!”

    杜主任脸上显露一丝 邪的笑脸,用揶揄的口气说:“老蔡,郭 、曹 的约请,应该不是你去桐木山庄的首要原因吧!依我看,桐木山庄那一朵美丽的兰花,才是招引你去那里的首要动力――我没说错吧!”

    蔡育新笑了笑,没有出声。

    大约半个小时后,车子驶进了位于田湖乡与东林乡结合部的桐木山庄。

    桐木山庄就建在民安 通往北山 的省道周围,有一条水泥路衔接到公路上。

    这条水泥路的止境,是一张牌坊式的大木门,木门里边矗立着几栋用木头建立的、古 古香的房子,悉数都用桐油漆粉刷,一下车就能闻到一股新鲜的桐油香味。

    在这些木头房子后边,有好几个养鱼和垂钓的水塘,水塘后边是一大片菜地,种着林林总总的蔬菜,菜地后还有一大排猪舍和鸡舍,养了几十条黑毛土猪、几百只土鸡。

    正如桐木山庄广告词上所说:这儿是一个真实的自产自销、必定绿 环保的饮食、休闲文娱场所。

    蔡育新的车子径自开进大木门,在由几栋木头房子围成的宅院里停下来。

    一个身段高挑、容颜娟秀的二十来岁女子,从餐饮部前台迎出来,很热心肠和杜主任打招待,但是对蔡育新,这女子却仅仅悄悄允许,并没有体现出什么客套和热心。

    叶鸣一看那女孩子对蔡育新的情绪,就知道:这应该便是杜主任口里所称的“那一朵美丽的兰花”,很或许是蔡育新的情人。

    公然,蔡育新一看到那个女子,脸上那股成心装摆出来的“财神爷”的威严神 ,一会儿化为乌有,笑嘻嘻地看着女子那一张俊美的脸庞,用很温存的口气问:“兰兰,等下郭 、曹 他们都会过来,你都组织好了吗?”

    “我知道啊,他们下午就打电话给我了。那两个老 .鬼,必定要我喊几个美丽妹子过来陪酒,我只好从中医院叫了几个原本的姐妹过来。我可提示你:我这几个姐妹个个貌美如花,到时分你可不能眼馋。你要是对她们有什么不规则的言行,她们是必定会告知我的,到时分你可别怪我罚你跪玻璃渣子!”

    兰兰用一双勾魂眼看着蔡育新,半开打趣半细心地击打他。

    蔡育新看了看叶鸣,为难地咳嗽两声,对与叶鸣站在一同的那个司机说:“小罗,你带这个小同志去找个当地坐着,等下让厨房给你们炒两三个菜,吃完后你送他去 城,明日早晨你再来接我。”

    叶鸣正好想看看他们等下会演什么好戏,便向蔡育新道了谢,跟着小罗进入餐饮部,在大堂找了一张小桌子坐下,目光瞟着蔡育新和杜主任刚刚进入的九号包厢,神 间颇有点凝重。


第四十五章 惊吓

    大约十几分钟后,有三辆小车一同驶进了桐木山庄的庄园里边,从车上下来四个男人、五个年青美丽的小姑娘,鱼贯进入餐饮部的大堂。

    这四个男人,别离是田湖乡和东林乡的 和乡长,而那五个小姑娘,是桐木山庄的老板郭玉兰原本在 中医院上班时的搭档。

    叶鸣和那个蔡育新的司机正好坐在通往包厢的过道边的小桌子上,那五个护理妹子从他身边走过期,一阵阵香风扑鼻,令他不由得昂首看了她们几眼。

    刚好,走在最终的两个护理妹子也回头看了他一眼,脸上都显露了一丝讶异的神 。

    其间一个妹子用火辣辣的目光斜睨着叶鸣,捅了捅另一个妹子的腰,笑着悄声说:“玲玲,这娃仔好靓啊,跟个电影明星似的,气质也很不错,我们要不要去跟他打个招待?”

    被称为“玲玲”的妹子在她臂膀上拧了一把,一边拉着她往包厢里走,一边低声说:“瞧你这花痴样,口水都流出来了!长得帅有什么屁用?你没看见他跟蔡 长的司机小梁坐在一同吃饭吗?我估量他或许是哪个领导的小司机,一个小临时工,你跟他去打什么招待?”

    说话间,两个人进入了包厢,被郭玉兰别离组织在郭 和曹 身边,陪他们喝“花酒”。

    由于早有组织,所以,当悉数人都到齐后,桌子上的菜现已上齐,酒杯也现已斟满,六对男女开端吆五喝六、打情骂俏地喝起了“花酒”。

    玲玲在敬酒敬到杜主任时,遽然媚笑着问:“杜主任,外面那个与蔡 长的司机小梁坐一桌吃饭的小帅哥,是不是你的司机?那是一块小鲜肉啊,刚刚英子看到他,一会儿犯花痴了,差点儿流了口水。等下您是不是叫他进来敬我们一杯酒?”

    杜主任愣了一下,想了想才反响过来,忙笑着摇摇手说:“那不是我的司机,是搭蔡 长的顺风车去 里签到上班的。”

    提到这儿,他遽然有点忧虑地问蔡育新:“老蔡,那小伙子是去哪个部分签到上班的?他在大堂吃饭,看到这些小妹妹进我们包厢,该不会处处去乱说吧!”

    蔡育新夹了一块牛蛙肉塞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不屑地说:“他敢吗?那样一个 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让他坐我的车去便是看重他了,我哪有爱好去问他在哪个部分上班?不过,他是组织部张科长托付给我带到北山去的,我估量他便是这一批的选调生之一,应该是去哪个乡 的村里担任大学生村 的。”

    那个被玲玲讪笑的英子,所陪的人正是田湖乡的郭 ,刚刚听玲玲说英子对大堂里一个年青人“犯花痴”,心里很是不爽,此刻听蔡育新说那个年青人很或许是个刚分配下来的大学生村 ,便“哼”了一声,对郭玉兰说:“兰兰,等下你去外面跟那个年青人说一声,就说这包厢里的人都或许是他今后的领导,让他进来敬我们一杯酒。”

    杜主任比较老成,知道郭 酒量浅,喝两杯就上头,现在又喝起了干醋,忙笑着劝道:“老郭,你年岁也不小了,怎样还跟年青娃子相同,动不动就打翻醋坛子?自古嫦娥爱少年,况且,那个小伙子也的确长得蛮帅。英子是一个小姑娘,看到小帅哥小鲜肉眼睛一亮,流一点点口水,这也是人之常情么,没必要计较!”

    就在这时,蔡育新的手机遽然鸣叫起来,拿起来一看号码,立刻就对桌子上的人摆了摆手,低声说:“安静一下,是 办王副主任的电话。”

    包厢里立刻鸦雀无闻。

    “王主任,这时分还没下班呀!有何指示?”

    “蔡 长,我哪敢对你这财神爷下指示啊,你这不是笑话我吗?这儿有个紧急告知:星期一上午九点,在北山宾馆三楼会议室举行大会,盛大欢迎新来的 。到时分, 组织部陈耀兴部长会亲身伴随新 签到,请蔡 长必定按时参与。”

    蔡育新愣了一下,忙问:“王主任,这个新 叫什么姓名?他这个体面蛮大啊,陈部长居然亲身送他就任,估量来头不小。你有什么牢靠的内部音讯没有?”

    “听组织部张部长说,这个新 原本是省 办秘书二处的副处长,姓叶,名叫叶鸣。传闻,他非常年青,还没满三十岁,是天江省乃至全国最年青的 。至于他的来头和靠山,连 组织部的人都不知道。只知道他在省 办秘书二处时,非常低沉,也不知道他具体为哪位省 领导服务。”

    蔡育新“哦哦”两声,由于知道王副主任还要告知其他单位的头头,所以也不方便再具体刺探问询。

    挂断电话后,蔡育新看着杜主任他们,说:“各位,刚刚王主任告知我:星期一上午九点,在北山宾馆开会欢迎新 就任。估量你们很快也要接到他的电话了,所以我们留意一点,在杜主任、郭 、曹 接电话时,必定不能敬酒喧闹。”

    他的话音未落,杜主任的电话就响了,公然是告知他星期一去开欢迎会。

    杜主任也跟蔡育新相同,问新 的姓名。当听到“叶鸣”两个字时,杜主任遽然觉得这姓名很熟悉,但由于刚刚喝了几杯酒,一会儿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这姓名,便拍了拍脑袋,但仍是没想起来,只好挂断了电话。

    当坐回到椅子上后,杜主任无意中看了一眼正搂抱着英子预备喝花酒的郭 ,突然想起了大厅里那个英俊的“大学生村 ”,脑海里遽然风驰电掣般闪过一个可怕的想法,惊吓得遽然从椅子上一蹦而起,瞪大眼睛,用惊慌的目光盯着蔡育新,牙齿打着颤,吞吞吐吐地问:“老……老蔡,你还记住我刚上你的车子时,问那个年青人姓名,他是怎样答复的吗?他……他说他叫什么姓名?”


第四十六章 献殷勤

    蔡育新在车上时,底子就没听清楚叶鸣说的话,见杜主任满脸惊慌之 ,有点难以想象地问:“老杜,他叫什么姓名很重要吗?你怎样跟见了鬼似的?”

    杜主任此刻现已预见到了什么,额头上和脸上的汗水涔涔而下,见蔡育新仍是高腔大嗓的说话,赶忙对他摇摇手,又将手指竖在唇边,悄悄“嘘”了一声,然后下意识地看了看门口,这才擦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低声说:“老蔡,假如我的听觉没错,我记住外面那个搭你顺风车过来的年青人,姓名就叫做‘叶鸣’。我尽管不知道是哪两个字,但读音是必定没错的。刚刚你也应该听王主任说了,星期一来我们 里就任的新 ,姓名也是‘叶鸣’,对不对?”

    蔡育新吓得也从椅子上一蹦而起,呆若木鸡地看着杜主任,说:“真的?你确认你没有听错?”

    “没错,必定没错!”

    蔡育新的眼珠子一会儿瞪圆了,好久,才心存侥幸地自我安慰说:“不或许,这必定不或许!你应该看到了:外面这个年青人,看他的面相,最多不过二十五六岁,就像个刚从大学毕业的学生娃子,怎样或许当上 ?他便是坐火箭,也不或许提升得这么快吧!”

    杜主任摇摇头,脸 凝重地说:“老蔡,你坐在前面,没有细心调查这个年青人。我在上车时,打量了他几眼,还与他说了几句话,对他形象很深入:他尽管看上去非常年青,但目光寂静,气量沉着,不像是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学生娃子。”

    他刚提到这儿,郭 的手机又响了。

    杜主任知道这个电话很或许又是王副主任打过来告知郭 星期一开会的,便趁郭 接听之前,叮咛他道:“郭 ,你等下问问王主任:新 家园是哪里的?假如他是新冷 人,那他百分之百便是外面那个年青人。”

    郭 点允许,开端与王副主任通电话。

    “……好,好,我知道了,星期一上午九点,按时赶到北山宾馆三楼会议室开会……对了,王主任,我想请问一下:新来的叶 ,他老家是哪里的人?”

    为了让杜主任和蔡育新等人听到王主任的答案,郭 特意将手机的免提键打开了。因而,当他问出这个问题时,蔡育新、杜主任以及曹 等人,全都竖起了耳朵,满脸严重地凝思谛听。

    只听王副主任说:“张部长跟我说了一下叶 大约的状况,说他是k 新冷 人,原本是新冷地税 的干部,是前几年省 办揭露应考科级以上干部时考到省 去的,
    进入板屋后,里边有两个穿戴兽皮短袄、十七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