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不凡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小说下载

追更人数:254人

小说介绍:英俊潇洒、武艺超群的税务科员叶鸣,冲冠一怒为红颜,暴打骚扰美钕同事的上司,受到记大过处分,并被下岗半年。下岗期间,他凭借高超的武功…


官路不凡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小说下载开始阅读>>


10171.jpg
    两个人拥抱了一阵之后,陶善强看到了令他心酸得要命的一幕:只见夏娇遽然仰起脸,柔嫩的红唇悄悄嘟着,美丽的大眼睛似闭非闭,明显是在向那个青年男人索吻。而那个男人,如同有点忧虑和顾忌,迟迟不乐意去吻她。直到夏娇在他的怀里撒娇似的扭动了两下,他才俯下头,将嘴唇凑曩昔。两张嘴唇甫一触摸,夏娇当即就伸出双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如饥似渴地与他亲吻起来

    陶善强不想再看下去,回身仓促地回到了209包厢,进去一看,只见刘福洋和苏寒每人都搂了一个,正在兴味盎然地喝酒划拳歌唱。

    见陶善强阴沉着脸走进来,刘福洋站起来,问道:“陶老板,怎样回事是不是那个姓夏的小妞又呛了你”

    陶善强摇摇头,萎靡不振地说:“刘总,别说了。那小妞有男朋友,看姿态仍是一个高富帅,怪不得她这么旁若无人。”

    刘福洋诧异地叫道:“怎样或许我问过许多,她们都是夏娇的身边人,都说夏娇没有男朋友的。你刚刚是不是见到她与那个男人在一同了据我估量:那必定不是她的什么男朋友,而是她的姘头。那个男人或许也是这个文娱城的顾客,不知用什么方法将那姓夏的小妞捕获了。不然的话,她自己为什么要否定她有男朋友除非她和那个男人的作业见不得光,所以她才要极力隐秘。”

    陶善强想起刚刚夏娇向那个青年男人自动索吻、而那个男人则犹犹疑豫的姿态,觉得刘福洋猜想得很对,心里不由生出一股怒意:夏娇这小妞,不免也太装了吧相同都是文娱城的顾客,她为什么不能天公地道对年青帅气的,她就自动投怀送抱;而对自己这样年岁略微大一点的,她却冷若冰霜,就连过来陪自己坐一坐、歌唱唱都不乐意,这不明摆着是轻视自己吗

    想至此,他悻悻地对刘福洋说:“刘总,夏娇这小妞的确有点不识抬举,也的确很装。相同是客人,她做为文娱城的司理,应该天公地道才对啊平常她装得那么狷介,没想到一遇到高富帅,就自己自动送货上门了。我一想到这一点,心里就气不过。”

    刘福洋刚刚在包厢里与划拳,又喝了好几瓶啤酒,醉意更甚。所以,在听到陶善强诉苦的话之后,他心里的火气有一次冒了出来,揎拳掳袖地嚷道:“走,陶老板你带我去找到姓夏的那小妞,看她是不是还与她的姘头在一同。假如他们还在一同,我给你去经验经验那装模作样的小一顿,给她几个火烧耳光,让她为她的虚伪和装模作样付出一点价值。”

    说着,也不论陶善强同不同意,拉起他就走出了209包厢,并让他带着自己去找夏娇。

    陶善强此时也由于由妒生恨,失去了沉着,便带着刘福洋沿着走道曩昔,转了两个弯,往安全通道的楼道口一看,只见夏娇和那个青年男人依然站在原本的当地,正在喁喁细语。夏娇面对他们这边站着,那个青年男人则背对他们立在那里,看不清他此时的面庞。

    此时夏娇的心思悉数在叶鸣身上,并且正低垂着头脉脉含情地在听叶鸣说话,所以并没有留意站到了他们对面的刘福洋和陶善强。

    刘福洋仗着几分酒意,遽然欺身到叶鸣死后,伸出肥厚的手掌,在叶鸣膀子上重重地一拍,嘴里喝道:“小子,这小妞是我兄弟的马子,你来掺和什么不要命了吗”

    他这句话刚刚落音,遽然觉得自己的手腕一痛。跟着,他感觉到自己拍击对方膀子的手,被一股巨大的力气猛地一拽,还没等他反响过来,他的身子就腾地飞了起来,跳过那个青年男人的膀子,重重地摔倒在走道上原本,叶鸣是练武功的人,关于背面狙击的动作反响非常活络,并且形成了条件反射。刚刚刘福洋用力一拍他的膀子,他就天然而然地反手抓住了狙击者的手腕,然后顺势一个“背摔”,就将刘福洋从背面摔到了自己的前面。 .CC ,版 归 。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套话

    收拾,版 归 。

    .CC网

    刘福洋被叶鸣的这一摔摔得七晕八素的,在地上挣扎了好一阵,才眼冒金星地爬了起来,用手掌揉了揉眼睛,然后赤红着眼珠子,挥舞起拳头,又想扑上去与叶鸣拼命。

    但是,在往前扑的时分,他遽然发现面前这个气定神闲地站在那里的青年男人非常眼熟,忙将身子往后边一缩,又细心打量了这个青年男人几眼,心里突然一惊,失声叫道:“叶主任,怎样是你你怎样在这儿”

    这时分,叶鸣也认出了刘福洋,心里也是一惊,忙对他抱抱拳,笑着说:“抱愧抱愧,原本是刘董事长啊刚刚你在我后边猛拍了两掌,我还认为是谁想狙击我呢,所以下知道就用上了擒拿格斗的招数,将你摔了过来,真欠好意思对了,你没有挂彩吧我刚刚在摔你时,只用了两成力气,并且是高高举起、悄悄放下,应该没有多大的事。哈哈哈”

    刘福洋呲牙咧嘴地揉着屁股和大腿,苦笑着说:“没想到叶主任文质彬彬的,功夫却这么凶猛,我今天算是领教了。我刚刚也是想跟你开个打趣,没想到这打趣开得有点大了,自己吃了大亏,这是我作茧自缚,怪不得叶主任。”

    原本,刘福洋现在还盼望叶鸣在省地税 稽察翔龙公司的作业上给他协助,并且他也知道叶鸣有很深的布景和靠山,所以即便现在吃了亏,也不敢责怪他,只好用谎话来搪塞。

    叶鸣刚刚清楚听到了他说的那句“这小妞是我兄弟的马子”的话,并且知道他这句话必定是针对夏娇说的。但是,他已然这样说了,自己也欠好道破他,便悄悄一笑,并再次说了一句对不住。

    夏娇看到陶善强神 为难地站在一边,知道刚刚刘福洋是想来找自己的茬子的,便狠狠地瞪了他几眼,然后走到叶鸣身边,低声说:“哥,我们去666包厢吧,我去里边敬你们几杯酒。”

    刘福洋见夏娇脸 不善,生怕她在叶鸣那里说什么坏话,让叶鸣对自己生出什么定见来,那可就糟糕透顶了。所以,他赶忙陪笑说:“叶主任,夏,你们在666包厢是吗我也跟你们进去,敬叶主任和夏几杯酒。夏,我跟叶主任但是好朋友。刚开端时我喝醉了,说了几句不知轻重的话,希望夏看在叶主任的体面上,不要计较我那些混账话。等一下去了包厢,我自罚三瓶酒,向夏抱愧。还有,你们666包厢今晚的消费,悉数由我买单。”

    夏娇对他翻了一个白眼,不作声。

    叶鸣生怕刘福洋知道自己与齐通、万有良等人在一同,联想到什么东西,忙笑着对他摆摆手说:“谢谢刘董事长,敬酒的事就免了。并且,我们包厢也有人买单,下次假如有时机,我再来叨扰刘董事长吧”

    说着,他就回身箭步往666包厢走去,夏娇紧紧地跟在他死后,也进入了包厢。

    刘福洋见叶鸣回绝自己的要求,也不敢牵强,只好皱着眉头一瘸一拐地与陶善强一同进入了209包厢。

    苏寒见刘福洋如同受了伤,吃了一惊,忙松开手里搂抱着的那个,凑上来问道:“刘总,怎样回事你是不是跟人打架了”

    刘福洋一边揉着仍在苦楚的屁股,一边悻悻地说:“没打架。苏处长,你知道夏娇喜欢的那个姘头是谁吗便是你在省 监察室当副主任的那个姓叶的大学同学。他和几个人在666包厢歌唱。妈拉个巴子的,你这同学功夫太凶猛了,我不过是从背面拍了他一巴掌,没想到他一个背摔,就将我摔到了他的前面,现在还浑身苦楚。”

    苏寒传闻夏娇的姘头是叶鸣,吃了一大惊,忙说:“刘总,这不大或许吧叶鸣的未婚妻是中央电视台的夏楚楚,并且在此之前,他还有一个亿万富豪千金女朋友,他怎样会看上一个歌厅里的妈咪并且据我所知,叶鸣是有点假正经的,喜欢标榜自己是正人,有点卫道士的滋味,他怎样或许不论自己的声誉去找一个风尘女子做姘妇你必定是搞错了。”

    陶善强在周围说:“苏老弟,刘总必定没有说错,刚刚你那个同学还与夏娇在一同亲嘴搂抱呢。只不过,看上去是夏娇那小妞自动一些,如同有点倒追你那同学的意思。你想啊:你同学再假正经,再想做卫道士。但是,碰上夏娇这样一个千娇百媚又有本质的女孩子去倒追他,他能不动心吗除非他是傻子或许宦官,不然的话,正常的男人谁会回绝夏娇那样送上门的美娇娘啊”

    苏寒口里连呼“怪事”,扶扶眼镜思索顷刻,然后坐回到沙发上,将身边那个搂过来,在她耳边低声问:“小曼,你跟你们的妈咪夏娇联络好欠好对她的作业了不了解”

    那个叫小曼的咯咯一笑,向苏寒抛了一个媚眼,腻声说:“苏哥,你这话就问得外行了吧我们做的,假如不与妈咪搞好联络,那不是自寻死路更何况,我仍是娇娇姐亲身从头冷带过来的,与她的联络当然好啦至于娇娇姐的作业,大部分我是了解的。”

    苏寒忙说:“那你对夏娇的爱情 了解吗她现在有没有男朋友假如没有男朋友,她是不是有成功男人在包养她我知道在你们这样的场所,美丽女孩子被男人包养,那是很常见的作业。夏娇长得那么美丽,莫非就没有什么有钱或许有 的男人打她的主见吗”

    小曼睁大蓝莹莹的眼睛看了苏寒一眼,遽然“扑哧”一笑说:“苏哥,你这可涉及到我们娇娇姐的了啊,我是不会告知你的。”

    苏寒听小曼这样说,知道她必定了解夏娇爱情上的作业,所以便拿出钱包,从里边掏出两百元,塞到小曼手里,低声说:“小曼,这是我私家给你的信息费,等下买单时你还能够全额拿到小费,你只需跟我说说夏娇现在是与谁在往来就行。” .CC ,版 归 。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咬牙切齿

    收拾,版 归 。

    .CC网

    小曼见苏寒额定给自己两百元“信息费”,不由喜不自禁,忙将钱接曩昔,塞到 里边,然后将身子倚进苏寒怀里,悄声说:“苏哥,我告知你:我们娇娇姐的眼光可高了,一般的男人她都看不上.并且,她也不缺钱,所以许多有钱有势的男人想找她做小三,她正眼都不会瞧他们,更不用说容许他们了。比方,今天跟你们一同来的这位陶哥,其实我们都知道他是 国土 的副 长,也算是一个大 了,钱也有,对我们娇娇姐非常上心,一门心思想找她做小三。但是,娇娇姐历来没有容许过他。

    “但是,我们一些从头冷 跟着她过来的姐妹都很清楚:其实娇娇姐是有心上人的,并且娇娇姐在新冷就喜欢上那个男人了。传闻,她这次与霏霏姐到省会来开文娱城,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她喜欢的人调到了省会作业,所以她便追过来了”

    苏寒听她啰哩烦琐的说了一大通,便是不说那个夏娇喜欢的男人的姓名,有点不耐烦地说:“小曼,你现在只需求告知我:夏娇喜欢的那个男人是谁叫什么姓名干什么的”

    小曼见他显出不耐烦的表情,生怕开罪他,忙说:“苏哥,您别急啊,我就要提到那个人的姓名了:他姓叶,名叫叶鸣,我们都叫他鸣哥。鸣哥原本是我们新冷 地税 的一位分 长,现在在省里一个什么当地当大 ,详细我也搞不大清楚。我们娇娇姐对鸣哥特别上心,特别喜欢。只需鸣哥一来彭都百年歌唱,娇娇姐就会丢掉悉数的作业,跑曩昔陪他喝酒歌唱。但是,我听人说,鸣哥是有未婚妻的,并且他的未婚妻仍是一个明星。所以,我们都觉得娇娇姐很不值,明知道是没有成果的事,她却仍是要一门心思地去倒追鸣哥”

    苏寒发现这个小曼真是个话痨,赶忙再次打断她的话问:“小曼,那个鸣哥有什么特其他当地吗比方说,他长得怎样样常常跟哪些人一同过来玩有没有钱”

    苏寒之所以要这样问,是由于他在得知叶鸣常常来彭都百年玩之后,心里遽然难以想象地冒出了一个连他自己都不大信赖的主意:据刘福洋说,这个彭都百年的老板与 的联络非常深重,传闻大兴区分 的领导常常来这儿玩,并且他们很或许在这儿面占了股份。那么,叶鸣是不是也与 的人联络很好假如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刘福洋的公司被 打 ,那就很或许是与这个也没有关了。

    因而,他便开端拐弯抹角地向小曼打听起叶鸣来彭都百年玩的作业来了。

    小曼当然不知道苏寒的险恶用心,毫无心计地答道:“苏哥,说起鸣哥这个人,那可真是一表人才、风姿潇洒啊是那种让女孩子见一眼就很难忘掉的有魅力的男人。所以,我们娇娇姐喜欢他,其实也是很正常的。并且,鸣哥不只表面拔尖,也很有分缘,与他玩的人,都是一些有 有势的领导干部。比方,这边 的领导,有好几个都是与他称兄道弟的。尤其是大兴区分 的齐 长,对鸣哥非常谦让、非常尊重。

    并且,我还传闻:鸣哥与省厅的领导联络也很好,有好几回他都是与省厅的领导一同来的。其时他与省厅的领导来歌唱时,齐 长、万 长他们都是毕恭毕敬的,连都不敢叫,便是几个男人在包厢里歌唱。所以,我们这个文娱城是非常安全的,不要忧虑被机关来查办”

    苏寒听完小曼的这番话,眼珠子渐渐地瞪大了,呼吸也慢慢地短促起来:假如这个小曼说的话都是真的,没有给叶鸣吹牛皮,那么,那个困扰了自己和刘福洋好几天的问题就有答案了:这一段时间以来,刘福洋和翔龙公司所遭到的种种打 ,很或许便是叶鸣在背面捣乱使坏,意图便是想协助陈远乔的金桥集团取得皇马 的那块土地。所以,归根终究,这仍是佘楚明和陈远乔在背面捣乱,指派叶鸣干的。

    当想到这一点的时分,苏寒遽然又考虑到了另一种或许:自己最初上了胡坤的当,轻率请他去卿 那里给翔龙公司说好话,这怎样看都是一个巨大的诡计。说不定,这个诡计也是叶鸣策划施行的:由于他与卿 联络很好,胡坤作为卿 的秘书,天然也要凑趣叶鸣。并且,胡坤和那个姓林的副处长原本就对自己有定见,只需叶鸣一教唆,胡坤就必定会听他的,想方设法来栽赃自己。

    而最可疑的是:省地税 居然也在这时分遽然对刘福洋的翔龙公司展开税务稽察举动。能够指派动省地税 稽察 领导的,也非叶鸣莫属。

    这样看来,假如自己的猜想没错,这一段时间以来悉数针对自己、针对刘福洋和翔龙公司的打 举动,都是叶鸣策划指挥并详细组织施行的,而首恶和暗地指派者,便是佘楚明和陈远乔

    想至此,苏寒只觉得从自己的心里里生出了一股巨大的恨意,将细密的牙齿咬得咯咯直响,双手也情不自禁地攥紧了拳头,心里一遍又一遍地立誓:佘楚明、陈远乔、叶鸣,你们三个王八蛋假如这些事真是你们干的,我必定会让你们得到报应,必定会让你们惨不胜言

    为了进一步证明自己的猜想,也为了让刘福洋等一下信赖自己的判别,苏寒站启航,将刘福洋拉到包厢门外,阴沉着脸说:“刘总,你现在就去一下666包厢,看叶鸣是跟哪些人在一同歌唱。”

    刘福洋有点难以想象地问:“苏处长,你的脸 怎样这么丑陋叶主任跟哪些人歌唱,我们有必要知道吗更何况,刚刚他现已回绝了我进他们包厢的要求,我现在轻率进去,肯怕不大好吧”

    苏寒盯了刘福洋几眼,阴沉沉地说:“刘总,假如我猜得没错,这时分叶鸣应该正跟大兴区分 的人在一同歌唱。你现在找个托言去看看,假如真是这样,我再来跟你说我的剖析判别。” .CC ,版 归 。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以冤报冤

    收拾,版 归 星。也便是说:叶鸣想要赵天星暂时给金桥集团垫支两个亿的资金,协助金桥集团暂时渡过难关。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